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做将军:皇上,人家要做爱妃啦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11   [阅读最新章节]
宠妃做将军:皇上,人家要做爱妃啦 >> 第七章    发表时间:2015-07-21 22:11:13

走出楼梯口,沿着街道走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什么:“你说的报警是假的吧?”
911的反应没那么迟钝,这么久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她耸耸肩膀,声音含混的:“我忘带手机了。”
走了几步,朴有天再要说什么,却感觉到她的脑袋软软地耷拉在了他的肩膀上。她喷在他颈畔的均匀呼吸说明她已经坠入了梦想。
本来想问问她有没有带钱的朴有天笑了一下,于是彻底打消坐出租车的念头,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宋雪璃记得那天她睡着的时候晚霞正盛,等她睁开眼时,头顶的星星已经比红番区的霓虹灯还璀璨。
是他轻声叫醒的她。到她家了。
他把她轻轻放下来,帮她按了门铃。
大铁门缓缓打开时,她突然转过头来对他笑,黝黑的眸子里仿佛映着潋滟的星光:“你好,我叫宋雪璃。”
说完不等他说话,便转身离开。
缓缓走出几步,她没有回头,用他足以听见的音量说:“我知道,你叫朴有天。再见。”
有时候喜欢是一颗不可理喻的种子
“春季狂欢节”是Gharyal high school的传统舞会,每年三月高年级学生为低年级学弟妹办的。
这期轮到朴有天所在的十二年级筹备,身为年级里唯一的韩国学生,他被邀请做低年级韩国同学的向导和解说。
舞会在学校的体育馆里举行,当天晚上,馆场里灯火通明,头顶上方扯着斑斓的彩带和气球,墙上贴着摇滚明星的海报。
人渐渐多起来,灯光突然变得晦暗,迪曲骤然响起来,人群也慢慢涌向馆场中央。
朴有天安静地坐在外围的休息区,微笑着拒绝了那些邀请他的韩国学妹。
见学弟妹都已经熟悉现场环境和舞会气氛,他站起来想离开了,却在踏出脚步时突然愣住。
他眨一眨眼睛,却无法确认刚刚在人群里惊鸿一瞥看见的那个身影是不是他以为的人。他四处张望,已经找不到那个淹没在人海里的影子。
却意外地看见另外的人向他笑着走过来。
是校花苏西,巴西混血,高挑明艳,对趋之若鹜向她示好的其他男生毫无感觉,唯独倾心于朴有天这个来自东方的漂亮男生。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朴有天却一次次地婉拒了她。可是苏西血液里流淌的是巴西名族的热情和奔放,充满自信的她哪会因为几次的碰壁而偃旗息鼓。
她屡败屡战,比如现在,她显然就准备再次出击。果然,她站定在他面前,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朴,能请你跳支舞吗?”
苏西今天特意穿了一身艳红色露背小礼服,配上精致的妆容,看上去就像一只光芒四射的孔雀。
旁人都看得出来,她势在必得。
没想到朴有天竟然微露难色:“对不起,苏西。”
被苏西的明艳动人吸引的人,还有那些对两人的关系发展有些好奇的人,目光本来都不由自主地追逐着两个人,一看事态这样发展,都有些意料之外。
苏西眼中有一瞬间的黯然,然后大方地耸耸肩,微笑着转身要走。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苏西疑惑地扬眉:“布莱恩?”
