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半夏之恋:小子,赖上你

半夏之恋:小子,赖上你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02   [阅读最新章节]
半夏之恋:小子,赖上你 >> 第6章 换种方式宠爱你    发表时间:2015-07-21 22:02:16

1.
小式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盯着美少年秦轩的目光硬生生地截到屏幕上,看到是他,就乐了。小式一个劲地问:“小舞你在哪儿啊你在哪啊?”
我一听就快活了:“我在咖啡蛋糕店门口呢,可你又在哪啊?”
我下意识地朝四周张望,然后就看到一群高高瘦瘦的男生,从一辆公车上跳下来,其中一个就是小式。他一眼就看到了我,狭长了眼角还扬起手中的电话对我招手。
我牵住小式白衬衣的下摆,像韩剧里的女主向喜欢的哥哥般撒娇一样,用细软甜糯的语调请求:“我忘了带钱包,小式可不可以请我吃东西呀。”
小式答应请我吃蛋糕喝咖啡。“哎呀呀。”我捧着自己的脸蛋一迭声地欢呼:“哎呀呀,哎呀呀。”这是我最快乐的信号。
那群看好戏的朋友,故意齐哄哄地抱怨:“我们都说好了一起给阿树过生的嘛。”
可爱的小式搔搔脑袋,装作很苦恼的模样:“可是盛情难却啊。”
于是那群男生扔下了意味深长意境幽远“我懂!”的笑容后,飞快地做鸟雀散了。
哎呀呀。他们都溜掉了。真是乖啊。
“小舞,你想吃什么?”小式浏览了一遍餐牌,探过头来问。
“随便!”我一心一意地张望着玉树临风的秦轩。“哎呀呀,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呢,穿着普通的黑色制服也能那么好看呀!”
“绿色抹茶蛋糕、柠檬冰好么?”小式随手指了两个:“颜色配起很搭哦~~~”
“随便!”我还是心不在焉地答。
“小舞,我受伤了!”小式撅起嘴委屈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小式受伤了?!我瞪大眼紧张地问。
“小舞,你欺骗我,你根本就不饿,你是借口来看美少年!”哎呀呀,小式果然是小式啊,一眼就看穿了我那点小P孩的心理。
我本来只是咬着可爱多甜筒一个人在街上晃啊荡的。一个不经意地偏头,就看见了华丽丽的秦轩王子此刻穿着制服对着一个离开的女生微笑着说“谢谢光临”。
今天的天气明晃晃的啊,我的心情也明晃晃的。哎呀呀,秦轩的笑容不仅成功地让那个女生红了脸,也让我突然出现了心跳加速、心脉不齐、气虚急促等老年人才会出现的状况。
“是呀是呀,我喜欢他嘛!”小式和我是一个院落的,他只比我早出生几个月。但这样并没有妨碍我们在“滚来滚去”、“哭来哭去”、“爬来爬去”、“闹来闹去”的步调上的一致性。
换句话说,小式和我就是铁哥们,知根知底的那种。
可是同寝室小荷就会纠正我说:“小舞,你和小式明明就是属于‘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并无猜’的那种。”
然后她还会推推脸上的粗黑框眼镜摆出一副学识高深的模样,淡定地合上言情小说捶胸顿足地仰天长叹:“天啦,你们不互相喜欢,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并没有觉得小荷的结论正确,因为我就只把小式当哥们啊。但我突然发现原来偷偷看言情小说也不是什么用也没有,比如说,当时的我,就还不知道什么叫“暴殄天物”。
小荷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才不管这些呢。我正忙着把我衣橱里的花衣裳都统统搬出来,然后再一件一件地在身上比划。
暗绿底色、铺满碎白花的褶皱短裙,樱花粉色的纱织轻盈单衣,滚着荷叶边的小圆领、衣袖处有收口的碧色衬衣……“哎呀呀!‘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了一件衣服’这句话怎么就那么地经典呢!”我回过头来对倚在床沿上嬉笑着看我的小荷抱怨。
小荷走过来随手抓了件衣服扔进我怀里:“不就是一场篮球赛么,至于吗?喏,就这件了!”
深蓝色的世界。绿色的夏季。白色的公主裙。透明色的笑容。
有无数体力消耗不尽的学生在操场上热情地挥洒着汗水。蓝天、白云,这就是青春!
