STOP:馋嘴美男不许动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1:24   [阅读最新章节]
STOP:馋嘴美男不许动 >> 第十章    发表时间:2015-07-21 21:24:58

5千万韩圆坐一趟地铁?这小子的金钱观已经完全错乱了吧!?夏晴忙托住自己的下巴,虚脱地一字一词瞪着还得意傻笑着的俊表:“50韩圆,要不要随你,反正就算把我卖了也绝对还不起5千万。”
俊表马上收敛笑容,也瞪大眼睛,正想反驳。易正忙拉住俊表,提出一个馊主意:“我看这样吧!俊表你家最近不是缺新的女仆吗?就让这丫头到你家打工赔偿吧?”虽然是个馊主意,但在目前没有住所,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倒也是个解决住处的方法。夏晴努力装出勉强答应的表情道:“也只能这样了!碰上你算本小姐倒霉,我就帮你打工,还你地铁费用吧!”
NO。3特别的生日礼物
俊表还在犹豫着,易正和宇彬,智厚已经边满意地说着“总算圆满解决事情了,去学校吧”边走进了等候多时的地铁车厢门。
“具,不,少爷,我们也赶快上车吧,迟到了可是要被罚拔光学校操场的野草哦。”夏晴努力挤出美好的笑容提醒还没下定决心的俊表。这个很执着的家伙,其实是个不大会计算的笨蛋,虽然答应当他的仆人来抵偿乘坐了他专属列车的费用,但就算自己突然又穿越回去原来的世界,他也不至于计较地追到自己的世界里去追讨。
而根据最近看过的许多穿越题材小说,夏晴推测,想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还是得紧跟着让自己穿越到《花样男子》世界里来的具俊表。
“喂,你到下一个车厢去呆着。仆人怎么可以跟主人坐在一个车厢里?”俊表大咧咧地霸占了整排座位,指指下一个车厢下达命令。夏晴无奈地走向下一个车厢,乖乖坐下。那边却突然爆发一阵得意的笑声,不用看,只用一只耳朵听也知道是具俊表这个笨蛋!有什么那么好笑的?是自己谦逊的样子让那小子越发得意猖狂起来吗?哼,走着瞧,小心我在你饭菜里放蟑螂,往你衣服里丢虫子!夏晴在心里暗暗盘算着。
“喂,女仆。”俊表高挑的身材站在两节车厢之间,都快撞上车厢顶部了,还一脸坏笑。
“安夏晴!”夏晴头也不抬地纠正称呼。
“你刚才是坐了那边车厢的位置,对吧?”俊表表情古怪地指着智厚他们三人所在的车厢,故意停顿,直到夏晴抬起满是疑惑的脸才继续解说,“所以,刚才你欠我的车费是那边车厢的那个座位的。但现在你又坐到这边车厢了,所以,新的座位的车费,加起来,你现在欠我1亿的车费哦。请努力打工吧。安夏晴,女仆!”
这这家伙,也不完全是笨蛋嘛!到底是奸商的儿子!到底是个霸道的坏小子!竟然想出这种无里头的鬼主意来增加自己的负债!夏晴气得鼓着嘴巴,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俊表重新返回自己的车厢,一直沉默的智厚突然声音低柔地说道:“你是不舍得让她离开吧?别太过分了。人家也只是不小心坐错你的地铁而已。”夏晴望着表情依旧淡漠,却说着温柔善良的话的智厚,真恨不得马上跑到金丝草面前告诉她还是选择这个温柔的男生比较好!
不过,无论金丝草再怎么喜欢智厚,也无论智厚多温柔,夏晴还是认为俊表和丝草是命运注定的一对,是谁也无法取代和拆散的一对。因为,具俊表这个傻傻的霸道大王,一旦真心喜欢上一个女孩就不会轻易放弃。只是,自己穿越时空而来,偏偏闯入了他的世界,是否也算是一种命中注定呢?
还以为能够成为浪漫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呢,但现在看看,竟然变成女仆了。夏晴不禁叹出口气,也对,自己只是暂时不小心移植在这里的仙人掌,随时都会离开。所以,就算这样的相遇是命运注定又能怎样呢?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并不属于能够一直陪伴在俊表身边的公主。
“我才不会喜欢那种丫头呢。只是,只是欠债赚钱,不是天地正道吗?易正,宇彬,你们说是不是?”俊表白皙的脸上,竟然微微泛着红晕,有些口齿不明地辩解。还有,典型的具氏紧张状态——乱用成语!
“是是是,不过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我们俊表还紧张什么呢?”易正坏笑着直击俊表的心虚。
宇彬也忍不住补充打趣道:“夏晴也说,她是无意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坐上你的专属地铁列车。我觉得啊,说不定,夏晴是上帝给俊表你的特别生日礼物?”
“谁要这种来历不明的丫头啊。不过,反正,总之,她没把车费还清前,就是我们家的仆人!”俊表就像霸道地宣言着“安夏晴是我的人”一样,让夏晴不禁又是一阵心跳加速。难道,这个时候的具俊表,还没有遇见他以后生命中最重要的女生金丝草?
