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恋银狐:绝色狐妃倾后宫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17   [阅读最新章节]
错恋银狐:绝色狐妃倾后宫 >> 第19章 凶    发表时间:2015-07-21 22:17:49

路晓君卧倒在真皮沙发上看书,好以整遐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女孩间的战争,大笑不止:“天,她实在是太可爱了!”
乐悠儿无力地瘫软在地板上,忍不住尖叫:“可爱?你说她可爱?我都快被她累死了,你居然说她可爱,你脑壳坏了啊!”
呜……悠儿生气了,她该怎么办啊?果果严肃地板住小圆脸,咬紧粉嫩的唇瓣,两个各怀心思的家伙僵持了一会儿。
忽然,唐果果扭着略显圆润的身子窜进隔壁闲置的客房开始翻箱倒柜,亮晶晶的圆眸里满是泫然欲下的哀绝泪光。
路晓君奇怪地看着她的动作,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解:她在干什么?路晓君尚未反应过来,就看见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乐悠儿尖叫着冲进客房里,一把抢下果果手中的东西,两个女孩开始就那个奇怪的小布包裹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拉扯战。
“呜……悠儿不要我了,让我走!我要走……”果果拉着一个可疑的小布包,擦着想象中的眼泪,颤抖着嗓音,不顾一切地往外冲。
乐悠儿用力堵在门口,满脸惊惶:“我哪里说不要你了!”
“你说我不可爱?呜……你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她撇着小嘴,小圆脸上眼泪纵横,可怜兮兮的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猫。
“我最喜欢的就是果果了,哪里会说你不可爱……”
“骗人,你刚才有说我不可爱!”
“天地良心啊,我真没那意思!”
她瞟了眼客厅沙发前玻璃几上的水果拼盘和干果,小胖妞用力咽了咽口水,大哭不止:“你嫌我胖,嫌我吃的东西太多了……呜……我好可怜哦……”
“你只是有点圆,一点也不胖,真的!”乐悠儿违心地说着赞美的语句,惊惶的脸色看来相当忐忑。
“……”
两个女孩放声尖叫着,“战况”惨烈,眼泪鼻涕一起下,几乎到了地动山摇、死伤无数的地步。幽静的别墅因为她们的“战争”,打破原有的安静,乐悠儿尖叫的声音和唐果果哭泣的声音震天撼地。
就在两人争吵的不开开交的时候,阁楼上传来了女人不耐的低咒和男人安抚时磁性的嗓音。
没一会儿,典雅雕花的木制楼梯上步下个美得如精灵般的年轻女孩,她穿着暴露大胆,火辣辣的身材好得让所有女人嫉妒。
如果在场的几个女孩经常看偶像剧,就会知道她是当下正红的偶像明星。此时,这个大明星显然非常愤怒,她狠狠瞪了客房里那场“战争”的两位主角儿一眼,然后扭着水蛇腰怒气冲冲摔上门离开了。
不一会儿,楼梯上继续步下个身着酒红色丝绸睡衣的年轻男人,他寒星般的眸中透出冰冷的气势,绝美出尘的面容中,额上青筋隐隐跳动。
那男人,容貌惊世绝美,艳丽地犹如冰山上迎风而立的雪莲花,清远袭人,遇雪则清、经霜更艳,美得让人无法移目。
如果不是因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和浑身散发出威仪的气势,单看模样,还道他宜男宜女的容貌,合该是个温和儒雅的人。
一见他下来,尖叫的声音越发凄厉,哭喊的叫声也明显高上几分。
哭得满脸满身都是眼泪,果果“哀痛”地陈述“事实”:“你嫌我零用钱太多了,想赶我走……”
路晓君隔着远远的,嚼着一个无花果的干果,满怀恶意地猜测着:哭成这样,她眼睛没红真是厉害啊。
“我……”
不等乐悠儿尖叫着回答,楼梯上有着冰雪般气质的绝美男子已不耐地开口:“以后她的零用钱我来给,乐悠儿你再闹这种剧码小心我扣你三个月的零用钱!”
客厅里三个丫头同时愣住,眼见着绝美的男子转身要走,乐悠儿立刻用力掐了下果果白白嫩嫩的小胖手,当下惨绝人寰的哭喊再次传出。
“呜……你还把我的‘LV包子’划破了……”
“LV包子”?那是什么?
