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请纯情:我的绝佳男友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2:32   [阅读最新章节]
殿下,请纯情:我的绝佳男友 >> 第7章 穿山越水娶回超级美少男    发表时间:2015-07-21 22:32:21

【壹】奢华公主的天降之灾
对着花园别墅按下远程遥控,四周布满绿色藤萝的车库门自动打开,乔家小姐乔翘翘将她的宝马小跑开进车库。
她可是出了名的奢华公主,这辆小跑已是她私人的第三辆小车。她招呼新交的男友阿汤下车来,走出车库,向别墅里走去。今天有点怪呢,怎么这么安静啊。花园里一个家丁都没看到,换成平日要么有园丁在修剪花草,要么有人在清洁荷花池。
乔翘翘与阿汤左瞧瞧右望望,走过花园里葡萄架下长长的石子路。还没走到进门的时候,只见丫环小眉激动地几乎是猛扑出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你快逃命吧……”
“什么啊?……”她还没反应过来,小眉就辟哩啪啦说了所有情况。然后屋里面冲出来一大群西装革履眼戴墨镜长相古怪的男青年,朝她冲过来,她与阿汤拼命地向外跑。
听小眉说是她的父母这次去泰国与当地的黑社会做生意的时候,得罪了他们。乔家夫妇不仅当场被杀害了,黑社会的人还追到了中国来,要抄了他们的家。然后是家里的仆人闻风早逃光了,只剩忠心的小眉守在家里等乔翘翘回家,以告诉她情况。
乔翘翘听得稀哩糊涂地,还想再问清楚,只见黑衣人气势汹汹地跑来,她已顾不得悲伤,眼前情况逃命复仇要紧。
她飞快跑进库,开着车子冲了出来。而那阿汤在听说他们的情况时,当即独自跑了,走的时候还说:“乔小姐,原来你家里这么富有都是与黑社会勾结的原因。幸好我与你非亲非故……”
乔翘翘咬着牙,杀气腾腾地在围拢的黑衣间冲出一条血路。她将速度提到最高档,然后在车子的后视镜中看到后面追着的人越来越远,渐渐舒一口气。
转过几个弯后,她发现道路上人迹全无,周围山林的大树几乎参天了,在这座城市里她还从未发现有个这样的地方。她正在东张西望着,突然见车前一道黑影闪过。她急速刹车,尖锐的刹车声响彻树林。
“啊,老伯,你怎么样了啊?啊!没气了!……”乔翘翘蹲在路边鬼哭神嚎着。她一停车走下来,就看见车子前直挺挺的躺着这个白发须白的老伯。她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她开车撞的时,他就没气了,而且翘的这么快。
她哭叫着,都怪父母给她取了个这么不吉利的名字,都死翘翘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她自己的大仇还未报,看来后半生又要因超速驾驶撞死人蹲大牢了。一想到这,她哭得更凶猛了。
“求你了,别哭了行不?姑奶奶!”
呜呜,她还在哭着,听到谁在说话了。
【贰】万马践踏的小画眉
“在这呢!在这呢!……”地上的人扯了扯泪眼迷蒙四处张望的乔翘翘没好气地说。
“啊,老伯,你还有气啊!太好了,我就送你去医院……”乔翘翘看见刚才还点气息都没得的老伯,此刻正精神着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望着她。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将她噎死。
他笑眯眯地从地上爬起来,“我的龟息功还行吧?”
龟息功?老伯你会神功,太好了,快教我,我好替父母报仇。乔翘翘欢腾着。谁知长胡子老伯一脸郁闷的望着她。
“我还想你帮我呢。除了这没用的龟息功我的所有神力都被苍弥山的神木老道给封印了。你去帮我揭开封印,我就能帮你了。”
啊?翘翘一脸狐疑,老伯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张满是油渍脏兮兮地画卷出来,递给她,“你要一边打开一边说露西露西切萝卜……”
“露西露西切萝卜?”翘翘莫明地接过,然后照他所说的打开画布。
什么都没有!她生气地发现,刚要责怪老伯捉弄她时,却发现老伯已不见,而自己已渐渐变成透明,汇成一股气流,流入画中。
“天,吃人的妖怪啊!“翘翘在心里无力的挣扎着,耳边却突然响起老伯的声音:“小姑娘,我叫萝卜老伯,记得帮我去苍弥山解封印啊!”