却苦了整整用了两个小时才打扮完毕的小舞,也就是我了。我不得不飞快地躲避抛绣球似的飞过来的篮球。在低飞的羽毛球插过我蓬松的头发时,敏捷地闪到一旁。刷成了快一百八十度的浓密睫毛,抵挡不住满世界喧嚣的翩繾灰尘,弄得我活脱脱地就像个小怨妇。甚至还得在怒红了眼睛拼命地甩动胳膊追赶前一位的短跑学生时,下意识地护住快春光外泄的裙角飞扬。
“真辛苦啊,”我刚一跳进安全地带,就冲在水深火热中大义凛然地扔下我不管的小荷感叹。
小荷,阅读了无数本言情小说的小荷瞥了我一眼说:“那当然,恋爱这回事哪能不经过七转八折的呢。你这点小奉献算什么。”
然后又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朝我河东狮吼:“你瞧你浪费了多少时间。本来我们都可以站在里面好几层的。”
我聪明地闭了口乖乖地站在人群堆的后面。哎呀呀,脑袋黑压压的一片人可真多呀,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比赛。我扯着裙角小心翼翼地蹦跶,活脱脱地像只兔子。
突然脑袋就被谁轻轻地拍了拍,一扭头就看见了最最亲爱的小式。
“哎呀呀,小式见到你真好呀。”我兴奋得拍手,就像捡到了奶酪的小白鼠般乐不可支。
“是呀,好难得小舞你也愿意来看比赛呀。”小式好厉害,他的右手上“呼啦啦”地转动着篮球,他还可以一心两用地对我微微笑。
“帮我们进去啦。”小舞每次撒娇求小式,小式就没辙了。简直就是必杀嘛!我暗暗地开心。
“好像…有点难度…”小式垂起眼帘想了想:“不过应该没问题。”
“哎呀呀,哎呀呀,我就知道小舞的小式是无所不能的!”我欢快地围着小式转圈圈。哎呀呀!
小式迈着步子转着篮球走在我和小荷的前面。我发现很多人都盯着我们看,那虚荣心啊,大大地得到了满足嘛!于是我挺了挺背脊,越发走得像骄傲的公主。
我并不知道小式低头对那个管理秩序的学长说了什么,但我看见了学长望着我和小荷点了点头。
哎呀呀,这个位置真的很好啊。有一排的折叠蓝色座椅、背后是浓密得和晴空绵延成一线的树荫、旁边甚至立了把大遮阳伞。
哎呀呀,体贴的学长甚至递过来了谁的一瓶可乐,狡黠地说:“你可以在中场时把它递给那个男生哦~~~”
学长真的好直白,这样一语戳破人家女生的心思不太好吧。不过管它呢,哎呀呀,立刻害羞起来的小舞简直太快乐了。

2.
篮球场上风生水起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热闹。秦轩真的好厉害!全场快速强攻,一个胯下运球过人,再来一个假动作转身过人,然后三步上篮、挑篮进球。对于一个体育从来就不及格的运动白痴我来说,都可以轻易地看出得分对秦轩来说易如探囊取物!哎呀呀,哎呀呀!
裁判叫停刚喊“中场休息”,我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我发誓,跑八百米时我也没有这样的精神,看到了美少年简直就有了空前的精神!
秦轩拿着毛巾正擦着汗水,一副热气腾腾的模样。我温软如玉地递上可乐,没有言语。
因为小荷曾告诉我,有的时候“此时无声胜有声”, 悄无声息却更能表达出自己的细致心思。
哎呀呀,小荷真的不愧为恋爱军师啊。点拨得真到位!
秦轩只是愣了一下,挑起了细长的眉毛打量了我一眼,就笑得温暖如水地接过了可乐:“小舞,谢谢你!”
原来秦轩认识我?!原来秦轩知道我的名字?!原来秦轩有注意到我?!原来秦轩一直在偷偷喜欢我?!
直到我迈着企鹅步回到小荷身边,我都有一种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中的感觉。哎呀呀,全世界都开了花!
可是为什么小荷的脸色那么,呃,那么地难看?还有为什么小式低着脑袋不说话?
“小式”,我摇了摇小式的手臂,原来每次这样撒娇小式就举手摇白旗投降。可是现在小式没有把头抬起来看我的意思,他只是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就算是答应了。
“小式,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呢?还有,你为什么也穿着比赛服呢?”我仍然不明白地问。
小式终于抬起头来了,他眼里却有漂洋过海的忧伤。小式瘪了瘪嘴,难过得像丢失了糖果或没了心爱玩具的小孩般,差点哭出声来:“小舞,我最最亲爱的小舞,原来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
学长也跑过来一脸不解地问我:“那可乐是小式的,你怎么会递给秦轩哦?”