面对路晓君迷惑的目光和乐悠儿茫然的脸色,果果浑然不觉地继续瞅瞅玻璃几上的干果,擦擦嘴角流的口水,然后视若无睹楼梯上乐笥若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怒意,继续卖力地哭着。
“还有香奈儿套餐……”
虽然她不明白薄皮多汁的包子怎么得用“划破”来形容,但是悠儿教的,那就绝对没错了!
至于那个香奈儿套餐,乐悠儿教的本来是香奈儿套装的。不过,经过她天才果果的脑袋小小的想了想,套装怎么可能是香的呢,所以理所当然地帮她改成了香奈儿套餐。
恩,香喷喷的套餐,乐悠儿一定会很高兴她这么帮她改的。
小东西一边买力地干嚎,一边偷偷背过乐笥若阴晴不定的俊脸,讨好般朝着拼命朝她挤眼色的乐悠儿摆出一个邀功的笑容,得意的小脸上眼泪纵横,偏还带着天真无邪的灿烂笑容,直把乐悠儿看得忍不住去撞豆腐。
上帝啊,杀了她吧!
她教给果果的台词完全不是这样的嘛!完蛋!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继续退了一步。
唔,从这个地方逃跑应该不错吧,她可不想被哥哥抓住一顿好打。
就在乐笥若几步走下楼梯的时候,乐悠儿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狼狈地冲出客房,直接抓住真皮沙发上路晓君的手,然后头也不会地从玄关处匆忙逃走。
单纯无辜的果果,一脸不解地看着她们俩“叭”地摔上门,冲出别墅,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垂涎地看着玻璃几上的干果和水果拼盘,她小小的脑袋瓜里怎么也想不通:悠儿不是说只要她“乖乖地”用眼药水抹在脸上“哭”,然后“乖乖地”按着她教的话去说,那些干果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吗?
可是,悠儿怎么拉着晓君就跑了,悠儿不要她了吗?
这个知觉让她恐慌起来,小鹿般无辜的眼眸上满是惊惶,这才反应过来从楼梯上下来的这个穿着宽大而精致的睡袍的年轻男人浑身散发出一种让她害怕的气势。
“哇”的一声,吓坏了的小人儿结结实实地把心中的恐惧大声哭了出来。
这回,可没抹眼药水哦!
看着眼前这个抽噎不止的小人儿,乐笥若忍住杀人的冲动。
乐悠儿疯了还是怎么了,在他这里吃住用三个月以后,到最后还丢一个小麻烦在他这里,然后逃之夭夭。
她有本事别学人家做逃家少女,逃了家就别给他惹麻烦。
倏扬剑眉,探究的目光又放到沙发上那个哭得非常认真的圆滚滚的小人儿身上,乐笥若绝美出尘的面孔上一片铁青,额上青筋隐隐跳动。
Shu!她难道都哭不累吗?
据说,这个身材圆滚滚的小丫头叫唐果果,可能是十七岁、也有可能是十八岁。
据说,果果是悠儿在天心花园拣到的,她昏迷在天心花园后的湖边,额上有一个流血不止的伤口,身上穿着一套华丽且合体的水红色绸制萝裙,乐悠儿怀疑她是在拍古装大片的一个临时演员。
对于这个说法,乐笥若嗤之以鼻。如果不是乐悠儿发挥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在做白日梦,就是他听错了。
天心花园后的湖边是这片富人区最隐蔽的角落,这片富人区居住着各界商业名流和一些背景不凡的黑道老大,是受到重点保护的,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导演会选在这里排戏。
还水红色绸制萝裙呢,真是荒唐!
