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笨乖女生:绝色校草,请你爱上我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07   [阅读最新章节]
笨笨乖女生:绝色校草,请你爱上我 >> 第七章    发表时间:2015-07-21 22:07:09

可是香古拉告诉我,他原本是一只猫,因为抓伤一个巫女的手指,被下了只要吃饼干就会变成人的咒语。
我是一只喜欢吃饼干的猫。香古拉说。
哦,一只猫,做了一件糟糕透顶的错事,于是被惩罚,惩罚的方式是让时不时它变成一个人。
这真是一件好笑的事,报纸的娱乐版头条应该登这种事才够酷。
香古拉说,猫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变成人。
因为人类通常都很忙碌,迷惘,像陀螺一样,转呀转,却不知道为何而晕头转向。
而且它喜欢那只圆眼睛短尾巴的猫,如果被它发现它有时会变成人,那只小母猫会晕的。
后来呢?
“后来,我看见有一个小姑娘在哭她的影子,我觉得她真奇怪,就常常跟着她走。我发现,人类有时也很奇妙。他们会哭会笑,会害羞会胆小,猫的世界没有这么复杂和丰富的情感。于是,我开始慢慢学着做一个人。”
香古拉爱上了做人。这些其他物种真奇怪,香古拉是,我妈妈也是。人有什么好当的,我可是真烦恼明天的语文考试。
人也是贪心的物种。当他们拥有一样东西时,就不再珍惜,他们的眼光只在远方。香古拉抚摸我的脸,微微笑着对我说。
哎,他的手可真温暖。他的话也很有道理,我其实有时也觉得做阅读题挺有意思的。
我让香古拉一直对我说话。因为过两天蒙奇的姑奶奶就会环游世界回来了。
她就是那个小气的巫女。
那时香古拉就会变回猫的,完完全全。
他一定惦记着他的白色小母猫,他的流浪世界。
哎,他的声音可真好听啊,我的心可真酸啊。
【十】
我把香古拉送进蒙奇的店,再看它两眼,转头走了。
我的颈子上又戴着那颗兽牙。蒙奇的姑奶奶把那只雪豹的灵力全部收走,卖去了马戏团。所以,这颗牙齿也没用了。
它确实没用了,不然我想我会胆子大一点,告诉香古拉我对他的舍不得。
我慢慢地走回家,夕阳真漂亮,我的眼泪突然冒出来,这一次比黄豆还大。
我低着头说,香古拉,我想你。
我没在地上,在这里。
黑骑士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我回头,这一次他是蓝毛衣。
他抱着一只饼干桶,咯哧咯哧地在吃饼干。
我的眼泪还是顽强地冒出来。
我想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妖怪都喜欢做人类了,因为爱的感觉真是一件好东西。
人类比较软弱,所以需要爱和彼此温暖。
这其实是一件挺不赖的事我想。
这一次,香古拉用手抚摸我的脸颊的时候,我听清了我心里的声音。
噗,噗,噗……
是一朵一朵的花儿在我心里开了起来,然后,醉人的香气从我的嘴巴里,鼻子里,眼睛里,耳朵眼里,每一个毛孔里跑了出来。
其实,这真是一件挺浪漫的事。
尾声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株桃花,爱上了一只猫。
我们来的路上磕磕绊绊,前途未知,可是我心存乐观。
就酱。
什么?我结尾太草率?哦,你别把我当你们校长,讲话发言总要来个总结陈词什么的。
好吧,我现在心情很好,就再说两句。
如果可以,请你善待你身边的每个生物吧。
因为说不定改天你会爱上一条鱼或者一只萨摩耶。
别不信,万物有灵且美不是吗?
我必须结束了,因为我的黑猫在咬我的裤脚了。
今天十五,我们要去树上看月亮。然后我会喂他吃奥利奥,然后,等他亲吻我的脸颊。
巫家武馆,美妙恋情进行时
文∕步妖莲
被嫌弃的打劫者
宁皙白走过来时,巫飘飘明显感觉眼睛被蛰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好像被聚光灯狠狠闪了一下,好几秒钟眼前都是一片黑暗。
这样的黑暗直接导致她结巴并且声如蚊呐:“打,打劫。”
如此开场白鬼才会甩她。
宁皙白优雅绕过她,目不斜视保持前进。
走出没几步,她突然感觉前进受阻,回头一看,她骇了一跳。
披散的头发垂在埋着的脸颊两旁,纤纤瘦弱的女生站在她身后,紧紧地拉着她的包不放手。
“你想干嘛?”
那颗脑袋埋得更低一些:“我想……嗯,打劫你。”
宁皙白很不耐烦地扯了扯包包带子:“放手!”