黑人布莱恩,苏西,和朴有天之间的关系是众人颇费猜测的。布莱恩喜欢苏西,由此便对朴有天产生了情敌般的憎恶,还有人说布莱恩因为朴有天对苏西的态度,曾经教训过他。
不过那些都是捕风捉影,从未像这一刻这样大张旗鼓壁垒分明。说壁垒分明是因为布莱恩眼中的怒气很明显已经快要点着现场的气氛。
有人想也许下一秒这个孔武有力的黑大个子就会狠狠出手,给舞会添上一抹血色的光彩。
他果然伸出手来,却是伸向苏西,他看着她时脸上的微笑有些不衬他粗狂的气质:“苏西,跳支舞吧,你最爱的桑巴。”
许多人忘记跳自己的舞,开始给他们有节奏地拍掌,吹口哨推波助澜。苏西的桑巴舞深具巴西民族的狂野气质,以前一次校庆上看过,大家过目不忘,对那种不羁随性的舞蹈形式都非常喜欢。
苏西很快点头,把手递给布莱恩,两人走向馆场的中央,人们渐渐散开来,把场地留给两人。临时充当DJ的同学很有眼力见地把音乐换成了桑巴舞曲。
桑巴舞本来是一种集体性的舞蹈,人越多气氛越好,这样男女对跳的情况不多见。不过苏西热情似火全情投入的舞姿弥补了气氛的不足,令人尤其大跌眼镜的是没想到布莱恩也跳得像模像样,完全掌握了男舞者脚步旋转和移动精髓,苏西被他的表现惊得两眼一亮,激情和情绪被激发得越发淋漓。
在打击乐器激越的配乐中,两人你来我往,烈火如炽,周围有人被那激越的情绪带动得忍不住跟着在原地跟着跳起来。
最后音乐在一瞬间戛然而止,苏西和布莱恩停止于一个拥抱的姿势。两人犹自抱着喘着气,现场已经响起澎湃的掌声和尖啸。
布莱恩的脸正朝向朴有天这边的方向,他不无得意地笑着,伸出右手大拇指,然后缓缓地让指头朝下,还说了一句什么。
“哎呀,他说我们是loser呢!”朴有天并没看清布莱恩说的是什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孩子却突然跳起来不满地嚷起来。
朴有天只觉得那声音有点耳熟,回过头来,看见站在他身边的竟是他刚刚在人群里寻找的身影。
短发女生颇有些不服气,看着身边一帮一样黑头发黄皮肤的男生女生,指着前方的地面:“看到没有,现在那里就是白令海峡,对手就在那边叫嚣着宣战,我们要不要做缩头乌龟?”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摇头:“不要。”
“亚洲的同学们,团结起来吧,打倒洋鬼子!”她低声细语地说,想了想突然说,“谁会弹钢琴?”
大家先是被她古灵精怪的表情搞得有些好笑,最后又集体摇摇头:“不会。”
“我会。”
宋雪璃转头去看,发现是朴有天,满意地点点头,又问:“会马克西姆狂想曲吗?”
朴有天点点头。
宋雪璃越发满意:“Ok!桑巴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也跳舞,不但跳,还自弹自跳!”
她伸手给他。
旁边有男学生摇摇头,在他们眼里,朴学长几乎有点轻微的自闭症,从来不会回应任何异性的示好和邀请。哎,可爱的女孩,要受伤了。
下一秒,许多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包括刚从场馆中央下来的苏西和布莱恩,因为他们看见朴有天竟然很自然地牵起了那女孩的手,一起走向舞池。
有人很快从隔壁的音乐教室里搬来钢琴,朴有天坐在钢琴前面,和舞池中站着的宋雪璃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回头,弹琴,跳舞。
宋雪璃跳的是弗拉门戈。
如果说桑巴是万人狂欢式的热,弗拉门戈就是一朵艳红玫瑰在无人处烈烈绽放的热。前者更具参与性,后者却更适合观赏。
而同时,宋雪璃还在热情奔放里糅合了一些芭蕾的柔软和敛艳,这样一来,就成功回避了东方女生跳西方舞蹈的力量欠缺和气势不足。反而表现出一种特属于东方人的感性和内敛。
那时候,全场没有人欢呼尖叫,甚至在舞蹈结束那一刻,也没有掌声响起,在静默了好一阵后,才零零落落地响起了掌声,然后一星半点的鼓掌慢慢汇聚成掌声和喝彩的海洋。
“这些美国人民主公正倒是名不虚传。”走到钢琴边的宋雪璃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用韩语叨咕着。
“那是因为你跳得实在很好。”朴有天微笑着用韩语,“你是韩国人?”
她开始掰手指:“我爸爸是韩国人,外公是中国人,外婆是日本人,我是集东方人所有精髓于一体的。”
“所以你才忍不住西方人的挑衅,跑出来跳舞?”
“不是。”她微笑,像一朵晨光中的玫瑰,“因为他们欺负你。”
朴有天没有预料到这个答案,有些愣住。
片刻间,他们就被围上来的人群淹没,冲散。
“走开!我不是可爱的东方娃娃!你们才是大型芭比!我没有电话没有地址,我从天上掉下来的!滚开啊……”
好容易突出重围的宋雪璃却找不到朴有天了。她走出体育馆,发现馆外一侧聚着一群人。定睛一看,好像是先前跟着朴有天的那帮韩国学生。她走过去,却没有看见朴有天,反而发现了苏西和布莱恩。
大家好像刚刚结束什么话题,正要散开,却好像被突然走近的她吓了一跳的感觉。
“你们看见朴有天了吗?”