据说,她醒来以后,神色焦急且忧虑,隐隐中有一种高贵的气势。她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怀着恐惧心理,拒绝吃饭、拒绝和人接触,直到有一天这妮子忽然开窍,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当初说这话时,悠儿眼神游移,心虚的不得了。
寒星般的黑眸倏地掠过抹精光,乐笥若皱紧眉,心里忽然闪过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是悠儿和人打架把人家打成这样吧!不然一向讨厌麻烦的妹妹怎么会忽发善心提供吃住,然后毫无条件地当人家的免费保姆。
还有最后一点该死的据说,她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调动了很多关系也查不到她的来历,乐悠儿不得不承认她有可能是幽灵人口。
也就是说,这个麻烦由于乐悠儿心虚的落跑,所以被丢到他头上了。赶不走,赖不掉,他极有可能就这么被赖上。
沙发上圆滚滚的女孩哭肿了眼,沾满了鼻涕眼泪的小胖手看也不看地往身边那个高大精壮的人影身上抹抹。
似乎觉得白嫩嫩的小胖手还没擦干净,她想也不想地继续把眼泪往身边那具精瘦饱满的男性的胸膛上抹去。
越烧越烈的怒火此时“轰”地一声在乐笥若脑海中爆炸,他绝美的面孔上阴森地连白痴都看得出他的愤怒。
“唐果果,你是白痴吗?”
一声怒吼,还不等乐笥若发飙,沙发上小人儿无辜地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沉默了半分钟,惊天动地的哭声立刻如晴天霹雳般贯穿云霄。
左手拉着乐笥若熨贴平整的西服衣角,右手抓着串糖葫芦,唐果果亮晶晶的圆眸好奇地张望着眼前高耸的大厦,兴奋得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哇,好漂亮啊。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左手拉着的衣角径直往大厦里走。
目标,那座好漂亮、好漂亮的大厦。
小短腿拼命地划动,终于跟紧了前面挺拔高大的年轻男人。
可惜,前面的男人似乎一点也没体察出她的“委曲求全”,走的又快又稳。急得小圆球气喘吁吁地索性叼住手中的糖葫芦,空出两只手一把抱住他的腰,口齿不清地“控诉”。
“坏嫩!”
坏人!?他给她买吃的、给她当保姆、跳着幼稚的舞哄她不哭、晚上唱歌哄她睡觉,乐大少爷从前做过的没做过的为了她全部干了一遍,她居然敢说他是坏人!?
她有没有良心啊!
倏地顿下步子,乐笥若满脸铁青地看着抱紧自己的那双脏兮兮沾满糖液的小胖手,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恰倒好处掩住寒星般的眸中强烈的怒意。
那双手,该死的——
碍眼极了!
转过头,他忍住勃发的愤怒,双手环胸冷冷看着眼前那个眨着圆眸、一派“无辜”的罪魁祸首,清丽绝美的脸上是浓浓的阴森凌厉。
“你说我是坏人?”
一见这架势,小圆球立刻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畏缩地抽了抽鼻子,她仰起小脑袋看着乐笥若惟美的面孔,迅速拿掉嘴里的糖葫芦,“天真无邪”地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抵死不承认,顺便再灌灌甜汤。
“没有啊,笥若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怎么会是坏人呢!”
鼻腔里透出声冷哼,乐笥若是理都懒得理她了。
如果不是因为暂时无法找到乐悠儿,把麻烦送回去,他才不会接手这个包袱。
大步跨进昀天大厦,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问候声。
穿着同意黑色西装制服的保全人员和柜台的秘书小姐恭恭敬敬地起身鞠躬致敬:“总裁早安!”
乐笥若满脸阴霾、微微点了一头以后,就什么话也不说地大跨步往前走着。
小圆球东张张、西望望,兴致勃勃地拽拽他的衣角,好奇发问:“什么是总裁?”
“猪!”乐笥若翻了翻白眼,低声暗骂。
“哦,我明白了。”小东西耳朵好的让人抓狂,自作聪明地在心中为总裁这两个字下了定义。
原来,总裁就是猪的意思。
乐笥若用头发想也知道她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但现在他已经被她气得连纠正她的力气也没有了。
随她了。
“可是,他们在向你问安,难道你都不说些什么吗?”
“罗嗦。”
“嘎……”小短腿不划动了,生生停了下来,粉嘟嘟的唇惊诧地微微张开。
乐笥若好半天没听见身后聒噪的小苍蝇“嗡嗡”嚷嚷,奇怪地回头,一眼就看见唐果果晶亮的圆眸里也写满不赞同,圆润的小脸蛋也涨得红通通的,不由几分不耐。
“你到底走不走?”