中场休息结束,我就看着小式回到了比赛场上。原来小式今天也打比赛啊,他的队和秦轩所在的队正在热火朝天地争夺晋级权呢。
“天啦,小舞,你被秦轩的笑容冲晕了头吧。你一点也不关心小式哦。你还算他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气得咬牙切齿的小荷冲过来狠狠地戳了戳我的脑门:“你真是笨蛋。小式也是笨蛋。两个大笨蛋。”
如果换作平时,我一定会不顾形象呲牙咧嘴地朝小荷扑过去。可现在我却张了张嘴,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做事一向温温吞吞,可在下半场上他却换上了凛冽尖锐的风格,目光灼热出手毫不留情。他争对着秦轩,让某人感觉苦不堪言,不由得败下阵来。
比赛结束,小式那队胜利了。一时间欢呼声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小式只是淡然地笑着接受,就拿着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开。
“小式”,我走过去怯怯地伸出了手:“你别不开心”。
可是我的手在微凉的空气中只抓到了虚无。小式抱着外套,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可是小舞,你连我为什么不开心也不知道。你一定不知道。”
小式就离开了。长手长脚的小式第一次不等着我,就把步子迈得好快地离开了我了。
3.
小荷带着我去吃我最喜欢的小火锅。
我对小荷说:“这辣椒真辣啊。你瞧,我都被辣得泪水‘哗哗’地直流了。”
小荷望着我的狼狈样,叹了口气递过来一杯凉茶:“你就死撑吧你。”
小荷每次说话都很喜欢搬弄哲学。对于一个恋爱未果的女生来说,真的深奥了那么一点点。
最好吃的火锅也没能让我开心。我对小荷说:“我们回去吧。”
一到宿舍,我就听见她们正在或眉飞色舞或脸面娇羞地谈论着某个男生。
她们赞扬成“欣长高瘦”、“眼睛清透澈净”、“一个微笑春暖花开”、“性格细腻脾气温和”、“成绩万年校第一,体育也没话说”……我就纳闷了啊,学校里藏着这样比秦轩还好的美少年,我怎么怔怔地没发现呢?
不耻下问才是好孩子,更何况八卦之心人尽皆有。当我刚要问时,手机在我的包包里不安分地震动,弄得我一阵麻意。
是秦轩发来的短信:“诶,我们后天周六一起看电影吧。”
我想了想,本来周六小式都答应了陪我去逛街的,现在这样铁定没戏了。算了不感伤了。和美少年约会听起来也不错嘛!
“好的。”这本来是我暗自想象过的场景。今天终于美梦成真,虽然不免内心澎湃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好奇乖宝宝的我放下手机,问她们:“你们刚才说的是谁啊?”之后的讨论我都没仔细听。
结果我换来的全是逼人的杀气。她们齐刷刷地把抱枕扔过来:“小舞,你怎么不去死啊。”
结果第二天我睡得很死。平时小式和我上一样的课,他总会打来电话骚扰我:“小舞,你的起床啦。今天食堂里的章鱼丸子可真香啊。如果三分钟内你下来不了,那之后我就一分钟一个放进嘴里啦。”
于是我就会“啊啊啊”地从床上跳起来,三分钟后我就会笑盈盈地站在楼底下望着笑盈盈的小式。
今天小式没有打电话来,他还在生我的气。
是不是对一个人想念多了,他就会真正地站在你的面前?
在风里奔跑的我就看到了从那头走过来的小式,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眉眼生动的可爱女生。
可是我现在的状况可真糟糕。我套着明显大一号的校服,脚上穿的鞋子没有系鞋带只是塞在里面。额头上还有几条纠缠不休的印记,头发来不及梳得仔细,只是歪斜着弄了个乱糟糟的马尾。我左手抱着几本沉甸甸的课本,右手捏着几个食堂的白菜大包子。起来晚了点,连小丸子都没有了。
小式还是对我有礼貌地点点头。我故意把眼神带了点轻淡看过去。哼!那女生,也不是很漂亮嘛。手上也没有章鱼小丸子。
我走过去,快和小式擦肩而过时,看见小式微微低了头对那女生说:“一起长大的朋友。”是怕那个女生吃醋所以小式在急忙解释吗?什么时候都有了女朋友啦,不像自己,到现在最熟悉的男生仍只有小式一个人而已。
我无声地撇下了嘴角。

4.
上课时,我觉得有些尴尬。和小式要好时就坐同桌的。现在小式仍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书。
我好心地提醒:“小式,难道你不是该陪你女朋友一起上课吗,干嘛还坐在我身边?”