“没……没有。”有人慌张作答。
“你们怎么了?”好奇怪的气氛。
有男生忍不住开口:“布莱恩说,你的爸爸是……”他突然噤声,因为宋雪璃突然转头用力地看着他。
他,他不想相信布莱恩说的啊,只是想求证一下嘛,可是宋雪璃的眼神却好像做了最确凿的注解。哎,天妒红颜啊。
她脸色有点白:“朴有天也知道吗?”
“嗯,刚刚他听完就走了。”
宋雪璃垂下头,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她抬起视线,看向布莱恩:“你很厉害嘛,这么短时间就查出来了。”
她走近他,仰起头看着他,口气冷冷:“既然这样,你就识相点。要是你再动朴有天,我早晚把你的骨头拆下来拼积木。”
说完也不看他,转身就走。没走出几步,就看见朴有天从场馆里走出来,看见她,停下了脚步。
她也停下来,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他,她的脸色很白,眼睛却亮得出奇,她的声音渐渐在夜色里浮动起来:“我十五岁的时候才知道我的爸爸在美国,外公把我送到这里来,我才第一次看见他。我不喜欢他,这两年我在他的身边,在这个我以前想也想不到的世界里,我很难过。因为他,我不能上学,我没有朋友,我甚至很少能单独出门。我以为以后我的世界都会这样黯淡孤单,直到……”
她的声音里渗进了泪意:“在那座废墟的天台,我遇见了你。我总是躲在柱子后,你喜欢看着天边,所以你从来不知道我。可是我看着你在那里写写画画,作曲,唱歌,一天一天的,我觉得心里渐渐温暖起来。”
“因为我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找到了一样的人,那就好像流落在地球的外星人找到了自己的同类的感觉。”
“就算你像以前那些朋友一样,知道我爸爸的背景和身份就慢慢和我疏远也没关系。也许今天后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那也没关系。”
“我只是想告诉你,朴有天,我很高兴认识你。”
她说完,又默然地看了他片刻,就转过身开始下阶梯。
走了几步却感觉手臂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拉住。朴有天看着她:“我刚才去找你的。我想问问你这些是不是事实,如果不是,布莱恩应该道歉。如果是,那也没有关系。”
“我妈妈说过,感情和身份没有关系,感情比身份重要。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彼此心里感觉到了什么。”
“那么,宋雪璃,你好,我叫朴有天,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如果有一天,阳光撞见黑暗
如果阳光撞见黑暗,会是黑暗被光明慢慢浸染,还是阳光像玻璃一样,四散飞溅?
 因为妈妈是律师的缘故,朴有天从小对正义和恶势力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超前思考。
 可是不管想了多久知道多少,他都没有预料到有一天自己会那么真切地切身感受这其中的暗流汹涌。
 那天已经很晚,朴有天被客厅的电话铃声吵醒,爸妈的卧室在楼上,弟弟睡得沉,于是只有他听见并爬起来接电话。
 他想不出这个时间会是谁来电话,拿起电话时因为冷和渴睡,语气不是十分好。
 可是在他接完电话后,他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并且没有犹豫地回房间穿上衣服就往外走。
 那时已经是11月,美国正式进入雨季,大雨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招不到出租车,他只好步行,明明打着伞,可是到了目的地,他的身上已经被滂沱的雨水淋得湿透。
 可是他一点也没感觉冷,因为他看到了给他打电话的人。
 她抱膝坐在电话亭外,脸色说不出的苍白和疲倦,却一点不敢放松警惕,神色戒备,不时看向四周,好像黑暗里躲着嗜人的野兽。
 她一眼看见他,翻身站起向他跑过来。
 那个时候,他觉得她的眼睛里闪耀的光芒好像漂流在海中的人终于找到可以依赖的浮木。
 他们没有地方去,只好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里去,那里可以供人彻夜看书。
他们坐在古典文学的书架下,那些书都是厚而扎实的,颜色沉实的书皮,烫金字的书脊,都让人莫名觉得安全。
他给她买了一瓶热牛奶,温润的湿气氤氲了她的脸,让她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苍白和脆弱。
宋雪璃的爸爸宋昌烈是弗吉尼亚有名的黑势力的头目,和同在美国的华裔黑帮以及黑手党都有联系。又因为他凌厉决绝的处事作风,当地人都不约而同地有些避讳。
也因为这样,宋雪璃到美国两年,除了朴有天,她再没有别的朋友。