这种时候,抢劫的会怎么说?哦,对了,巫飘飘把脑袋又低下去了一些:“把包包给我,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有你这么打劫的吗?不懂回去学好了再出来,现在你马上给我放手!”宁皙白看上去像吃素的,其实却是很不吃素的。
巫飘飘一时只感觉热泪盈眶,她被嫌弃了!她竟然被一个被打劫者嫌弃了?!
她慢慢直起身体,把包攥得更紧些,她想她应该表现得更生猛点,比如把眉毛竖起来把鼻孔露出来。
可是她还来不及动作,就又被狠狠闪了一下,这次是眼角。
她木木地转动眼珠看向那个方向。
扇子,玉树临风,白衣如雪袂飘飘。
下一秒,巫飘飘嗖地把眼光收回来,她指着刚才那个方向:“江倾城。”
宁皙白被成功转移注意力,转头看过去,巫飘飘见机趁虚,在宁皙白手劲松脱的时候猛然逮过包包。
“老娘的夏奈尔限量版!”宁皙白恶狠狠转头,却只来得及看见巫飘飘把包包里的东西倒了个底朝天,夹着空包包,兔子一样三步两步跑没了影儿。
宁皙白要追,却被一把扇子拦住去路。刚刚还在对面树下纳凉数叶子玩儿的男生此时已经站到宁皙白面前,他清浅微笑:“夏奈尔我送你,今天的事就请不要追究了,好不好?”
宁皙白看着眼前这个眉目如画的男生,怒火渐渐消散,不由自主傻傻地点了点头。
神不会为了一个烧饼出卖自己
巫飘飘想她有生之年永远也不会明白江倾城,就像八戒其实永远不会理解他的猴儿哥一样,她也从来不懂她这个大师兄。
他太完美了,好像朝他吹一口气他就会变成一缕轻烟,落实在某个卷轴里,挂在墙上让人充满敬意地拜拜。
在当年她还在和一干师兄弟练着老人拳的时候,江倾城已经是父亲手下的得意弟子,打遍各种武术大会没有敌手,让她一度看着他摇扇子就想往他脑门儿上拍一张便利贴,上书独孤求败四个大字。
而最最令人发指的是这样的功夫高手偏偏不是五大三粗,反而俊秀眉目,端的好样貌,让巫飘飘看着他总像看着一把照妖镜,恨不得把自己卷吧卷吧藏起来。
所以在任何场合,只要看到大师兄,巫飘飘总是立马撒丫子能跑多远跑多远。
可是世界上有些事就是你越躲它越来劲,在许许多多场合,巫飘飘总能看见大师兄不期而至的身影,甚至是武术比赛的后场(女子武术比赛!-_-!),或者……打劫时。
夜很深了,有人还无心睡眠。
江倾城走到宿舍门口时,他一眼便看见坐在他门口的弱弱身影。
巫飘飘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她站起来,磨磨蹭蹭走到他面前,低着头拽他的衣袖:“大师兄……我……请你吃烧饼。”
沉默半晌,大师兄的声音才清朗传来:“小师妹,你这是在……泡我吗?”明明光风霁月一张脸,说出的话却实在欠扁。
可怜巫飘飘差点脑充血,忙不迭地摆手啊摆手:“不是啊不是啊。”
“我今天犯错了。”未免误会,她直奔主题。
“嗯?”
“我今天……打劫了一个美女姐姐……”
“所以,你要我帮你保守秘密?”俊眉微微扬起。
聪明人啊,一点就通。巫飘飘点头点头。
江倾城为难地摇摇扇子:“可是,为兄的是有原则的啊。”
巫飘飘闻言忍不住在风中颤了一颤,似乎已经看见数把鸡毛掸子从老妈手里朝她呼啸着飞扑而来。
“一个烧饼不够打破我的原则,多加一杯奶茶吧。”
诶?
“啊,对了,包包卖不出去的话我帮你出手,不过,不要忘了我的好处哦。”天神般的大师兄冲她微微一笑。
轰!一个响雷瞬间砸得巫飘飘外焦里也焦,大师兄他,知道她和包包不能说的秘密了吗?
哦不,神啊,让雷电来得更狂躁一些吧!
