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小姐:小子,别和我拽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1:39   [阅读最新章节]
傲娇小姐:小子,别和我拽 >> 第14章 倒带-他们的毕业晚会    发表时间:2015-07-21 21:39:20

如果在川达高中评选最有人气奖,那么百分之九十九的师生会第一时间想到学生会副会长童语。在老师看来,他是个聪明乖巧又听话的优等生;在女生看来,他是个温柔可爱又善良的美少年;在男生看来,他是个正直坦荡又仗义的好哥们。
但是在夏沐言的印象里,童语却并不像传说中那般完美,他随随便便就可以列举出他的诸多拙迹。比如他可以用无比真诚的语气撒谎,比如他会骗人吃下芥末口味的锅巴,比如他经常偷懒逃掉课间操和学生会会议……
除此之外,夏沐言还知道,这个理科考试几乎可以拿满分的逻辑性少年,其实却是个超级感性又天真的人。比如他会天真地相信世界末日,比如他经常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摆出忧伤的样子。
四个月前,学生会为高三年级毕业典礼后的夜欢会做筹备工作。这是学校的传统,毕业生参加完白天的毕业典礼后,晚上还有学生会专门举办的彻夜联欢会。
“学长,这些餐具要先放到哪里啊?”
“沐言,条幅做好了,你派个人去总务室取吧。”
“喂,老大,你也上来帮我们挂灯泡啊!”
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夏沐言被一屋子人支使得团团转,要把诺大的礼堂完全改造成PARTY的样子,并不是仅靠一个总指挥就可以协调好全场的。
已经焦头烂额的夏沐言随便抓了个人,“去给童语打电话,让他五分钟内出现!”
“副会长的手机一直关机,根本打不通啊。”
夏沐言拿出自己的手机,根本没耐心翻电话簿,直接拨了11位数字,果然听到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甜美提示音。
可即使这样,夏沐言没有挂机,而是很耐心地等待,大约十秒钟之后,电话那端终于传来了慵懒的嗓音--“喂?”
显然是刚刚睡醒的状态。
“礼堂,五分钟。”简短地下了命令,夏沐言断掉了通话。然后转身看到身后诧异的手下,解释道,“那是他的彩铃而已,不是真的关机了。”
十分钟后,夏沐言亲自拿钥匙打开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然后一脸阴霾地走到了偷懒睡觉的少年背后。
日光从背后射入,穿透了单薄的衬衣,隐约可见少年那瘦削的肩骨。夏沐言看着童语趴在桌子上,把脑袋埋进胳膊,柔顺的头发滑下来贴住脸颊,他均匀平稳的呼吸声好像无害的小动物。
这一刻他突然心软,决定不去吵醒偷懒的少年。
可是在他伸手搭上门把手正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童语的声音,“喂,你不用喝点水休息一下么?”
下意识地转身,条件反射般地抬手,刚好接住了空抛过来的茉莉蜜茶。
童语的眉角,含满了恶作剧得逞后的笑意。其实从夏沐言一进屋,他就是醒着的。
童语被夏沐言抓回了礼堂,凌乱的现场因为童语的出现逐渐变得乱中有序起来--因为他画在礼堂布置策划方案上的那些涂鸦只有他自己可以完全看懂。
终于赶在夜欢会开始前半小时布置好了一切,关掉了顶灯,打开了小电源,像藤蔓般爬满墙壁的七彩小灯泡同样照亮了整个会场。童语抱着双臂站在电源旁,示意负责音效的同学去最后检查下音响设备。
夏沐言端了一小碟蛋糕过来,递给童语,“喏,这算是学生会内部福利。”
说起来在蛋糕挑选问题上,夏沐言的确是动了私心,冒着超出资金预算的风险买了清一色的芒果慕斯蛋糕--童语只吃这个口味的蛋糕。
可是捧着蛋糕的童语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这让夏沐言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他的喜好。就在他准备找话题岔开这个尴尬场面时,童语突然指着会场说,“沐言,明年就该轮到我们了。”
“嗯?”
“明年就该轮到学弟学妹们为我们布置会场了,这里也会成为我们的散场地。”
他的语气,让夏沐言好像提前看到了别离。
--沐言,明年我们不参加夜欢会,好不好?