“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微笑着,然后回答他们说各位早安!”她大声说着。
忽然听见一个天天只知道吃、然后耍赖大哭的小丫头说出这些话。乐笥若愣了下,看着那张粉圆小脸的眸光分不清是怒是厌,只是高深莫测地冷冷瞥了她一眼。
“我没时间陪你在这玩游戏,如果你想找悠儿,就快点跟上。”
“……”这样是不对的,她不该畏惧强权,可是……可是找不到悠儿,她该怎么办啊?
晶亮的圆眸里蒙上几分水雾,小圆球微微偏着头、迟疑地撇着嘴,踌躇不定。
不给她考虑的时间,乐笥若不由分说将她横腰抱起,然后不顾怀中小人儿惊惶片刻后的挣扎,大步往电梯处步去。
可恶——
她怎么看上去圆滚滚的像个小肉球,抱起来这么轻?
怀中的身子,软软的,带着婴儿般娇稚的清甜气息,偏偏掌心柔软的触感该死的舒服。乐笥若惊讶地发现,自己下腹忽如其来的欲望正熊熊燃烧,艳丽绝美的面孔当下一僵,不禁几分狼狈。
浑身僵硬地抱着果果大步往电梯里走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怀中的小人儿,已经十七、八岁了,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而不是孩子。
自己不该这么毫不避嫌地抱着她。
这样的想法刚刚闪过,马上被推翻。
手中舒适的感觉,让他舍不得放手,下腹的肌肉越绷越紧。他居然对她起了不该有的反应,他一定是疯了!
腾出只手用力扯开颈上的镶着金边的领带,乐笥若烦躁地吐出口热气。
体内躁热的气息还没褪下,一只温软的小胖手担忧地抚上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娇稚好听的声音携着微微的担忧轻轻扬起。
“笥若哥哥,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Shu!
他宁愿她此时不要多管闲事!
一句好心的问候,让乐笥若一脸挫败地发现,渴望她的欲望来地如燎原烈火般,他薄弱的意志即将崩溃。
偏偏怀中的小人儿依然用纯真无邪的目光看着他,让他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
竭尽全力地压下狠狠吻住怀中小妮子的欲望,乐笥若哑着富有磁性的嗓音漠然回答:“我只是有点头痛,没事。”
是的,他一定是太久没碰女人了!才会对一个未成年,而且是他最讨厌的圆润身材的唐果果产生欲望。
莎织?还是玛丽雅?乐笥若决定让秘书把当今正红的艳丽女星邀出来,他要的一向是那种脸蛋美艳、身材惹火的完美女人,而不是怀中这枚圆滚滚的青涩小苹果。
浑然不觉他的异样,果果亲昵地托住他的后脑勺,体贴地伸出胖乎乎的指尖按在他额侧的太阳穴上,小妮子固执地认为他因为头痛,所以才没有和大堂上那些人说早安,心里越发的愧疚。
想想自己——
他头都那么痛了,自己还总是给他惹麻烦,不是装哭耍赖来逃避责罚,就是忍不住谗虫地找他要糖葫芦吃。
幼嫩的指尖一下下按在乐笥若额侧的太阳穴上,她认真地按摩着,一边“善解人意”地提议:“笥若哥哥,放我下来自己走吧!”
乐笥若明知道自己应该按着她的话,快点松手,偏贪恋着怀中柔软的手感和飘入鼻端娇稚且清甜的气息。
心里突然窜上几分失落,随即是浓浓的怒意——
她就这么讨厌自己的怀抱吗?
面子上多少有点挂不住,乐笥若故做冷漠,对她的提议更是嗤之以鼻。
“我怕你到时候走累了,倒霉的还是我。”
一听这话儿,唐果果立刻收回小手,粉嘟嘟的小嘴不满地噘起,扯着娇稚的嗓音一脸不服地反驳道:“才不会呢!我才没那么不讲理呢!”
粉润晶莹的唇瓣,可爱地嘟着,似乎在诱人品尝。乐笥若的心跳当下漏了半拍,鬼使神差的,他脑海中只剩下那粉嫩诱人的唇瓣,再也容不下其他。
俯下头,他的唇缓慢而坚定地印上,一触到那温软柔嫩的粉唇,空虚的心里不禁满足地发出叹息。
唔……好甜。
闭上眼,贪恋着口中的甜美,乐笥若轻轻用自己的薄唇磨蹭着怀中的人儿粉嫩的唇瓣,感受着唇齿相亲的那份甜蜜。
吸吮着她的唇,掳取着她的甜蜜,紧绷的下腹欲火如焚。
正当他打算加深这个吻时,一睁眼,突然发现怀中的小圆球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水眸,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小妮子奇怪地问着:“笥若哥哥,你是不是没有吃饱啊?”