NO。4霸道女管家
“金丝草?那是什么植物啊?”俊表一脸迷茫地望着小心试问着的夏晴,伸伸懒腰催促道,“如果是世界罕见的植物,那你就去给本大爷找来种在院子里吧。最近刚好觉得院子太空。”
夏晴不自然地抽动着嘴角,努力保持平静的笑容摇摇头:“那不是普通人能找到的珍宝,我还是给你种些玫瑰吧。”那个叫“金丝草”的女孩,才是具俊表命中注定要去守护的珍贵的女孩。不过,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即使现在就告诉这个笨蛋,他也不会相信吧。那么,就让自己好好珍惜这段,只属于自己和傻瓜具俊表的魔法时光吧。
刚出地铁站,俊表突然停下脚步,像小孩一样闹起别扭来:“我突然不想上学了,今天没心情进学校去。”易正三人只是笑着回应道:“那晚上生日宴会见了。”说完便转身径直向已经早早等候在校门口准备迎接F4美少年到来的女生们走去。
“怎么可以逃学翘课啊?具俊表!”夏晴正想用自己平时从班主任老头那听来的话教育这个随便一句“不想上学不想进校门”就掉头走人的俊表,却被俊表一把拉住手往前拽。
“叫主人!怎么比我老妈还罗嗦啊?”俊表簇簇眉头冲夏晴喊着,夏晴还想继续教育这个本来就连成语都说不好还逃学的笨蛋,突然长发被飓风吹扬起来。
太太夸张了吧!?怎么可以随便把直升飞机开到学校门外来啊?就算学校门口的平地看起来比一般的飞机场还要大。
“具俊表专属直升机?”夏晴好不容易睁开被大风吹得酸疼的眼睛,一行清晰的大字马上映入眼帘,夏晴脸部有些抽筋地念了出来,却一下子被俊表拉进了直升飞机。
“看上去挺浪漫啊。”易正望着已经坐上直升飞机的两人,扬起诡异的笑容。智厚倒是有些同情这个倒霉的女孩,只是难得今天是俊表的生日,那家伙高兴就好吧。
谁也不知道倒霉的夏晴,并不单单是被俊表拽上直升飞机那么简单。更倒霉的是,夏晴是严重恐高症患者。直升飞机慢慢向天空上升,夏晴的尖叫声就这样远离地面,飘荡在整个蔚蓝的天空里。
“哈哈哈,原来你有恐高症啊?果然还是适合当偷乘别人私人地铁的地下类动物。”俊表指着已经尖叫到虚脱发不出声音,只能脸色惨白地拼命干瞪眼的夏晴嘲笑起来。
夏晴紧咬着嘴唇,心想,实在太糟糕了!自己明明说好要当一棵坚毅的仙人掌,却在俊表面前软弱地掉眼泪了。笑声突然停止,只剩下自己还止不住的哭声。
温热的手指轻轻为自己擦拭泪水,夏晴惊讶地望着难得满脸温柔神色的俊表,这家伙是在安慰自己吗?
“不要哭拉!你的眼泪会弄湿我直升飞机的高级坐椅料子的!到时候,你的负债又会增加哦。”俊表轻声说着,伸出双手轻轻覆盖在夏晴双眼上,笑道,“这样子,就不用害怕了吧?”
真是个,天真又霸道的傻瓜!到底,自己是先爱上具俊表,还是先爱上李民浩的?来到这个世界后,夏晴开始分不清楚了。但是能够肯定的是,此时伸出他温暖掌心为自己遮住视线,不让自己看到恐怖的高度的俊表,是更真实的温暖,带给自己的是更真切的心跳和依恋。
NO。6最后的华尔兹
“生日宴会,想怎么办呢?难得今年上帝派遣我这个能干的女仆来帮助你,不如好好办一个最特别的宴会?”当直升飞机安全着陆时,夏晴慢慢伸手抓住还覆盖在自己眼睛上的俊表的手,提议着。
也许,这是自己能够陪在俊表身边度过的唯一的生日。自己离开以后,俊表会把自己忘记吧?那么至少留下一个最特别的生日宴会,至少在某个瞬间,俊表会想起曾经有个倒霉的女孩因为搭错他专属的地铁列车而成为他的女仆人。
俊表静静坐在座位上,没有下直升飞机的意思,许久才神色寂寞地说:“每年都一样,我的生日,不过是别人欢聚一堂,大吃大喝,应酬生意朋友的一次聚会罢了。如果不是收到我们派出的请柬,我想,他们之中谁也不会记得我的生日。”
夏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书包里搜出一支油性笔,“刷刷”在自己掌心记下今天的日期,向俊表挥挥:“这样,就不会忘记了,这笔送给你,以后如果遇见希望对方知道你的生日,希望对方跟你一起度过生日的人,就在他们掌心写下你的生日日期。大家,一定会记在心里的。”
俊表从夏晴手里接过油性笔,脸上露出像得到宝贝似的孩子的笑容,夏晴惊讶地指着直升飞机外正从高级小轿车里出来的易正、宇彬和智厚,推推俊表:“看吧,他们也是一直把你生日记在心里的家伙哦。”
“今年生日,不如到你的专属地铁列车里去开宴会?”夏晴提议着,那里是自己和俊表最初的魔法童话故事般的开始,夏晴觉得,如果是在那里的话,也许会留下一个最梦幻的记忆。