小式啊,好脾气的小式,第一次伸手在我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记:“小舞,小荷对我说过你不开窍。我还不信,原来我真的冤枉了小荷。”
我揉了揉被敲的地方,认同地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小荷说的话都是正确的。”
小式一直瞪着我。不明白错在哪里的我,只好捏着衣角非常心虚地回应小式的目光。
正当我被瞪得心里有些发毛时,小式终于败阵似的坐回了位置,深深地叹了口气。
而我终于可以长长地松一口气了。
本来这门课当初是抱着“听说老师经常会提前十分钟放学,还可以去抢食堂的糖醋小排骨和“小式很喜欢这门课啊,他那么聪明不懂的都扔给他就可以了”这样的心理才选的。
一直以来如果不行命中,聪明的小式都会飞快地写下答案,放在我可以一眼瞥到的地方。所以每次我都可以侥幸地全身而退。
不幸现在又命中的我瑟瑟地站起来,完全一头雾水的模样。
待老师正“噼里啪啦”念题目的时候。我伸了手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小式的衣服,没想到啊没想到,小式居然硬邦邦地回了我一句:“我没听。”
呜呜~~~小式居然见死不救!小式居然眼睁睁地看着我回答不出来,他见死不救!
最后无良的老师居然对红了眼眶的我视而不见,罚我抄写那道题三十遍才作罢。
祸不单行!老师告诉我年级的板报要重办了,以前一直都是央求小式弄的,他甚至会写漂亮的花体字、画憨厚的小浣熊、描细致的荷边和粉嫩的花苞。
劳动委员告诉我说今天我要倒垃圾,以前都是臭烘烘的我和臭烘烘的小式一人抓着口袋的一边提去倒的,然后我还会嚷嚷“哎呀呀,好辛苦好辛苦”,直到小式买来了可爱多才快乐地闭了嘴。
小荷拉着我去食堂吃午饭。队伍可真长啊大家都两眼发光的模样。小荷侦探回来,无奈地双手一摊:“小舞,今天吃不成白菜馅煎饺了,花椰菜却还有很多。”要是以前,长手长脚的小式会两步跨作一步的,很快就排在了前面。而我自己只需要在位置上看看拥挤得冒汗的人群,就觉得自己拥有小式好幸福哦~~~我的小式真的好像比野的机器猫般无所不能。不过机器猫是靠着它的百宝袋,可是小式就是靠他自己。哇,好像小式比机器猫还厉害!
可是现在小式却安静地从我的世界离开了。原来有小式在身旁就可以呼风唤雨的小舞,我终于失落起来。
“甚至早上没有没有烤得暖软的小松饼。”听到我的感慨后,小荷在一旁笑得差点撒手人寰:“小舞,你终于承认了吧。没有小式,你就是个丢在人群里也认不出的、灰蓬蓬的女生。”
我一听这话可就不乐意了。我站起身来扬起下巴骄傲地宣布:“明天我就要和秦轩看电影!”
这个时候,小荷已经重新换了一副新的眼镜了。亮眼的玫瑰红色、比原来还要厚的镜片。可是小荷对言情小说的热爱程度丝毫不减。
她立刻动用了勾股定理、拿出了塔罗牌、用放大镜观察我的面相和手势,来对我分析我、小式和秦轩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
我斜着眼看着忙碌的小荷,却遭来她更凶狠的回瞪:“我只不过想告诉你,你们不搞出一段轰轰烈烈、华丽无比、惊天地泣鬼神的三角恋,实在是太蹉跎这美好的青春了。”
“我才不想呢!简单就好了,太复杂我就秀逗了。”毕竟我和没有像小荷一样一眼看穿的聪明头脑。
算不算恋爱呢?其实我自己也有些不肯定。虽然也花了心思细心地打扮,但镜子里的那个人是我吗,她为什么瘪瘪嘴开心不起来的样子。

5.
