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做将军:皇上,人家要做爱妃啦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11   [阅读最新章节]
宠妃做将军:皇上,人家要做爱妃啦 >> 第九章    发表时间:2015-07-21 22:11:13

“我听见你们的对话,后来也是我去告诉了宋的哥哥。我不知道后果会那么严重,我只是,只是不想你离开。”
“后来宋的伤势很重,我愧疚很深,就在她的病床前坦白了一切。她没有怪我,清醒后,她笑着对我说,她终于向自己证明了你的清白。”
“我本来不想和她竞赛了,我想她的热情和勇敢毫不输我,她会不断和她的哥哥周旋和战斗,何况她还有你的喜欢。我想你们早晚会在一起,她那么坚持,那么努力,不可能不成功。”
“可是后来她告诉我她放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气,也有一点点高兴,我可惜她的爱情,又对自己的爱情产生了希望,所以我追着你去了韩国。”
“可是后来我知道了,她不是突然变成了懦夫,只是她知道,她不能好好地陪着你过一辈子。”
朴有天一直沉默凝听,这时却忍不住:“什么意思?”
“宋……她生病了,很严重的绝症。亨丁顿舞蹈症,我在网上查过,也到美国最好的医院咨询过,她不会死,她只是慢慢变得迟钝,失忆,手脚失调,然后有一天也许连说话都会变得困难……”
“她在哪里?”
“日本,下个星期,她就要结婚了。”
比不能和爱相守更恐惧的是你不幸福
 教堂的休息室。
 明亮的阳光从高大的窗外透进来,折射在坐在窗边女子身着的婚纱上,显得柔和而梦幻。
 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有人走进来。来人走到窗边,俯身拍醒显然已经梦游列国的新娘子。
 宋雪璃缓缓睁开眼睛,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她有一瞬间的迷糊,然后彻底清醒过来,今天要在这里举行她和他的婚礼。
 “丝谷御南,恭喜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她对他微笑,只是眼底没有多少温度。
 “为什么突然这么客气?或者你觉得于心有愧?”丝谷御南的笑容俊逸,只是看在宋雪璃眼中,多少带着虚伪。
 “为什么要有愧?你已得到你想要的。”
 他轻抚她的脸颊:“也对。”
 宋雪璃皱着眉头闪开他的手:“不要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
 对,那约法三章: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但他不可以背叛这个婚姻;他若要离婚,他和宋寅奇的一切合作资源都归宋家所有。
 他蹲下来,抬头看着她:“雪,你真是太不仁慈。”
 她黝黑的眸子突然变得晶亮:“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一切伤害过他的人。”
 “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承诺这么不公平的婚姻?”
 “你是商人,你必有你的利益和道理。”
 “可是你的道理呢?我原本以为你不会回来。”
 宋雪璃沉默了一下,她伸出手来,在阳光下,那手显得修长洁白,只是若仔细观察,会发现,那美丽的指尖已经开始细微的然而频繁的颤抖,她闭了一下眼睛,头一次对丝谷御南有点掏心掏肺:“他值得更好的幸福……最好的幸福。”
 她不怀疑他的爱,也许有一天她会变得丑陋和迟钝,甚至有一天她会忘记他是谁,可是他一定还会像最美好的时光时一样,珍惜她,爱护她。
像她对他的感情一样。
只是,她不允许。他在她心里,是最美好的存在,她要他得到这凡尘俗世里最完满和光华的幸福和爱情。
“仪式马上开始了,我们出去吧。”丝谷御南牵起她伸出的手,将她扶起来,相挽着,走向门口。
他想他永远不会告诉她,他是如何让人给了苏西假消息,又如何让毫不知情的苏西把消息告诉了朴有天。
他更不会告诉她,在这一刻,当他牵着她在法国乡村某个小教堂里公证结婚时,朴有天正在飞往日本。
那一刻,他们为了彼此的幸福,一个往东,一个往西,马不停蹄。
你一直是世界上我心里唯一仅有的花
你愿意嫁给他吗?