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看不清周围,耳边一直是老伯的回音。哦,苍弥山,解封印。
终于,不飘了?
好像安全落地的感觉,翘翘挣扎着,从那破油纸里挣扎出来。啊,有只鸭梨。
她看下自己明明在荒郊野外,怎么路上就有个新鲜的梨呢?先不管了,她饿慌了,抓起来往衣服擦擦就咔嚓咔嚓地吃起来。
“二少爷!不对劲啊,那算命的不是会有珍稀宝物吗?那咱们的梨被那丫头吃了可怎么办?”
“我就说算命先生说的鬼话,就你偏要来试……”
正在啃着鸭梨的翘翘听到这对话,猛回头来,但当她还没看清说话的人时。路上突然冒出了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地朝她冲过来,我的妈呀,救命!露西露西切萝卜!情急之中,她念出了这句咒语,然后自己消失不见了,意识又是浑沌一片。
当翘翘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书阁,而且自己正贴在墙上。而面前一个超级无敌级的美少年正在凝视着她的眼睛。
“栩栩如生,栩栩如生啦,真是可惜了这逼真之极的画眉了,竟被万马践踏过。”
万马践踏的画眉?她看眼前的少年一身古装华服,而周围的环境都只在电视中看到过。难道他在说自己?难道我穿越了?而且穿越成了一只画眉鸟!!!
哦,老天,你不用这样折腾我吧?好不容易穿一次,还穿成只鸟,是在惩罚我以前太奢侈了吗,那好吧,我以后一定改过……!
乔翘翘一直在心里念叨着,然后在美男子转身向书桌的时候,悄悄地念动“露西露西切萝卜”,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显现,她高兴地手舞足蹈的走下墙来。
【叁】画仙与丁家二公子的交易
“公子这厢有礼了!”见美男子转一回头,乔翘翘立即扯过一只衣服的上摆,学电视里的妇人曲一只腿踮着脚尖道个万福。
“啊!”少年一声惨叫,面无血色,看样子吓得不轻:“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到丁家堡来撒野!” 
“人家不是妖孽,也不是画眉,人家是来自21世纪的千金大小姐呢!……”乔翘翘嘟着嘴委屈地说。“我受奸人所害,现在父母所亡,家业也被人霸占,还被人一路追杀……我容易嘛我,还说我是妖孽……” 
那男子莫明其妙,却看到她一副楚楚可怜旋然欲泣的样子,然后一看墙上那只逼真的画眉鸟突然不见了,用纠结的眼神望着她:“难道你真来自墙上的这幅画,是画中仙子?在下丁印轩!敢问仙子怎么称呼?” 
画中仙子?翘翘瞅瞅墙上那空空如也满是油渍的脏纸,然后望望男子鬼斧神工般雕凿过的英俊脸庞,心想古代人果真不是那么容易开窍啊,便讪笑着鸡啄米样的点头道:“对对!就是那个……画中仙子!你叫我翘翘好了!”
然后丁印轩好奇地望着她那身华贵的校服装,而翘翘呢,则眼睛贼亮地盯着那书房里各种摆设,这摸摸那闻闻,啧啧叹道:古董啊古董!
“二少爷!二少爷!我们今天下午拾得的那幅画眉图,什么时候拿去当铺辩辩价值!”此时,一个书僮打扮的年轻男子一边说话一边走进来,然后望着翘翘高声大叫:“这不是下午里吃了我们梨的那个丫头吗?”
原来梨就是他们放的啊。我说咯荒山野岭的哪来的梨呢。翘翘郁闷着,原来那会儿在她身后说话的就是他们主仆,他们听一算命先生说要让他们放只梨守在路边就能拾得珍宝。然后梨被她吃了,碰巧路边军队刚好经过,将她吓回了画中,于是她便随画被丁印轩拣回家了。
翘翘在心里千万次的感激那算命先生,哈哈,能遇到如此俊俏公子哥,这次穿越没白费。想她她歹也是个上等姿色,加上大小姐的气质,本以为能与这个古人来个穿越之恋,谁知那丁家二少爷看了她两眼之后,便正眼也不瞧下了,只说:
“阿柱,那画已被我收藏,这位翘翘姑娘从今起就在丁家堡住下了。还有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大少爷和婉诗小姐。”
叫阿柱的书僮领命出去后,翘翘就在心里寻思,婉诗小姐,听名字就是个婉约美人。但那丁二少却突然变脸了,冷冷斜睨她,“不管你是仙子也好,妖孽也罢,说出你来丁家堡的真正目的吧!”