要不然,为什么要咬她的嘴唇,还在她嘴里不停又舔又吸的,弄的她好痒好痒哦。
看着小妮子纯真无邪地递来最爱的糖葫芦给他,一泼冰水迎头浇下,彻底熄灭了乐笥若蠢蠢欲动的欲望。
该死!他真的吻上去了。
果果眨了眨晶亮的眼眸,倏地瞠目——
“哧溜”一下从乐笥若怀中窜了下来,她一脸戒备地盯着他,脆生生地宣布:“悠儿说过,男生不能打女孩子的!”
他有说过要打人吗?
咬牙切齿,乐笥若额上青筋隐隐跳动,越发觉得贪恋上她粉嫩甜美的唇,实在是件愚蠢的行为。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人了?”
“拳头啊,握紧了拳不就是打人的前兆吗?”小丫头没心没肺的把目光放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的拳上,完全没察觉到眼前的男人因她的话,绝美的面孔越发妖艳,益是危险。
寒星般的眸子中,透出的冷竣的颜色,猛地一拳砸上身侧的墙壁,乐笥若一言不发进入电梯。
拍拍小胸脯,唐果果观颜察色,知道危机解除,笑眯眯地跟着他窜入电梯、站在他边乖巧地笑着。
看得乐笥若直皱眉头,暗中下定决心:一找到悠儿,立刻把她送走。
他不能任由她打乱自己的生活!
坐在舒适的真皮旋式椅上,乐笥若打开手中的公文夹,浏览着公文夹中价值一个亿的合同内容,寒星般迷人的黑眸中忽然闪过抹温柔的笑意。
他这合同一看将近一刻钟,年轻美艳的秘书小姐心下不由忐忑起来,攥紧手中的企划案,刚打算说些什么,忽听着总裁磁性低沉的迷人嗓音淡淡扬起。
“刘秘书,刚才跟我进来的唐小姐,你把她安置好了吗?”
嘎?唐小姐?那个小胖妞?他们在说的是价值一个亿的合同,和那个圆滚滚的女孩有什么关系啊?
虽在迷惑,刘玲玲毕竟当了这么久的私人高级秘书,明白总裁不喜欢手下的员工办事时还在发呆,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总裁放心,我已经把唐小姐带到了隔壁的休息室。”
“她有惹麻烦吗?”
“没有。”不过就是把休息室中所有的点心通通吃了,然后在搜索食物的过程中打碎了三个花瓶,弄坏五个抽屉。
这些小事,是不值得向总裁汇报的。
“那她……有没有说肚子饿?”脑海中,不由浮现果果灿烂的笑容,还有……她甜美的唇,乐笥若不自觉笑了。
刘玲玲在昀天集团工作了六年,总裁秘书当了两年,朝夕相处,却从没见过这个相貌比艳丽女星还漂亮的年轻总裁什么时候笑过,当下闪了神。
好半天反应过来,她的脸“轰”的一下红到耳根,一颗芳心“砰砰”跳的厉害。
“唐小姐想吃点心,我已经让人去买了……”
“难道休息室里的点心她不喜欢吗?”乐笥若神情诧异。
因为乐悠儿还有他的女朋友们喜欢吃些精致美味的点心,所以他从不吝啬在休息室里准备很多“备粮”,那些点心都是由台北最好的蛋糕店供应的,果果没道理不喜欢吃。
刘玲玲神色几分鄙夷,柔媚悦耳的声音淡淡传来:“唐小姐已经把休息室里的点心全部吃完了。”
“那么多,她一个人全部吃完了?”
