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霸道校草:苦恋熊子女友

霸道校草:苦恋熊子女友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1:43   [阅读最新章节]
霸道校草:苦恋熊子女友 >> 第18章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发表时间:2015-07-21 21:43:01

微风过处只见翠叶翻飞,亭亭如盖。塘中挨挨挤挤的粉色花盏,上方缭绕着淡淡的水烟,一切恍若幻境。
一个仿佛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生,她低下头去轻吻清水下伸展出来的莲花。欣长若银杉的男生立在绿荫里,他支起了画架,在明媚的日光里抱着满怀未曾说出口的心事,打翻了调色盘,再一点一点地将所有明快的色彩涂抹上去。
女生步生莲花移步过来,不经意间瞥见了男生来不及藏的画纸,那画上的清丽如诗的女生分明就是自己。红晕悄然爬上了男生的耳朵,而有发丝随风痒痒的拂在女生脸上,弄得她清浅一笑梨涡忽现。
如此良辰美眷,羡煞旁人。仿佛那是世上最美丽的意外。
而我却翻着白眼冲两人大喊一声“CU”。
男生微笑着走过来,递给我湖里一只半开的荷花,全然不顾手心里沾上的乱七八糟的颜料:“苏槐镯,我就知道请你来肯定错不了,连那么挑剔的暖烟都很满意。”
我笑得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没什么,能排出这样唯美的效果,其实我也挺高兴的,真的。”
一心的否定和无所谓恰巧是很在乎。我心里的悲伤快要逆流成大海了:“呜呜顾弦歌,当初你怎么没告诉我,画社的社长是许暖烟呀,这世上哪里有情敌帮情敌的啊。”
可是,就算我知道了顾弦歌是为了许暖烟才找到我的,我望着他那连千年冰山都可以融化的笑容,我真的不知道那颗平日里万分坚强的小心脏还能继续工作吗?
原来事先知道和不知道,其实结果也一样。
我彻底歇菜了。
我为什么要帮顾弦歌,难道就是因为他眼睛大点、下巴尖点、笑容迷人点,我就心甘情愿地中他的招吗?
记得顾弦歌在入校新生军训上作为新生代表宣誓,鲜艳的迷彩服里面套的是耀眼的白恤,上面印着他自己的头像,感觉良好得不成样子。不过他的确有本事,硬是把我边吃泡面边憋出来、自己都觉得民不聊生的稿子,读得心潮澎湃气势高涨。
站在千千万万的人当中,不用我打听就轻易地知道了他叫顾弦歌。后来连军训的助理女教官也被他哄得心花怒放,在我们都被踢正步踢得遇佛杀佛、遇俎杀俎的时候,他却笑得一脸无害地躲在大树底下喝冰冻的百事。到军训结束时,那年轻的女教官看顾弦歌眼里都是一片水汪。
这种男生简直就应该改名叫“矛盾”。眉目清秀非常帅,也常拽拽地四下看,可要命的是一笑就变得非常非常可爱,邻家小弟弟得让无数女生都想扑过去揉乱他的头发、扯扯他的脸颊之类的。
想当初我凭借着多年的摄影经验才勉强挤进来新闻社,果然是学校最拉风的社团啊。我打着“新闻社开会”的幌子成功地逃脱了无聊的自习课。
这个好处是当初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当然顾弦歌为了许暖烟找到我也是没想到的。
那天新闻社里没有人,睡醒了的我趴在桌上誊写着一首歌词:“我看见自由的鱼,水面很透明。我看见天上的云,空气很透明。我看见窗外的雨,玻璃很透明。我看见快乐的你,眼睛很透明。”
后面有人一阵感叹:“苏槐镯你的文笔真好啊。”
声音熟悉得仿佛昨天梦里还听过他对我说的耳语。我心里一惊回头,果然是顾弦歌。我下意识地擦了擦嘴角怕有残余的痕迹,红着脸问:“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顾弦歌笑容调皮又邪气:“大才女的名字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发誓,那个对着他的笑容两眼放桃心的女生,打死也不会承认是我。
顾弦歌轻柔地问:“你能帮我策划一则画社的宣传广告吗?”
我一叠声地说:“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是你的事,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温暖的日光透过白色的帘纱映进来,淡淡的一点痕迹,时光都变得脚步轻巧起来。顾弦歌笑得悄无声息,眼睛很透明。我心里某个地方在松动,像柔软的纸业浸满了水,柔软得不可思议。
为了宣传出画社清丽的文学气质,我硬是想得差点头破血流。到底要什么样的剧情才能吸引到大家的眼光,而我也可以不负顾弦歌寄予我的厚望。
等到我对着顾弦歌抬起面如土色的脸时,却看到了在这日光明媚的天气里,硬撑起了一把小碎花伞的许烟暖,一副亭亭玉立如菡萏样。
我一下脸僵掉了,两人明显的对比嘛。你们说我容易吗我?