“真正目的?拜托!老兄,我也是莫明穿越的好吧!哦,对了,我要来那个什么苍弥山,打一个叫什么万木神君的!”翘翘猛拍头,突然想起那莫明其妙的老伯,还有那莫明其妙的话。
“嗯哼,万木神君?”丁印轩冷笑:“你知道他是谁不,那可是闻名整个江湖的大魔头,他长年蜗居在雪山之顶的苍弥峰,听说其功夫已臻化镜,而且长相奇丑,似八岁儿童,脾气古怪,杀人不眨眼,嗜血成性。你真要去找他?”
“啊,那么厉害,岂不像天山童姥?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下……”翘翘听得心里毛毛的,想起武侠电视里那些极BT的杀人魔头,真发悚。
天山童姥?是哪方神圣?他问。
晕,天山童姥都不知道,你没看过《天龙八步》吗?翘翘猛嘲笑,突然想起这就是古代,他就是古代人。“喂,这是哪个朝代?”
“此乃大宋朝仁宗天圣5年,……”
我的乖乖,宋仁宗,那距2008是一千多年前了。果真是强大的强越,翘翘郁闷着,那可爱的老伯一点也不可爱的就莫明的将她送到了一千多年前,还要她去找一个巨可怕的恶魔。那我到底要不要去找呢,去吧,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小命不保,不去的话回去怎么找他帮忙对付那帮黑社会替父母报仇呢?
哀叹着,她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丁印轩。“实话说吧,我并不是什么画仙,也实在不敢去找那个什么万木神君……”
那丁家二少爷被她看得发毛,无奈的拉着她走出书房,到庭院,只见他伸长手掌轻摆,那院中的几个巨大的狮子就被拖起,徐徐上升,而且在半空中交换位置。在翘翘看的目瞪口呆时,他又马上跃入四合庭院的房顶,只见他的身影变幻,幻化出好几个影子,飞速的绕着房顶打了圈。
“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段誉的‘凌波微步’!!”翘翘惊叫着,古人的功夫果然不是盖的!但他为什么要演示给我看呢,难道他?
果然他突地落在她面前,然后笑的灿烂无比:“看到没?也许我能帮你……”
“你真是太好了!你们这种雷峰精神……”翘翘一听,激动着。但没等她高兴玩,他又说了,“慢,我的话还没说完了!你要与我做个交易!交易成功后,我就帮你,和你一起苍弥山找万木神君……”
然后他就对着她的耳朵悄悄地说道,然后她就听见心里又一声惨烈的哀叹。
【肆】完成任务
乔翘翘的惨叫声还没落音,忽得感觉自己的腰就被搂住。汗,他们古人不是最讲究男女有别吗?但任凭她怎样尖叫挣扎搞议,那丁印轩就是不放手。
几乎是被他架着的,穿过丁家堡的九曲回廊,东厢房西厢房,一路上的丫环仆人跟丁印轩问好,无不诧异地望着亲蜜的异常怪的他们俩。终于来到了前厅,然后前厅里的两个人齐齐转过头来盯着他们俩。
当时翘翘的眼就直了,本来她感觉自己能长成这样就算不错了,但一看到厅里的两个人之后,自卑到想死的心都有了,话说古人都长得这么精致的么?厅里一男一女,男的温文尔雅,卓尔不群。女的嘛,所谓后宫三千无颜色,用到她身上还蛮符的。
“二弟,这位是?”那美男子问丁印轩。
“大哥,她叫翘翘,是我上次去洛阳结识的丐帮帮主的女儿……”丁印轩面不改色地说道。翘翘诧异地望着他,正要叫道,天,我怎么又成了丐帮帮主的女儿了,却被丁印轩用手紧紧地钳住腰,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然后见他用来厉地眼神盯着她,听上去特温和地说:“翘翘,来见过我的大哥丁家堡堡信丁仁都和我的表妹宁婉诗。”
这就是宁婉诗啊,美得这倾国倾城,难怪他丁印轩舍命也答应帮她。翘翘心里酸酸的想。
“翘翘姑娘真可爱……”婉诗小姐走过来,微笑地牵起她的手上下打量她。翘翘在心里怨念着,真是美人啊,一笑连我都被迷倒了,但虽然她在笑着,但眼底的疼痛还是明了。真搞不懂他们这些古董男人为什么为了兄弟情,放着这么倾城美人不要,还要她搭在中间做坏人……
接下来,他们兄弟在一起商议丁家堡的事,而那宁婉诗象征性的拉着翘翘在堡内转转,便说身体不适回房了。
唉,她哪是身体不适咯,明明是心里不适嘛。翘翘叹道。自从她与丁印轩达成交易,帮他在宁婉诗和丁仁都面成假扮成他的心上人,她就染上了没事叹息这个恶习。郎有情妾有意,丁印轩本来和宁婉诗挺合适的嘛,可就是因为他哥哥也喜欢那个漂亮表妹,所以他这个做弟弟的忍痛割爱。
宁婉诗真可怜。但不管了,她自己也有大仇待报。翘翘想。这几日她除了与丁印轩在人前装亲蜜,跟他学点武术,就是一个在堡内闲逛,等待完成与他的交易。
这天晚上,她趴在窗棂边看着月色,却看到庭院中有个声音在小声哭泣。她跑出去一看,却是个小厮打扮的年轻男孩子。
“喂,你是谁啊,为什么在这里哭呢?