 【你说过我和其他女孩不同。我想是的,我不怕死不怕老,你看,连生病也不会把我打倒。】
 并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
【如果说,我的人生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不能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变老。】
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
【可是将来,我在遥远的地方看着你幸福,我就会快乐。因为我知道,我的心,一直在你的心里。】
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
【我爱你,朴有天。】
倾城
楔子
尹长春遇见商桀的那一年十六岁,以花喻,那是花期的前奏,含苞待放的最盛处,仿佛只再多用一秒,浓郁的香气就会冲破朦胧,阳光般刺透青春。
花总会开,不是商桀,也会是因为别的什么人。年少时的爱情不用努力,一触即发。
只是,恰恰因为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商桀,那阵花期才会堕落一般,生疼而淋漓。
那样蛊惑,那样铭心,如梦而似幻,九死却不悔。
若我的记忆是蝴蝶,它可曾飞入过你的梦乡。
那天尹长春是去找秦子矜的。
他被赌场的人扣住,因为他在别人的赌桌上抢了一把已经下注的钱。
按规矩,那些人要把他手机上所有人都通知一遍,告诉对方拿钱赎人。只是他的手机上,只有尹长春一个人。
她那个年纪对B社会的理解尚停留在“左青龙,右白虎,中间一只米老鼠”的混混阶段。所以她根本没想到那些人会那样蛮横凶恶。
那时她身上只有四十块钱,那还是下午要交资料费的钱。那些人甚至没有让她进门,挥挥手就要把她打发掉。她却在门缝间看见屋里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秦子矜。
她心一下抽起来,连害怕都来不及,推开挡住她的人就要往门里闯。
后面的人抓住她的头发,往身后一掼,她重重跌在地上。
那人力气好大,她只怕他再走进去伤害秦子矜,情急中竟一把抱住那人的腿。
她被又踹又踢,后背也中了好几下拳头。她却一点不肯松动,一时竟僵持起来。
走廊吊顶很高,灯光洒下来就幽幽的,显得暗,那几个人走过来时,大家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
商桀没说什么,倒是他身后的人,轻轻咳了一下。
尹长春感觉身上的攻击瞬间消失。他们不再用武力逼她放手,只是一个劲地试图把她往走廊旁边拖。
过道终于被腾出来,有人走过。
他和她擦身,他的鞋踩到了她的裙角。那时她垂下头来歇气,刚好看见,便仰头去看了那人一眼。有点愤愤,她的淑女屋,唯一的一件。
商桀感觉脚下的异物感,也低头看,刚好撞见她的视线。
商桀有一双全天下最好看的眼睛,那是他第一个女人说的。那时他十七,却已经会自然将旁人的赞赏当逢场作戏的恭维。
所以他并不知道,他确实有一双蛊惑人心的眼睛,仿佛冷漠,又仿佛情深。
穷其一生,尹长春也不会忘记那时的一瞥,如惊鸿,倒映在水面,便永远冰存在湖心。
商桀每个月要遇到许多次这样的场景,泪水鲜血,暴力凶蛮,无理可讲。唯独那一次,他竟心软插手。
后来他说,当时的她让他想起玫瑰。不顾清汤挂面的她的不以为然,他仍然坚持,那时的她有最娇柔的面容,眼神却强悍凛冽,矛盾奇异。
他也只是心里一动,说了句话,让他们得以离开。
他没想过,要摘下她,和她有再深的纠缠。
只是命运总是花招太多,往往出人意外,让人始料未及。
见你哀伤哭泣,也见你勇敢坚定。
秦子矜在赌场抢的钱是他自己的。不过彼时已经成了他的赌鬼爸爸押宝的赌注。
那是他自己打工攒的学费,还有想和尹长春一起看电影的票钱。所以当他知道钱被爸爸偷偷拿走的时候才会那么冲动。