画社的宣传广告拍出来了,顾弦歌问我广告的主题叫什么。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这句话我早就想过无数遍了,横着眼倒着背都没问题。
麦子闯进来拼命地摇睡眼松醒的我:“小镯你太厉害!我崇拜你。”
我哽咽起来,其中的辛酸谁知道:“麦子啊,为什么那么骄傲的顾弦歌会死心塌地地喜欢上许暖烟啊,让我可怎么办呢。”
麦子为我同情地掬一把泪:“我可怜的孩子哟,像顾弦歌这样的男生就如那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我凶狠地瞪过去:“我就喜欢他就喜欢他,我只喜欢他。”
却换来了麦子更凶狠的回瞪:“那你就向他告白啊。”
我丧气地把头差点垂到地上了:“我早就给他递过去情书了。”
八卦麦子精神一阵:“下场呢?”
“一个字,惨!两个字,很惨!三个字,非常惨!有可能他没看啊,就算他看了也有可能随手就扔了,就算他随手没扔也肯定不放在心上。你瞅瞅,这广告的女主许暖烟,是我比得上的么。”我眼泪汪汪地望过去。
“哈啊?哪有的事!是他配不上你,不要瞎想啦。”麦子连忙摆手。
我瘪了瘪嘴:“这么违背现实的话亏你说得出口。”
被我的眼光瞧得心虚了,麦子干脆横了眼胡乱发誓:“放心啦,你这么可爱,他一定会哭着喊着要和你交往的啦!”
“好吧”,我重新躺到了床上内心很无力地回答,“让我睡上一觉梦见吧。”
“啊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我突然想起麦子今天殷勤得有些过分。
“那个,你把你给顾弦歌的情书让我COPY一份好不好啊……”
“去死吧麦子!”
下期校刊的封面主编决定用顾弦歌和许暖烟的合照。我想我帮了他们这么大一个忙他们肯定会答应,于是对着主编双手握拳很有信心的样子:“嗯,放心吧!”
顾弦歌没问题,但当我把请求对许暖烟一说时,她轻蹙着柳眉思考了很久。
不用这么大牌吧,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吧。”
果然许暖烟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我:“小镯,不是我不帮你。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热闹,只是当初是为了宣传画社才会答应抛头露面的,再加上画社还没进入正轨离不开我呢。这次的宣传那就算了吧。”
啥?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当初那个点名要做画社代言人的许暖烟去哪了呀。我差点想破了头才想到了那么个创意,你只需要站在那里摆个POSE就轻轻松松赚了人气出了名。现在却连这么个小小的忙也不愿帮,真不知道顾弦歌喜欢她什么啊。我不由得替顾弦歌哀叹一番,选我多好啊。
这样就放弃实在不像我苏槐镯的作风啊。光明正式的自然行不通了,但想得到一张照片还会难倒我吗?
怎么瞧我也觉得那两人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三天下来两人只见了一次面,还是顾弦歌自己跑到画社来找许暖烟的。我的表情你们瞧见了吗,那是什么,哀怨呀!
两人交谈时微笑,侧面都很美。我悄悄从窗户伸进了镜头,但顾弦歌突然转过了头来发现了我。人赃并获诶,我心里那个悔恨啊,手就呆滞地停在半空中。
顾弦歌定定地透过镜头和我对视,耳朵里有了微微的轰鸣,世间万物我只听到自己的心跳,“怦、怦、怦、怦……”一声比一声更响,仿佛血管不再能承受,从心脏开始蔓延膨胀。
仿佛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我才回过神来。正当我准备拔腿逃跑之际,顾弦歌已经大步冲到了窗边,我只好讪讪地微笑:“嘿嘿,今天天气好像很好哦。”
顾弦歌也冲我笑笑,眼角在哪里扬高了一点,眉梢在哪里削薄了一点,第一次见他笑得清浅如涟漪,风一过就没了踪迹。他伸手过来:“相机给我。”
“不!”我下意识地抱紧了相机。
“那么把照片删掉吧。”我太过强烈的动作引得顾弦歌怔了一下,然后口气变得温和了点。
我仍旧把头摇成拨浪鼓:“不行!”