大师兄入馆之谜
女生的秘密总是和男生有关,就像巫飘飘的秘密总是和原澈有关。
原澈,巫家武馆二弟子,巫飘飘的二师兄,也是她肖想已久的暗恋对象。
巫飘飘永远也记得那个冬夜的晚上,在她和那群来路不明的家伙混战得精疲力竭快挂掉的时候,二师兄杀入重围时的英雄风采。
那个时候,二师兄还不是二师兄,只是一个路人,却义无反顾地杀进来搭救她于水深火热。
她当时躺在雪地里缩得像棵卷心菜,在他撂倒所有人把她扶起时,她嘴巴上方还挂着两管煞风景的鼻水。
颠过来倒过去地看,那也算不上传说中的英雄救美,何况英雄眼底还显露无疑地写满了嫌恶和不满。
可是,巫飘飘还是选择性失忆地忘记所有不完美,把那个雪夜化成了一个粉红圈圈,装满她所有的少女情怀和爱慕心情。
所以,当原澈闯进武馆要拜师,而老爸也破天荒地收下他并且让他直接晋级为二弟子的时候,大家都大呼不解和不满,只有她傻傻地笑了好多好多天,让她老妈差点押着她上山找师伯驱邪除妖。
其实那也真的和中邪差不多,巫飘飘对原澈就像古老故事里书生对狐仙一样,掏心掏肺对他好,最后甚至发展出了她和包包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不能说,绝对不能说,为了维护这个打死也不能泄露的秘密,巫飘飘把自己的狗腿功夫发挥到了极致。
“师兄师兄,慢慢喝,小心烫,不要呛到。”
“师妹。”江倾城的嘴角突然抽抽了一下。
“哎?”
“这是冰沙奶茶。”怎么会烫?
江倾城若有所思地放下手中半块饼。
“大师兄,你吃啊,大肉馅的烧饼你的最爱呀,快吃嘛。”他不吃完就老感觉封口费没给足,下一秒那个秘密就会从他嘴巴里溜出来,变成一把硕大翅膀把她罩起来使她前途无亮。
江倾城突然摸摸她的头发:“做你大师兄这么久,你都没有和我说过今天这么多的话呢小师妹。”
“诶?”
“那个秘密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他……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
巫飘飘觉得她的担忧让她都产生幻觉了,那个总是笑得如沐春风的大师兄竟然看上去有点忧伤的样子,那她该说什么?安慰人的话她天生欠奉啊,不知如何应对的她默默低下头,把脸埋啊埋啊快要埋到盘子里去了。
大师兄突然温声开口:“师妹,你说我为什么要拜到师傅门下习武呢?”
巫飘飘摇头。
不知道,她只知道凭着师兄的天份就算想师从任何一位武学宗师应该都不成问题,所以为什么十二岁的他会入馆那确实是一个不解之谜。
“一为防身,二为还债。”
“诶?”还债?
大师兄又咬了一口烧饼,嘴角有混杂着葱花的淡淡感伤:“听说过美人一见终身误么?我也曾经被人一见江郎终身误过,而我到武馆,就是为了补偿那个被我误过的人的幸福的。”
呃,大师兄的话好难懂,可是巫飘飘还是一脸感动的默然微笑。
沐浴在她狗腿谄媚的目光里,江倾城终于吃完了烧饼和奶茶。站起来正往外走,江倾城却突如其来把巫飘飘往旁边一推。
力量不大,没有防备的飘飘却撞上了旁边的桌子,她疑惑抬起头,却被惊得愣住了。
大师兄正打横抱着一个女生,而他们不远处正走过来几个着装怪异的痞男,看样子女孩是被他们扔过来的,而如果刚才她没有被推开,可以想见铁定会被飞过来的女生砸得很惨。
而更令巫飘飘合不拢嘴的是她发现那几个怪咖竟然是那个雪夜找她麻烦的男生,那些拳头啊,个顶个的硬。
她还来不及提醒师兄注意,就只见江倾城反手甩出扇子,再回身几个连环踢,那几个家伙就噼里啪啦倒了一地。
巫飘飘后知后觉奔上前,然后,她再次惊了。
那个还死死躲在师兄怀里的人竟然是:宁皙白!她顶着两个乌眼靑葱白万分地看着江倾城。
随后,两个黑衣人提着大包小包赶到宁皙白身后,毕恭毕敬叫她小姐,满脸写着护驾来迟的诚惶诚恐。
而宁皙白却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江倾城,直到他拉着巫飘飘走远,她都入定一般地盯着他。那专注霸道又凌厉的眼神让巫飘飘明白了一件事:
她的大师兄,怕是被那个大姐头一样的女生看上了喂。
大姐头的禁脔?女霸王的压寨相公?魔女的小绵羊?
哦漏~
巫飘飘偷瞄着身旁尚自浑然不觉笑若春花的纯情大师兄,满脑袋慢慢写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囧、囧、囧。
那春光中一瓢华丽到死的蓝颜祸水
自那日开始,宁皙白就在巫家武馆门口扎下根来,蹲坑守候。
她在门口竖了两台音响,高保真环绕立体声,每日从早到晚循环播放着五花八门的歌曲。
从《你的微笑》到《那么爱你为什么》,从《爱丫爱丫》到《幸福恋人》,宁皙白还会不时从保镖样的男生手里接过麦克风,吼一两嗓子:“倾城哥哥,爱老虎油!”