尹长春什么也没说,带他去诊所,用身上仅有的四十块给他检查了伤处。然后就顶着满头满脸的淤青回家去了。
临走的时候,她回头来,告诉他,学费的事,她帮他想办法。
那时护士正给他头上的一处伤口擦酒精,他难过得要命,眼泪哗地一下涌出来。
尹长春再遇见商桀已经是大半个月后。
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去买烟,车门没有锁。坐回车来时发现她蜷在副驾驶的位置。
“开车,好吗?”她一把抓住他的手,像攫住汪洋里的浮木。
说话间,已经有人冲到车旁,用力拍打车窗,一边大吼大叫着。
尹长春犹自抓着他,甚至不敢去看那人的脸。
外面的男子开始试图打开门,商桀却快他一步摁下中控锁。
然后,他启动车子,离弦箭般呼啸而去。
后视镜里,那男子不甘心,又撵了几步,奔跑间,有一只脚竟明显是跛的。
车子本来要开到Diamond集团的地下停车场的,他却在公司外停了车。
他给她打开车门,尹长春踌躇片刻,还是下了车。她的脸色苍白,一半脸还是肿的,面颊上凸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她眼睑垂着,长而绵密的眼睫忽闪几下,显得仓皇无措。
商桀的心有一瞬间的闪动,只是他有自己的事,有自己的路。这世上,为难的处境多不胜数,他所在的位置,见的更是无数,一时的同情并不能改变什么,各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苦忧与无奈,连他也不例外。
所以他甚至没有问她丁点来龙去脉,便要驱车离去。
尹长春却突然从路边冲到车前。若不是他刹车踩得快,她已然被撞到。
他心中不快,下了车却见她仰头直直看着他。
那一刻,她眼里写着视死如归几个字。他终于生了兴趣,是什么,让这样一个花般的少女连死都不畏惧。
她接下来的话让他愈加惊异。
“买下我吧,我可以给你煮饭洗衣服。”
“我有钟点工。”他竟开始和她聊起天。
“我可以给你讲笑话逗闷子。”
“郭德纲的段子我倒背如流。”
她咬牙:“我可以给你暖床。”最后两个字她说得很轻,几乎含在齿缝里说出。
她瞬间绯红的脸颊奇异般明艳,他这才发现,她眉眼竟是特别美丽的。
手机突然响了,是董事会在催他,他不再和她耗,和值班室的员工做了个眼色,他们很快上来把她拉到一边。
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出来的时候车开得有些慢,似乎在沿途找着什么东西。
夜已深,除了来往的车辆并没有旁的什么,连一只走失的猫也没有。
他重新挂档,准备加速离开时,前车窗上突然砸过来一件东西。
他刹车看时,车窗上已经蔓延开的一片乳白色水迹。
有人急急地扑到驾驶室的车窗边来,是尹长春。她咬着一块糯米糍,手上还提着一袋小笼包,她喘匀气,吐了糯米糍拿在手里:“差一点就错过了。”
一边说一边绕过去,重新坐到副驾驶座上。
商桀开了雨刷,抹去窗上黏着的牛奶。他回头看她:“你都是这么不请自来的吗?”
“你故意慢慢开,不是在找我吗?”
他眼微眯:“你这么有自信?”
尹长春咬了一口小笼包,口气有些闷闷的:“我知道我有时候很漂亮。”
有个人说的:“你直勾勾看着一个人时,他妈的真是要人命。”
她十六岁,对蛊惑的那一套还懵懵懂懂,她只是孤注一掷,竭力一搏。
这一天,她失去了一切,却撞见了这个她曾经一见钟情的男子。
她不后悔,她对此很满意。
你不要吝啬糖霜,我也不会在乎衣裳。
有时候尹长春会坐在公寓的阳台上吃一个草莓冰激凌。她自己做的,她还做过橘子的芹菜的番石榴的。最最牛叉的是一份烟草味的,她用了整整半根punch雪茄,商桀吃的时候眉头简直打了一个中国结。
她爱看他的表情,因为他总是面无表情。她有时会在晚上跑到他的房间爬上他的床,只为听他的心跳声。
那是一种缓慢匀亭的声音,像静水流深的湖面,似乎永远不改流逝的频率。
他的心是不是静如湖面,是不是她合身投进去,也掀不起一点点涟漪?