顾弦歌似乎有些恼怒了:“苏槐镯,不然我叫校领导来,你偷拍的照片一样会被删掉。”
他像个一心想要糖果的小孩般固执地伸出手。我垂着头僵在那里,仿佛一个沮丧的孩子。他下了最后通牒:“给我!”
我急了,斜跨出一步想逃跑。不料顾弦歌眼明手快地把大半个身子横伸出了窗外拉住了我,并在瞬间从我手中抢过了相机,然后按着删除。
我咬着嘴唇沉默地站在那里,他的手突然垂下来,没有言语。虽然我低着头,也知道他这时肯定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细长地狭长了眼打量我。半晌,顾弦歌将相机还给我,我沉默地接过去。
他尴尬地说:“对不起。”
我无所谓地一笑:“没关系。”然后补充,“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我转身往宿舍走,看到脚下的身影显得很单薄。我想我现在终于可以哭了。
我在广播室里读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算是对过去的一个道别。
体育馆有校篮球比赛,采访经过途中顺手给了一位阿婆五十块钱,大方得令我都怀疑,于是刚递过去手都在颤抖。
我开始打扮自己,突然发现自己仿佛如养在深闺的大小姐,竟不知自己也可以很美。仿佛一个谜,姗姗地知道了结果。但也不妨碍有些惊喜,原来我也可以像许家暖烟一样,不必刻意学习,就可以懒懒地向男生撒一撒娇,仿佛浑然天成。
对着麦子的惊讶我云淡风轻地说:“我发觉我更喜欢林向远一点诶。”
顾弦歌不过是在新生军训会上认识的。而林向远,是我在进入这个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他被老师拉来带领我们办理入学手续。我记得那日晴好,他眼角隐匿的笑意那么轻易地碎了一地的日光。
我坐在前排观众席里,等到林向远所在的队胜利之时,在一片喧嚣热闹声中我安静地举起相机,白光一闪,记录下林向远望向我时惊异、欣喜的表情,没有人看到我一抹开心的唇线。
与顾弦歌平分了学校所有女生目光的林向远,竟穿过潮水般的人群,向我递出了手,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微笑。
我知道我会死得很惨,但管它的,先扬眉吐气再说。
紧接着,意料中的事,从四面八方传来了爆炸性的尖叫声。
林向远,大众情人林向远居然向长相普通的苏槐镯,伸出了青葱如水般的手说:“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原来坐在我身边,兴奋得连声音里都有轻微的颤声的许暖烟,此刻笑容像初春还来不及绽放的花苞。她不可置信地望着我,身体簌簌地颤抖。
许暖烟向林向远表白了。
在林向远他们中场休息的时候,许暖烟拖曳着如大朵海棠般的长裙递过去了情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不费吹灰之力我就成了与顾弦歌齐名的红人。走到哪里,都有人一眼认出,然后在背后指指点点。
就连顾弦歌也跑来欲言又止地问:“真的是你么小镯,林向远的新任女友?”
从窗外飘进的洁白花瓣无声地落满了我和顾弦歌的肩头。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诗:“你在天堂向我俯身凝望,就像我凝望你一样略带忧伤。”而我怔怔的失神却被顾弦歌当作因为不好意思开口而带来的犹豫。他怅然地就离开了,眼中的难过一如深深的湖水。
这样的结果,不是欢天喜地地应普天同庆么?为何看到顾弦歌牵着许暖烟的手穿过木棉和紫荆的时候,我居然会有一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顾弦歌在新闻社找到我,现在我已经忠实地秉着“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的伟大原则,反正坐在教室里也形同木偶。
还不如在这里抄抄小诗,听听电台,出出神,睡睡觉。
而此刻在偶像剧中,导演一定会举着大喇叭喊:“注意…出场的发型、眼神、动作、灯光、表情…”
可是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是他就好了。
我只觉得有无数的血液直冲到头顶盖,手中的笔“叮”的一声滚到了地上,造成了这一刻唯一的声源。
“顾弦歌?”我感到舌头在嘴里绕不过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像顾弦歌这种优等生,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啊。怎么会在上课时间放他出来吹风?