“是的。”
得到答案,乐笥若不再多问。清冷淡定的目光继续回到手中的合同上,他干练地交代秘书把合同拿给副总裁,让他全权处理这个合作案。
等刘玲玲拿着公文夹刚准备离开办公室,忽听着总裁磁性的声音漫不经心地扬起。
“刘小姐,晚上帮我约饭岛莎织小姐到我在阳明山的别墅里。”
“是,总裁。”咬紧柔嫩饱满的红唇,她美艳迷人的脸蛋上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心痛,柔媚的嗓音依然淡然,低头的瞬间,恰倒好处地掩住了美眸中浓浓的妒意。
乐笥若没发现她眼中的妒意,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手中的企划案,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唐果果甜美柔嫩的唇,一股滚烫的火苗倏地在下腹燃起。
尴尬地掩住自己忽如其来的生理反应,他开始期待晚上和莎织的见面。
落照余辉,湖水粼粼着淡金色的光芒,跳跃流转。苍郁的竹林在风过时,发出“沙沙”的轻响,翠绿怡人的景致映衬着秀美的湖光,美得恍如仙境。
此时,镜头缓缓移至湖边的一个长椅上——
“咯吱咯吱……”
小老鼠似的咀嚼声伴随着“哧拉”一声,薯条迅速被打开一袋,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毫不犹豫伸进袋子里,想也不想地抓起炸得金黄可人的薯条,满满地塞满一嘴,很快,“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再次响起。
唔,好好吃哦!
某个圆滚滚的小人儿满足地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低下头想也不想继续大嚼特嚼,根本不知在她身边坐着的女孩,见她如此狼吞虎咽的行为,额上频频冷汗。
已经是第二十七袋了,不是第二袋,也不是第七袋,而是第二十七袋!那是个什么样的概念?让她吃十天,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忍耐良久,某人终于疑窦从生,忍不住一把握紧某双小胖手,小心翼翼地发问:“果果,我哥是不是欺负你啊?”
抬起沾满薯条屑的小圆脸,被抓住双手小家伙晶亮的眼眸中泪光盈动,想也不想地用力点了点头,然后似想起什么般,她迅速又摇摇头。
乐悠儿狐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小人儿,不解她又点头又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欺负了?还是没欺负?他是不是不给你饭吃啊?”不用问了,一定是这样的!
果果吃完最后一条薯条,幸福地打了个小小的饱嗝,张着晶亮的圆眸,笑眯眯地摇头:“没有,我只是不能回家啦。”有一位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来找笥若哥哥。
原来在悠儿家里时,有客来,她一般都有回避的“老规矩”,所以这次,小妮子想也不想地就偷溜出来了。
这丫头想的简单,可是,乐悠儿好象并不把这个当成一件简单的回避事件,听到答案,她的脸当场就绿了。
“你说什么?我哥哥把你赶出来?”她暴怒抓狂。
“唔……”她懵懂不知所指。
“走,我带你回去问清楚!”可恶,乐笥若做的太过分了!
果果奇怪地看着悠儿抓紧自己胖乎乎的小手,不由分说地往回走,小小的脑袋瓜儿不禁有些不够用了。
悠儿这是在生气吗?可是为什么要生气啊?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的时候,一声暴吼犹如惊雷,轰隆隆地在耳边炸响。
“该死!”
随着诅咒声,一道颀长如玉的身影旋风般卷来,夕阳下,乐笥若俊美的面容上带着浓浓的不悦,额上青筋跳动,他怒吼。
“唐果果!你在那里干什么?”
Shu!
他上辈子该死的是不是欠了她的?放着娇滴滴的大美女在家里不去享用,他居然和无头苍蝇般四处寻找这个小圆球。
拥着凹凸有致的绝美身材,他忽然想起了抱着果果时软软绵绵的手感。吻着娇艳的红唇,他却念念不忘果果甜美的唇。
他欲火焚身,偏偏得不到抒发。
他烦躁地步出房门,目光无意识地已自动去寻找那个圆圆的小球儿。直到他百寻不到,心中顿时慌乱了。
直到在湖边的花园看见她,他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取而代之的是强烈到焚烧一切的怒火。
“悠儿请我吃薯条!”灿烂地笑着挥舞着手中吃剩的薯条袋,小人儿后知后觉,完全没看出男人已濒临暴走。
真的是好好吃哦!
小人儿心满意足地想着,大方地分出自己的最爱,递给眼前的男人。
“我问你没事往外面跑干什么!”某个男人怒视小圆球儿,俊脸含煞,濒临暴走边缘,不及多想,一件连他自己都震惊的事情,就这么做了。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