她看见他的车开进小区,于是飞奔下阳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像走失森林的鹿,无措又兴奋着。
她咬着指甲靠在门上,听见他的脚步声,听见他拿钥匙的动静,然后快他一步打开了门。
商桀很小的时候喜欢看动物世界,除了猛兽海景,他印象最深的是那种瞬间开放的花朵。后来当然知道那是一种再简单不过的摄影手法,当时却只觉得那是一种奇异魔法。
而尹长春打开门的那一刻,她就像一朵急速盛放的花朵在他眼前惊艳呈现。
吃饭的时候,尹长春出乎意料地有些沉默,她喜欢的红烧鱼也一筷子没有动。
他冲凉出来,看见她躺在他床上时,他终于明白她打的小算盘。
他坐到床边,她就溜过来从后面抱住他,生涩而积极。
他擦完头发,从胸口扒下她乱来的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商桀的头发平时都用发胶固定,洗完后披散在额前,才有了他这个年纪的气息。这时他的眼神被发丝隐隐遮挡,像麦浪下田里的水光,那闪亮,似有若无。
“我十八了!”她跃跃欲试,努力想翻身重新把他扑倒。
他有时候会亲她,却不碰她。他总说她还小。
他唇边似有笑,终于低头吻她,前所未有的倾情激越。
“关灯……”她苟延残喘地伸长手臂。
他手长,伸出去一捞,便抓住她手心,交叉紧扣。现在才害羞吗?晚了……
落地窗没有关,风一吹,抽纱窗帘洋洋洒洒荡开,阳光趁机溜进来,照在尹长春的脸上。
她睡颜安详甜美。
他不记得,她昨晚说了多少次,我爱你。
她仿佛坐拥金山的大财主,毫不介意把金灿灿的财宝向他扔过来。满怀热忱,不怕伤害。
他却记得,她眼底炽热的渴望。她也希望听见他的回应,可惜他从头到尾都是缄默。
商桀突然想抽烟,伸手去床头拿,却在触到烟盒的刹那顿住。
他在阳光中摊开手,指掌间空空如也。风吹过去,仿佛能听见空洞的回声。
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尹长春高考那些天,商桀给她请了营养师,买了各种补品,甚至准备了好多瓶罐装氧气。
正式临考那三天,他还抽空在校外等她,拎着一个保温壶,里面盛满冰镇酸梅汤。
尹长春却轻松许多,甚至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
填志愿的时候她只是简单翻了一下参考书,然后刷刷刷几个志愿全填上本地大学。
商桀问她,不是一直想去Q市吗?他把她捡回来的第一天她就告诉他,她有一天会去那个遥远的城市,那里有洁白的海鸟,气派的双层巴士,还有沿路葳蕤的法桐和她美好的童年。她会在那里认真读书勤劳工作,未来的某一天她会报答他。
她在曲折婉转地告诉他,他现在对她的好,都是投资,她不会做负心白眼狼,她是潜力股,总有一天他会连本带利收回仓。有一瞬间他觉得她是在害怕他会扔了她,他的心有一点酸疼。
可是现在她却扬扬眉毛说,不去了。
他疑惑。
她扔了纸笔,坐进他的怀里,揽着他的颈子。“因为我爱你啊。那时我只是喜欢你,可是现在我已经不能离开你。”
她的眼里闪着明亮的光彩,温柔又热烈地看着他,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他。
她终于问他:“商桀,你爱我吗?”
他遮了她的眼睛:“丫头,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东西。”
这次她固执到底:“我不管别的,我只要知道,你爱不爱我……”
她轻声曼语,却不休不止:“商桀,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他长久的沉默松动了她的双手,他感觉他捂着她眼睛的掌心温温地,濡开一片湿意。
慢慢变得冰凉。
窗外已是暮色,整个世界的阳光刷地一下都黯淡下来。
她跳下他的腿,嚷嚷着要去买牛奶喝。
她走到门口,他突然喊她:“春儿。”
她停下来,没有回头。
他的声音很温柔:“我不是不爱你,只是……有些人天生没有太多的爱情。”
后来,尹长春才知道他的意思,也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心情。
那时她才晓得,商桀的生命中有很多东西,可是爱一个人的心,却寥寥无几。
最爱的,最忧烦的,最苦的,都在你那里。
那天尹长春在7-11晃荡了很久,吃了一顿关东煮又泡了一包最爱的豚骨拉面。在她终于起意回家的时候却接到了秦子矜的电话。
秦子矜对她和商桀的关系一直有成见,所以她到商桀家长住后他就很少和她联系。
他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并且这么晚,一定有重要的事……
后来尹长春回家很晚,她悄无声息溜进自己的卧室,洗了个澡然后爬上床睡觉。
她把换下的衣服都扔了,她以为这样,晚上在外面发生的事就不会被发现。
可是几天后,秦子矜却被人打进了医院。
她去看他的时候,他肿得像猪头的脸让她差点认不出他。
他在晚上打工回家的路上被人用麻袋套头,狠狠揍了一顿。她问他知不知道对方是谁,他只是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一直支吾不肯正面回答。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