--嗯,如果你不来,我也不来。
{-播放-挂彩的倔强-}
夏沐言很讨厌教导主任,所以每次不得不去教导处的时候,他也总是试图以最快速度办完事撤离。今天他本来只是去提交一份学生会活动的审批报告,往常只要三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这次他却逗留了半个多小时。
他磨磨蹭蹭的假装重新整理报告,其实一直在用眼角偷瞄低着头站在教导主任面前挨批的少年。
原来早上听到的传言是真的,一向温顺无害的童语竟然在小胡同里打架斗殴,他甚至还把对方两个人殴进了医院,于是这件事情惊动了警方,就此造成了校方无法按压的大事件。
既然对方断了肋骨,可以想见童语也伤得不轻。夏沐言即使只看到了他低头的侧面,也看到他眼角乌青,鼻梁淤血红肿,左嘴角也被打得裂开了。
教导主任还在喋喋不休地训斥,童语始终保持沉默,不辩解不反驳。童语这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让夏沐言觉得格外不舒服,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人被外人欺负了一样。
“严老师,这份报告你看一下,这次活动比较急。”夏沐言把审批报告塞到教导主任手上,以身体挡在童语前,摆出很明显的袒护姿势。
夏沐言少见的咄咄逼人的语气和态度,让教导主任愣了一下,随即接过报告翻起来,然后随口打发了童语,“童语你的处分咱们回头再说,先回去写检查,五千字。”
童语走后,夏沐言也就不再着急审批报告的事情了,找了个借口溜出教导处,果然见到正等在门口的少年。没有语言上的交流,夏沐言直接走向学生处办公室,童语在他身后跟上。
回身关上学生处的门,夏沐言才走近少年,仔细看他脸上的伤势,“怎么回事?”
童语避开他的视线,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拉开抽屉抽出一摞白纸,在第一页上面端端正正写下“检讨书”二字。
“童语。”
“别问了,除了警察需要的口供,我不会再说的。”童语推开夏沐言的手,很抗拒的语气。
停顿了一下,夏沐言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看过医生了么?”
“嗯……”
童语低下头,继续写他的检讨书。
在夏沐言的记忆里,童语就应该是那种风度翩翩白衣佳公子的模样,有几个瞬间他甚至开始怀疑,作出打架斗殴这种事情的童语会不会是个冒牌货?或者是被穿越过来的灵魂附了体?
童语在周一升旗仪式之后例行的全校大会上念了自己的检讨书。童语被记了大过处分,暂停了学生会副会长的职位。据说这还是学生会会长从中周旋的结果,本来是打算直接撤销他学生会副会长职位的。
--听说夏沐言为了童语拍了教导主任的桌子。
--他俩之间果然有奸情吧?我早就看好他们!
--诶诶,据说童语和那帮混混打起来,是因为他们想非礼他……幸好童语练过空手道!
各种版本的流言像变异的病毒般流窜于校园之中,身为八卦之源的童语好像是耳聋了一样,无论在走廊上听见什么都可以面无表情地走过。
虽然这些流言夏沐言都有所耳闻,但毕竟没人敢当着他的面窃窃私语,所以他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道。不过比起流言,最令他头痛的还是惹出流言的那个家伙,不知为什么他开始觉得童语在躲自己。
又一次在走廊里遇见,夏沐言看见童语在和自己视线相碰后立刻转向了开水房--很明显那并不是他最开始要去的地方!夏沐言匆匆几步追上童语,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了出去。
一路上不管引起了多么高的回头率,也不管童语怎样甩打扭动,夏沐言都坚持到把他扔进学生会办公室后才撒手。
“你干嘛!”童语问。
“为什么躲着我?”似乎是预料到了他的回答,夏沐言决定提前预防,“别忘了,我讨厌别人对我撒谎。”
童语咬出下唇,沉默不说话。
“不让说谎就干脆不说话是吧?别咬嘴唇,什么破习惯!”夏沐言知道,每次童语心里藏话的时候都下意识作出咬嘴唇的动作。
“……沐言。”
“说。”
“我不想连累你。”
--不想因为我的固执,让流言也在你身上溅上污点。
当时夏沐言真想抽他一顿,做了什么久的搭档他居然可以说出这么见外的话?真是白跟他相交一场了。
“童语,从明天开始你给我滚来学生会干活!别妄想我把你的活儿全处理了。”
--如果我是古代战场上的将军,那你就是我无可替代的副官。没有你,我无法打赢任何一场战役。
{-倒带-夹心巧克力买二赠一-}
春节晚会落幕烟花腾起的时候,夏沐言给童语发了条春节快乐的短信。
不久收到回复:
嗯,新年快乐,情人节也快乐。
发信人:童语
发送于:2010/02/14
00:01:37
看到短信,夏沐言才想起来这是个春节和情人节重合的周日。
关上手机,他刷牙洗脸准备睡觉。掬一捧凉水浸过脸,他突然回想起来,似乎之前也有过一个情人节在周末,那是认识童语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那个周日,夏沐言去书店买练习册。拎着打包成捆的练习册走出书店的时候,刚好看见从店门口经过的童语,在得知他也是要去前面超市买东西之后,夏沐言理所当然般和他同行。
进了超市,夏沐言开始按照老妈开出的单据往购物筐里装东西,而童语则什么也不拿,只是跟在他旁边,偶尔帮他寻找卖调味料或者火锅底的货架。
“你什么都不需要买么?”夏沐言扭头问童语,感觉上似乎他更像是专门陪他逛超市的。
“不是,我要买的东西在收银台附近。所以,先陪你转转也没关系。”
等到了收银台,童语突然扔了两个超值装的德芙巧克力到台子上,正在帮夏沐言扫码的收银姐姐以暧昧的眼神看了他俩好几个来回,然后问,“请问是一起结账么?”