顾弦歌有些不好意思地搔头:“小镯,帮我个忙啦。最近我很乱,所以晚自习时就翻墙出校去网吧打游戏,却被学校保安逮住了。嗯,老师帮忙求情就没有被记过,但还是要在在升旗仪式后读检讨书。你知道嘛我是理科生,这不我就来找你了……”
据说顾弦歌可以一眼就解答出需要加六条辅助线的数学题,而文科弱到每篇作文都以总分总三段式,一共五百字完成。
我有些好笑地撇了撇嘴角,心里想着大概是因为发现许暖烟一门心思都没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心烦着跑去上网解闷吧。
于是我大手一挥:“没问题。”然后我又想起什么来,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包东西递了过去:“给你的。”
顾弦歌有些惊讶地抽出来一看,里面全是他自己的照片,厚厚的一叠,我加洗出来的。我把照片都还给了他,真的不会再打扰他了。
我看见顾弦歌望向我的双眼明明灭灭,明明又灭灭。我竟有一瞬间的惶然,我觉得自己看见了他眼里的失落,一晃而过。
那天偷拍被他抓到后他要删照片的时候,他看到了那相机里面只有一张他和许暖烟的合拍照片,而后面的全是他自己的。
其实我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拍的了,一周,三个月,半年......或者更早的在我烦恼升学到底要考哪个学校,而跑来调查的时候偶遇了也跑来的他。
街旁时梧桐树木很老,粗壮的枝梢伸展到围墙外,树皮剥脱露出潮湿的白色。大片大片的绿染碧了他的眼眸。他迈着好看的姿势走路目不斜视。但就无声地投了一粒种子在我的心房,然后它扎了根发了芽开了花。
我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几张,反正我知道里面各种角度的照片都有,有几张甚至他一眼就能看出就是今天上午,自己端着老师的讲义穿梭在人潮中,独自拉长的身影变得有些氤氲和潮湿。走廊里有一堆人,谁也不曾留意会有人拍照。有他仰着头喝百事的样子,有他跑下1500疲倦地喘气,有他行走在风里衣角缱绻……每一张都十分生动,抓拍得很好,我用足了心思。
是的,我喜欢顾弦歌已经很长时间了。可是现在,我决定亲手扼杀这分暗恋。
周末晚上宿舍里摆鬼片,弄得我的精神提前透支了。周一升旗仪式上我都随时瞅住了机会搭耸着脑袋补眠。
而听到“月黑风高夜静深,忽觉生活多美妙。本人锦衣早准备,鬼斧神工现夜行,竟铸了马失前蹄”的“严肃”检讨时,那原本安静的气氛,一下就哄闹了起来,年级主任在一旁脸色刹青地喊“安静、安静”,可是大家还是大笑不已。
我一下就来了精神,简直就是空前的精神。我知道这是我故意胡乱写的,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顾弦歌,他真的会在全校集会上真的把它读出来呀。
我看到年级主任的脸都已经铁青了。对不起了顾弦歌,早知道我就会像当初策划广告一般策划你的,恩,检讨书!
放眼望去,荷塘里红莲碧叶,层层叠叠远接天际。风似一枝玉梭,吹来荷叶纷乱地向两侧分开,瞬间穿出花叶间来。
我便轻易地看见了举着如胭脂般红莲的许暖烟和顾弦歌,在凉亭里轻声细语地地说着什么,像极了传说中的神仙眷侣。
我想在顾弦歌看见我的上一秒拉着林向远走开。
但林向远的一句“小镯你慢点”,就惊起一滩鸥鹭。顺着林向远的声音,我看到了许暖烟瘦弱伶仃的身子一晃,就倒在了顾弦歌的怀里,满眼悲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向远。簌簌流出的泪水纷纷滴落她的面庞,再缓缓打湿了顾弦歌的衣衫角。
我心里一横,对着林向远笑语嫣然:“好的。”
我想我将来考大学,就算考不上中戏也能考个北影什么的。要演技有演技,要编剧能编剧,连我都把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
站在不远处的顾弦歌,嘴角动了动勉强扯出了一个笑,看着我就心痛死了。
在我视死如归地跑去成全别人的爱情时,许暖烟却一天天地消瘦了下去,似风一吹就会散去的感觉。而顾弦歌在看我的眼中,满是漂洋过海的忧伤。
我不知道在这出戏里,我到底成全了谁,又伤害了谁。
我在顾弦歌发现了照片的那天,高打着“失恋”的口号死皮赖脸地让麦子请我吃饭,我选了最喜欢的麻辣烫。
我和麦子去吃麻辣烫,小店里的气氛很好,连空气也弥漫着让人食指大动的诱人味道。一锅热腾腾油汪汪的汤底,摆放整齐的鱼丸、脆生生的藕片、清新碧绿的小黄瓜、沾上辣椒粒的牛肉串、切成一段一段的红薯粉条,再加上附近一桌的同学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议论着好玩的事,我吃得很开怀:“果然人生的最大乐趣就是吃饱喝足啊。”
麦子不解风情地问我:“起先你不是说最大的乐趣是看美少年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于是我愤恨地和她争锅里的最后一个肉丸,正当炫耀地在麦子眼前晃时,猛然听到了隔壁桌冒了一句“林向远是许暖烟的”,我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而我的嘴惊讶地张得足以吞下三个丸子。
原来许暖烟才会执意要在镜头前露出美好的脸庞,原来才会拒绝一同和顾弦歌拍照,原来顾弦歌和我一样,也是单相思啊。正当我暗地里高兴之余,又忽地疼了起来。顾弦歌眼中漂洋过海的忧伤仿佛满得再多一点就会溢出来了。
所以我才会大义凛然地摆出了一副“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我存在在你的存在,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的视死如归样,自不量力地跑去单挑林向远。结果......