而两个月前,这个呼风唤雨的男人却因病去世了。不久,他的儿子,也就是宋雪璃的哥哥宋寅奇凭着这些年在帮中的势力培养和不输于他爸爸的处事魄力和手段接任了他的位置。
虽然宋雪璃一直不喜欢不认可她的爸爸,可是他一直用他的方式疼爱和保护着她,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平安成长。
而现在,宋雪璃的伤心还没有平复,就被宋寅奇告知了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决定。
为了平息一些质疑和波动,他想尽快和中东做成一笔军火生意。在谈判交易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有个捷径,就是对方的负责人对亚洲的女子有格外的偏好,而且在宋昌烈的葬礼上,他一眼看中了素衣净面的宋雪璃。
宋寅奇对宋雪璃本来便是同父异母,有没有从小一起生活,所以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他也一厢情愿认为,对方是个不错的人选,把宋雪璃交给他,不算委屈。
听她讲完事件始末,朴有天的脸色震惊而愤怒。宋昌烈的死讯被隐瞒得很好,外界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也不例外。在这之前的两个月,他一直以为宋雪璃是如她家的保姆说的,去夏威夷度假了。
愤怒之余,朴有天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他不过是十七岁的一无所有的少年。他做不到承诺,做不到拯救,连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从始至终,宋雪璃都异常的平静和淡然,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一般。
最后她转过身,跪坐着,认真盯着他:“我把爸爸留给我的账户上的钱转到了安全的地方,带着它们,我可以无虞地生活一辈子。可是,我不想一个人走,有天,朴有天,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她知道这话问出来有多么荒谬和不可理喻,他还在读书,他有幸福的家庭,慈爱的父母,相亲的手足。原本今晚逃出来她就可以直接去机场,乘坐最早的航班离开,可是她就是觉得舍不得,觉得不死心。
朴有天垂下视线,好一阵沉默不语。
她以为得到了答案,起身就要离开。
在她就要把那常常的书架走完时,她突然听见轻轻的然而清晰的一声:“好。”
她回头看他,他也直视着她:“好,一起走。”爸爸妈妈他有一天会回来接,或者他们不愿离开,他可以用别的方式尽孝,可是这一刻,在他看着她荏弱而孤绝的背影时,他的心里和脑海里都只有那一个念头:和她在一起,保护她,给她幸福和平安。
后来的朴有天还记得当天晚上的所有细节,包括她在听见他的答复后明亮的眼睛和美丽的酒窝。后来的他也知道那时的决定有多么荒唐和冲动,可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就算重来一次,他也不会更改主意。
虽然……后来他并没有赴约。
照约定的,朴有天在回家拿到护照和身份证明后,就坐地铁到临市的某个小港口和宋雪璃会和。宋寅奇再神通广大,他的触角也不可能遍及整个美国。他首要查找的是大的航空公司和火车站,等他想到轮船,并排查到这样的小港口时,想必他们已经离开美国国境。
可是那天,宋雪璃在港口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朴有天来,最后来的,却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宋雪璃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想知道,朴有天到底为什么没有来,而让宋寅奇那么快找到她的原因,是不是和朴有天有关……
有一首歌在最深的夜里唱给遥远星空下的人听
 六年后,韩国首尔。
某届音乐大赏后的晚宴。
“有天,难得啊,你竟会参加这种应酬式的宴会?”金俊秀是韩国音乐界炙手可热的年轻音乐经理人,和正声名鹊起的词曲作者朴有天认识已经有几年,更因为对做音乐的相同态度和各自的性格魅力,已经成为彼此的莫逆之交。
相比金俊秀的外放直接,朴有天在众人眼中,显然是更温柔和内敛的。只是虽然他总是微笑而有礼的样子,和他接触的人却总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他下意识保持的距离。
就好像,他心中,有一个地方,是旁人看不到也摸不着的。
他笑笑,喝了一口手中的香槟:“有位从美国来的朋友,路过这里,晚宴后就离开,我来见一见。”
“那就更难得啦,从没见你对哪个美国的朋友那么上心过呢,是女的?”俊秀哪里舍得放过这个可以深一步挖掘好友内心的机会呢。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