晚上的空气微凉。秦轩大概在电影院门口等了很久吧。他一直在可爱的跺脚蹦跶。秦轩看到我后,笑着把爆米花和可乐递了过来:“电影就快开始了,我们快进去吧。”
他那么云淡风轻的动作就轻易地化解了我的尴尬。
是一部冗长的文艺片,漫长的目光、细密的阴影、拉长的裙角。看得我无聊地吃完了所有的爆米花喝光了所有的可乐,瞌睡终于不期而至了。
秦轩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狭长了他的眼角:“喏,靠着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影里一个大概是大爆破的声音,惊得我一下就醒了过来。
我刚想抬头顺便活动活动四肢,却听到秦轩似乎在和某人通电话。
他说着“恩,还在睡呢”、“是啊,居然喜欢我”、“谁要接受她啦,不过是想打击打击那小子”、“谁叫他的人气比我还高啊。”
我突然醒悟过来,原来秦轩没有喜欢我,他不过是利用了我而已。
有一次我把大包的零食藏在橱柜里,回头就看见了一脸垂涎的小荷。
“啊!”小荷的脑筋转得无比快,作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刚才没有戴眼镜,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了。不信你可以试一下,你站在那里跟我比手势,我都看不清楚。”
于是我比了三个手指头,她说是四;我比了两个指头,她说是一;我比了一个,她甩着脑袋说没有。
后来小荷快活地摆动着小腿坐在我的床沿“吧唧吧唧”地吃着薯片时,才一个顺口说出了那时她是装的。
小荷说:“小舞,你要记得。当你因为看见了不该看、听见了不该听的事情时,一定要明哲保身地装傻。不然后果是你无法想象的严重。”
我深深地记得小荷的话。所以在这种时候我选择了继续装睡,直到秦轩挂上了电话。
“恩”,我揉了揉眼睛,装作才醒的松醒样子:“电影演完了吗?”
“快完了”,秦轩笑得一如既往的干净:“还要喝可乐么我去买?”
我摇了摇头把目光投向了远处,不想去看他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那么狭隘的心理:“我要回去了。”
秦轩绅士地拎起我的包:“好的,我送你。”
路灯下,秦轩用手指整理好我被风吹乱的头发:“小舞,明天见。”
我正要回答,突然觉得不远处好像有一道追随自己的目光,灼热得可以把自己的整个背脊烧出洞来。
我转过身去,只看到一串摇曳的花枝。
我告诉小荷,我故意没有质问秦轩。怕从他口中亲自说出所有的真相,更加地打击我。
小荷拍了拍我的肩膀,欣喜地说:“你是对的。小舞,你终于长大了。”
我问小荷:“小式呢。小式最近在忙什么?”
小荷恶狠狠地说:“小舞,原来你还记得小式啊。被我们夸为‘最难得的是,他还一直喜欢着一个傻不愣噔的女生’的小式、偷偷地看到了那个女生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的小式,正在强忍着难过为她抄罚写的作业呢。”
感动之余,我仍不忘诉苦:“小式当时就见死不救啊。”
小荷双手叉腰,笑得很阴冷:“小式他是真的没听啊,你以为他可以冷静理智到这种地步,一边烦恼一边还专心听课?”
“哎呀呀!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小式还是很关心小舞的嘛。”我立刻又生机勃勃起来。
小荷连忙拉来一把椅子坐在我前面,笑得我毛骨悚然:“小舞,你有没有见到某个人一个微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一难过就会伤心好几年的这种感觉?”
我实话实说:“原来对秦轩会有,现在肯定不会有了。”
眼看那小荷脸啊,变得比川剧还快。我连忙在她开口教训我之前,讨好地问:“可是我在见不到小式后,会觉得很难过。再好吃的小排骨、再搞笑的喜剧、再动人的风景,我都是没精打采的。小荷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家的小荷,抱着不明所以的我雀跃:“小舞终于发现自己的心意了。小舞果然是喜欢小式的。我就说嘛,言情小说里都是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嘛。你放心,有我小荷出马就一定会成功的。”
我也跟着小荷高兴起来,哎呀呀,哎呀呀!
我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点羡慕起戴着眼镜、顶着最老气的头式的小荷了。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足够成熟,可以不必为这些所困惑,可以不必为了如何向一个人道歉而焦虑得食无味夜不寐......
6.
在超市的饮料架旁边磨蹭了半天,拼命回忆比赛那天,小式的那瓶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最后我跟自己赌了一把:“好像是可口,红色瓶身的可口可乐!”
小式还在篮球架下跳跃。我一路上给设计了几个开场白:“对不起,小式”,或者“小式,你别生小舞的气了”。
但最后我却选了最后悔的开头:“还你的可乐”。
小式还在生我的气。他转着篮球看着我,没有接可乐的意思。
完蛋了!小式彻底讨厌我了!篮球场上所有的人都在微笑着看进退两难的我,脸蛋逐渐变得像个红富士大苹果。
丢人现眼的,原来小荷的真理也有被实践推翻的一天。我再也不相信她了,我要去找她理论,是她害我出丑的。
我转身想跑了,不想手中的可乐突然被某人抽了去。
小式仰着脸,大大地喝了一口:“小舞,我最最亲爱的小舞,我再告诉你一次哦,我只喜欢百事可乐。你以后都不准再弄错了。”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