“不是,分开结。”
童语的一个笑容让收银姐姐萌到不行,声音越发温柔起来,“情人节德芙巧克力特惠,买二赠一。喏,这是赠品,同样可以送给喜欢的人哦。”
“谢谢。”
由于两个人回家的方向大致一样,因此出了超市还是可以一起走上一段时间。夏沐言问,“你喜欢吃巧克力?”
“不喜欢,太甜了。这是送给妈妈和姐姐的。”童语歪头笑笑,然后又伸手到塑料袋里,“哦对了,这块巧克力送给你吧,不然回去她们分赃不均又该打架了。”
不由分说,童语把赠品塞到了夏沐言的袋子里,然后匆匆跑过了刚刚亮起绿灯的人行横道。
夏沐言则继续等另一个路口方向的红灯。
大概他们中并没有谁在意过吧,收银姐姐最后说过的话。
又或者是,单身男生根本不在意情人节专属巧克力这种浪漫。
{-播放-换届选举上的意外-}
短暂的寒假结束后,终于所有高三生都不得不正视高考这个严峻话题了,包括常年占据成绩排行榜前两位的夏沐言和童语,也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费在了模拟练习题上。
按照惯例,学生会的换届选举就是在这个时候进行。把繁琐的事情移交给学弟学妹,退役下来专心备考。在换届选举前一个星期,本届保送生的名单公布出来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保送人选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夏沐言,而是刚刚才将处分撤销的童语。
据说是因为高校方面看中了他的奇才;也有说是因为他家“上面有人”;还有说这个名额是夏沐言拱手相让的。校园里的Gossip Girls蠢蠢欲动,八卦的触角随处延伸。
可无论怎样,正经的官方消息仅仅是公告栏上“保送生--童语”这样的一纸公文,好在童语有着良好的人际关系的底子,所以议论的声音里并没有夹枪带棒的恶意。
确定了保送生的身份,就意味着没有了任何的学习负担和考试风险,同时还意味着--换届选举的候选人们少了一个可以竞争的位置,教导主任拍着童语的肩膀说“反正你也不忙,就暂时继续负责学生会的工作吧”,所以换届选举上根本没有人申请成为副会长。
站在夏沐言旁边,和他一起主持完整个换届选举,就在夏沐言准备将会场移交给新会长的时候,童语突然抢过了话筒--“还差一个环节,新的副会长还没有选出来。”
全场哗然,奇怪和诧异的眼神齐刷刷地投向童语,也包括旁边的夏沐言。
“哪有高三的老人还呆在学生会的?你们赶紧毛遂自荐一下,或者让新会长推荐也可以。”童语还是张罗,选择自己的接替人。
新一届学生会内部讨论,闲杂人等回避。
夏沐言和童语站在会议室外面,却并不急于回教室。最终还是夏沐言先打开了话题,“你这么做,教导主任会生气的。”
“她生气就生气呗,惯例就是惯例,我才不做破坏规则的人。”童语一脸无所谓,继而又低下头,“沐言,保送生的事……”
“是你的就是你的,保送的是你,我心服口服。”顿了顿,夏沐言又说,“难道你以为我考不上你那个学校么?等九月份,我们再在那里会合。”
“一言为定!”
或许别人会被童语的谎言骗过,但是夏沐言却知道他根本不是个会被“惯例”和“规则”之类词束缚住的人,那么他坚决退出学生会的理由……应该当初他不惜手段也要将他留在学生会的理由一样吧?
--所谓搭档,便是缺一不可。
{-暂停-未完成-}
七月毕业典礼的时候,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发,所以谁也不知道谁的命运。
操场入口处有学生会的人在分发轻气球和打了小孔的硬卡片,每人领取一只。夏沐言捏着自己的气球找到了童语,看他正往硬卡片上写字。
“你怎么晒得这么黑?”这是夏沐言看见童语后的第一句话。
“什么晒黑了,这是健康的古铜色!”童语说着把自己的签字笔递给他,“给你,把自己的愿望写在卡片上。”
夏沐言皱眉,没明白他的意图。但当他看到童语把轻气球的尾线穿过卡片上的小孔打了个死结后,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活动的大致安排。
“新会长蛮能干的嘛,这个都能想出来。”
“我旅行的时候,她一天三十条短信追着我商量……”
全场沸腾的毕业生都忙着聊天,谁也没听清站在主席台上的人究竟念了些什么。直到一声气枪空鸣,紧接着“飞得更高”配乐响彻整个操场。
夏沐言回头,看到了满场腾空而起的轻气球。因为太过喧闹,童语不得不贴近他耳畔提醒,“快点放掉气球!”
夏沐言松手放掉自己的气球,然后童语也放开气球。
成群结队的轻气球承载着他们的愿望和梦想飞向蔚蓝的天空,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我要飞得更高!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卷起风暴心生呼啸/飞得更高”
“喂,沐言,之前说好了,夜欢会我们不参加的吧?”
“嗯,不参加了。”
因为我们已经约定好,九月在新的校园里相遇。
那么,现在也就用不着参加告别晚会,我们用不着对彼此说再见。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