“这主意也不错,那我们赶快找人去布置场地,准备食物?”易正和宇彬都赞同,智厚也没有异议地点点头。俊表歪着脑袋犹豫了半晌,突然一脸阴谋笑容地凑近夏晴耳旁提醒道:“那你记得不要在车厢里乱走哦。如果越过今天早上你乘坐过的那两节车厢范围,本大爷可要重新计费了哦。”
夏晴扑哧笑起来,希望自己永远留在他身边吗?用这种傻瓜似的霸道的方法,果然是具俊表的风格啊!但是,自己也许已经被这家伙的傻傻霸道吸引住了吧。
“那易正和具俊表负责布置场地,宇彬和智厚则负责准备食物,就这样分工合作吧,这次的生日宴会,不要依靠别人的力量,只是具俊表的生日宴会。”夏晴边分配各人的任务工作,边冲俊表眨巴眼睛。
“我说,你知道女仆的工作责任吗?你当自己是女管家啊?”俊表许久才反应过来,不禁对命令起F4的夏晴吼起来。但其他三人都愿意尝试一次自己动手搞生日派对,俊表也只能乖乖跟着夏晴一起购买布置场地所需的灯饰彩带来到列车里开始工作。
“这里拉,具俊表,你没绑过彩带吗?”夏晴指挥着笨手笨脚,被彩带缠住的俊表。
俊表忍不住把彩带一忍发作起来:“安夏晴!你是女仆!还我钱!还我车费!不然就给我注意你的口气!又不是女管家。”夏晴弯弯眉毛,扑哧一笑,虽然这小子总是对淑女大声乱吼很没礼貌。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甜蜜感。相比起那些总是讨好自己,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追求者,具俊表这个霸道的傻瓜,更让人心动不已。
“哈哈,不错嘛,俊表。你们家女仆很象样啊。简直跟你这个主人一样——霸道。”被归入一起布置场地的易正边挂着彩灯,边打趣着还在为“女仆”和“女管家”的区别而争吵的俊表和夏晴。
“我才没这家伙那么傻!”
“我,我也没这家伙那么穷!”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对易正喊道。
望着大家合力装饰的列车车厢,还有选购回来的酒水食物,夏晴按下音乐,优美的旋律瞬间飘荡在温暖的车厢里。
“先来个彩排吧?发了请柬的女孩们,还有其他客人,晚点才会过来呢。”宇彬突然指着俊表和夏晴提议道。
俊表小心望一眼低垂脑袋的夏晴,还是向夏晴伸出掌心:“那就,试试音乐效果吧。”
“我只是女仆,在你的生日宴会上,我应该做的事情是招待客人,准备酒水食物。”夏晴可不想跟俊表那么靠近地共舞,到时候一定会被这小子发现自己比番茄还红的脸,一定会狠狠嘲笑自己!
“我说你是我的舞伴,你就必须是我的舞伴!一支舞可以抵消一次我的私人地铁乘坐费用哦。”霸道的家伙,不仅成语不好,连数学也很烂耶!一支华尔兹,怎么可以就抵消了5千万的车费呢。
车厢里,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下携手共舞的夏晴和俊表。地铁突然缓缓启动着,夏晴和俊表却只是沉浸在浪漫的华尔兹旋律中。舞过不知道多少节车厢,一直到听不到音乐的声音,两人的舞步才慢慢停下来。
“那就,先休息会吧,今晚宴会的时候,还要继续陪我跳舞哦。因为,刚才你已经边跳舞边乘过我五节车厢了,债务又增加了呢。”俊表厚着脸皮指指他们跳舞经过的几节车厢。
“真是个大少爷。”望着俊表一会就真的睡着的恬静的俊俏的脸,夏晴不禁感慨着,这家伙是真的第一次绑彩带,拉彩灯呢。
地铁急速行驶着,夏晴感受着俊表还没放开的手的温度,揉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即使只是梦幻般的短暂时光,但是,这份真切的温暖,这一刻只为这个傻傻的霸道的具俊表所加速跳动的心脏,甜蜜的心情,都是真实的,永远不会忘记的。
地铁到站的提醒声,人潮蜂拥而入,夏晴吓一大跳,猛然睁大眼睛,慌忙从人群里挤出地铁,拼命朝学校方向奔跑。恍然听见具俊表大声吼着什么的声音,再一抬头,校门口的大叔已经皱着眉头紧张地催促着自己:“快点快点,小姑娘,快迟到了!”
夏晴抬起左手向大叔挥挥以示感谢,一行用油性黑色笔歪斜写着的日期映入眼帘,掌心的温暖还未完全消散,剧烈跳动的心脏也没有忘记,在那个神奇如魔法的世界里,那短暂美妙的时光里,自己曾经爱上具俊表傻傻的霸道!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