“我叫二黑,因为我长得太丑了,丁家堡的丫环们不理我!”二黑抬起头来用哭肿的双眼望着翘翘。
摸起正巴,左右端祥二黑后,翘翘结论:“嗯,黑是黑了点,但不是很丑啊,要是经过包装,还能入道的,你等着噢~”
接着她飞快地跑着房里拿了一个大剪子和镜子来,三下五除二就帮那个二黑理了头发,然后一边剪一边说:“你这个脸型呢配个好发型就很酷啦……”她帮他剪了个新式碎发,然后指导他用木板自制个滑板,用她多年月日滑板功夫教他。
第二日,二黑同学便以崭新面目出现在大家面前,然后受丫环MM的欢迎程度可与当年F4做PK了。
翘翘闲得无聊,想我好不容易穿越一次,也要留下点痕迹,经由二黑事件,她想干脆在这大宋年间多传播点现代文明。
于是她带领着女孩子们跳健美操,用黄瓜蜂蜜做美容,男生跳街舞学滑轮。她还拿出随身带的MP5放,大家看着《蜡笔小新》,一个个笑得傻呵呵的。一时间,丁家堡里热闹非凡。每个人都是焕然一新的面貌,翘翘与大家打成一片。那懒得多看她一眼的丁印轩看她的眼睛也越来越亮了。
一月足不出户的宁婉诗小姐,终于哀怨而绝望地走到翘翘面前跟她说:“精灵古怪如你,难怪二表哥会倾心于你……”
冤狂啊!翘翘在心里惨叫,面上讪笑着:“哪里哪里……”
她本是无意的,结果反倒让宁婉诗死了对丁印轩的一片痴心。丁家堡中传出宁小姐与丁大堡主丁仁都成亲的消息。
念叨着罪过罪过,翘翘答应丁印轩的交易还是圆满完成了。
【伍】前往苍弥
丁家堡内锣鼓暄天,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的样子。丁仁都喜气洋洋地与宁婉诗成亲了,还叫嚷着丁印轩去拼酒。
翘翘看看丁印轩强笑的脸,长叹这丁大堡主也太书呆了吧,也难怪那貌若天仙的宁表妹看中的是他弟弟。
当天晚上,他们在那边热闹欢腾,丁印轩独自提着几大坛酒跑到后花园里自斟自饮,猛灌了一肚子酒后,抽出剑在院中挥舞,一边舞剑一边吟诗: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翘翘走过长亭,看着月下白衣胜衣面容忧伤的他,一时间心口微微疼痛。唉,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啊。她走过去,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酒,一边叫:“喂,既然舍不得就不要逞强啊,学什么小李飞刀拱手相让林诗音啊……”
被抢下酒的丁印轩,用迷离的眼神望着翘翘,“婉诗,对不起……婉诗……”
翘翘吓到了,一脸心疼的看着他面如冠玉美好的不真实的脸。他突然用滚烫的手一把扯过她,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温暖的怀抱,充满魅惑的男性气息,一时间翘翘脸红心跳,但听到他口中不停的“婉诗婉诗”,心里既心酸又心疼,狠下心,将他推开了。
第二天,翘翘板着苦瓜脸,怒瞪着丁印轩:“喂,丁少,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那你该实现你的诺言了吧?”