幸好老爸老妈响应市武协号召到泰国做武学交流了,不然现在宁皙白一定早被武力镇压了。
宁皙白的安全倒有了保障,可是谁来救她于水火啊?
捧着浓茶游荡在院子走廊的巫飘飘在心里呐喊着。最近放长假,晚上她要忙着K书应对中期考,白天要在大师兄的领导下精进武艺,下午好容易有点休息时间却被宁皙白全毁了。
她已经整整两天没合眼啦呜呜~
疲倦发花的视线让她没有看见迎面走来的男生,直到快擦撞到时,她才迟钝地一个漂移,顺利躲避。正要擦肩而过,却被轻轻抓了回去。
“小师妹,你……最近和熊猫拜把子了吗?”好惊人的黑眼圈。
“大师兄~”巫飘飘委屈地撇撇嘴,“我困死了。”
“那怎么不去睡觉?”大师兄很友爱地摸摸她的头发。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响彻天际的男高音如雷贯耳:
“死~了~都~要~爱!!!”
巫飘飘被活生生震出一个大激灵。
她忍了忍,没忍住:“师兄啊,你就从了她吧。”
“哎?”江倾城雾煞煞,“那不是街道大妈们在开募捐演唱会么?”
巫飘飘黑线了,大师兄他完全状况外啊。
诡异地静默了好几秒,江倾城终于理出了个所以然,他笑微微地拍拍巫飘飘的脑袋:“回去盖好被子,等会儿做个好梦哦。”
诶?看着大师兄成竹在胸的笑颜,巫飘飘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信赖感,就真的充满期待地向房间走去鸟。
江倾城终于站到了门口。他穿着简单的中式衬衫和仔裤,背着手站在那里,看上去长身玉立,风情悠悠流转。
这个校园风云人物的事迹宁皙白不陌生,可是在最近两次接触中她才真正感受到他的魅力无边,随即便展开了风风火火的追逐。
而现在,他就站在她的面前,笑得仿若春天的和风,彷佛他下一秒就会走过来牵起她的小手对她说:“爱老虎油,兔。”
下一秒,他果然走过来,优雅伸出身后的手。
宁皙白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只见一瓢水从天而降,从眼前哗啦闪过,正中那两个嘶吼得如火如荼的音箱,它们吱呀几声便彻底消了音。
江倾城摆摆手上的水瓢,笑得美好又无辜:“走好,不送。”
宁皙白轰地一声暴走了:“江倾城,你记住,你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的,横!”
那个时候,一个酷酷的男生正好扛着行李回来,那就是二师兄原澈,他看了看宁皙白,又看了看江倾城,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哀悼之意。
而此时卷着被子睡得昏天黑地的巫飘飘还不知道,她的大师兄,踩到老虎尾巴了,接下来的日子,有点惊心动魄了。
大变活鸡
很寻常的早晨,武馆里,几个穿着训练服的男孩子在院子切磋身手。
清风徐徐,微云淡淡,除了巫师娘养的几只鸡的叫唤和拳脚相击的声音外,四下皆是一片寂静。
突然,天外飞来一声巨响,炸得在场所有人神魂颠倒。
马上有人从自己房间里冲出来:“小师妹又进厨房了吗?不是跟她说过不让进去的吗?”
同一时间奔出房门的巫飘飘听到这话,禁不住又泪了。
对,他们警告过她,厨房门口至今还张悬着这样的标语:狗与巫飘飘不得入内。─﹏─
可是这次她绝对是被冤枉的,自从上次悄悄给比赛时受伤的二师兄炖猪蹄,却炸飞高压锅后,她就再也没有进过厨房了。
跑到院子时,巫飘飘愣住了,而同时她也知道她什么都不用解释了。
因为院子里正摆着热乎乎的证据,老妈养的那只雪雪白的元宝鸡,正冒着青烟躺在地上,重点是它已经变成“乌鸡”了。
大师兄拨弄一下“乌鸡”旁边的残骸,抬头对吓呆的师弟们微微一笑:“自制小型炸弹,不用害怕,威力不大。”
娘喂,大师兄你刚从战地回来的么?光天化日围墙外飞进来一颗炸弹,炸弹哇,怎么可能不害怕啊啊啊?
下一秒钟,大家都默契而默然地向廊檐下漂移了过去。
最小的师弟刚要提醒大师兄一块儿进来,他还不想有个黑人师兄的时候,就见师兄捡起乌鸡向他抛来:“小七,清理好,中午加菜。”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