当所有的莲叶上卷曲颓败的时候,风云人物林向远语调中竟充满了忧伤:“小镯,你和我好好地谈一场恋爱好吗?”
你让我说什么?难道说之所以我成为他的女友,全仗那个摆地摊算命的阿婆?是我花了五十块才让林向远相信,比赛那天那个前排对着他举起了相机的女生会是他未来的女朋友?
歌中唱到“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可是要知道,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制造一大把所谓的意外。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喜欢,就非得费那么一番苦心思呢。
我喜欢的是谁,居然没有人看得穿?或者是他执意不看穿?
林向远像个小孩般抿紧了嘴唇认真地注视着我,我被迷得七荤八素地就那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果然美色是王道啊。
可现在我心中只剩无限惆怅啊,连在林向远对我交谈时我竟心神不定。待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双手扳过了我的肩,目光温柔如水。他缓慢俯下身来,身影如一场大雾,兜头而来。由于我的漫不经心,林向远俨然已经动怒了。
“天呐,这可是我的初吻啊!怎么可以轻易地就葬送掉?怎么办怎么办。”我在想到底时我一脚踢过去、还是一头撞在树干上撞死晕过去时,有人一把把我拎到了一边。
我泪眼朦胧感激涕零地睁开眼,却看见竟然是顾弦歌,我一时便言语凝噎。
顾弦歌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林向远说了声“抱歉”,便把我拖开了案发现场。
不管我是不是惊魂未定;也不管拖着我这么大个活人在校园里横行后,明天会有怎样爆炸的新闻。顾弦歌只管自顾自地重复着一句:“还好来得及,还好来得及……”
我猛地把顾弦歌的手甩开:“你在干什么。”
顾弦歌低着头,小声地在嘴里咕哝了一遍。
我没听清,凑近跟前问。顾弦歌又小声地咕哝了一遍,我即使竖起了两只耳朵也没有听清楚一个字。
顾弦歌再说,我再问。我问了无数次,换来的依旧是他含糊不清的回答。
“顾弦歌,最后问一次,你到底要不要说清楚?”我气得跳起了脚,“如果再不说我就跑去找林向远了。”
此时的顾弦歌,脸上红得像嘎嘣脆的红富士大苹果:“好啦好啦。我喜欢你。”
“什么,风很大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我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被迅雷”咵叽”击中的错愕表情。
“我说我喜欢你,顾弦歌喜欢苏槐镯!”顾弦歌看到了我傻不楞登的表情,又恢复了以往的优越感觉,“反正你一直喜欢的不都是我么。”
“可是......”
“你在军训期间悄悄放在我置物柜里的情书,在那里写的不是挺海誓山盟的么?”
“哈啊?什、什么?你还记得?”
“我那是当然,我可是过目不忘的。”
“哈啊?!”我大概又露出了那副要晕倒的表情。顾弦歌看了很满意,然后意味深长地递过来一样东西,像恩赐般得意:“我送给你的,拍得很好理应嘉赏。”
我愤恨地扯过照片来,心里直想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到最后的最后,才看清了自己的心。到如今,这个事情又该如何收场。但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像一弯新月,是非常舒心的笑意。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以前为了骗林向远,那个体育馆旁摆摊的阿婆才收我五十块。如今要让她再出马一次,居然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地闭眼伸手开口就要一百元,否则免谈。真让人几欲崩溃捏!
我看着那一百元钱像长了无形的翅膀般飞到了阿婆的兜里,那个心痛啊。可谁让顾弦歌是后知后觉的一个人,现在才蹦蹦跳跳地跑出来说什么“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然,那一百块又不是他自己的。
“那林向远呢,他该怎么办?”
顾弦歌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放心吧,就凭你这副模样都赢得了林向远的青睐,更何况是许暖烟呢。”
我望着顾弦歌的双眼一片温柔,那么好吧,就让许暖烟在学校北门旁等待林向远的经过,进行一场蓄谋的爱情吧……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