经历了昨晚的醉酒,今天的丁印轩又像没事人一样的用无辜的眼神望着她:“嗯,好像是的,那我们今天就出发吧!”
“出发?去哪?”
“苍弥山啊?难道去你说的二十一世纪不成?”他懒懒地嘲笑她。
回他一个超级卫生眼,随便整理下拿着包裹,于是她便跟着他风风火火地前往苍弥山了。
去苍弥山的一路上风景如画,路人都以好奇的目光注视翘翘的长卷发,她在这里自己设计的公主裙。
她开心地对丁印轩笑:“看来我真是魅力不可挡啊……”
习惯了她的大言不惭,丁印轩直摇头。
 
【陸】六木神君
“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可怜的白毛女啊……”翘翘尖着嗓子用凄惨的声音唱着。她与丁印轩一走进雪山,感觉那冷风冰雪直扑打脸面,又冷又疼。万里雪茫茫,亮人眼。
“请你不要唱了好不好!女神!……”丁印轩怒视她。她看到他生气的样子,感觉真好笑,反正这雪山荒无人烟,越加激动的痛快嚎叫。丁印轩见多次制止不住,干脆伸出手掌将她的嘴巴死死地捂住。
她用眼角余光斜视他也冷的发青的脸,感觉自己的嘴碰到了他冰冷的手指,贼兮兮的笑了。
他们互相掺扶着,日暮时分好不容易走过了雪山,来到了一个树木异常茂盛的森林。那些合抱之粗的大树棵棵参天,林中齐膝的杂草丛生,烟雾缭绕。奇怪的是也同雪山一样,鸟兽难寻。他们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越进内越感到周围太过安静,充满着一股阴森之气。
“哇,人参啊人参!灵芝!灵芝!!”翘翘惊喜的看见了人参和灵芝,一把拨开挡在前面的丁印轩,就往前面冲去。
“小心!”他的话还落音,只见翘翘就惨白着脸飞似地折了回来,一把跳到他身上,将头死死埋在他怀里。
“蛇——蛇——好大的蛇!”她浑身哆嗦着结巴的说。丁印轩拍拍她的肩,安抚她,“好了好了!我去看看噢……”他那样子温柔,她虽然害怕着,但还是开心不已。
丁印轩一跑上前,也吓了大跳,原是层层树木挡住的,只见四条巨蟒半立着,吐着长信子充满敌意的望着他们。而他们前面一个约摸尺高的朱儒老头子朝他们笑眯眯的,让人毛骨悚然。
翘翘看见丁印轩跑上前了,也壮着胆子走上去,硬着头皮对朱儒大叫:“喂!你是六木神君吗?你快解了那个萝卜老伯的封印啊!”
那个朱儒不理她,转身拍拍其中一条巨蟒说:“宝贝,你去,将那个女娃带过来给我瞧瞧……”
“啊,不要啊!!!”翘翘一听她这样说,吓得拽着丁印轩的胳膊哇哇大叫。
丁印轩抽出剑来,大义凌然的挡在她的前面。那条巨蟒缩地滑了过来,一个蛇头就将丁印轩打到一旁,然后用蛇尾将翘翘卷起来放到了朱儒面前。
翘翘尖叫着喊救命,丁印轩持着剑又冲了过来,那六木神君甩甩手又将他甩到一边定了起来。然后转身怒视翘翘:“喂,丫头,你不是吧,这么不够意气,就将我忘记了啊!”
啊?他是什么意思啊,翘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朱儒一把拉过她蹲在他面前,他才用手敲到她的头,一边敲一边说“你记下,你五岁那年的夏天?……”
脑袋被敲过的翘翘就拼命想啊想,突然灵光显现。当时的画面清晰在脑中再现:那年她五岁,在海边玩的时候遇到了两个老头子,一个胖胖的,白头发折胡子,一个矮矮的笑咪咪的,他们会变魔术,钻地啊,飞舞啊……,他们跟她玩,说是来自古时候,第一次来到现代来着,说以后有机会再带她到古代瞧瞧。
后来她跑回家跟爸妈说了,他们都以为小孩子在说梦说,不信她。
【柒】只要她不死
“噢!你就是当然那两个萝卜爷爷之一啊!!”翘翘兴奋地说。
“嘘嘘!小声点”六木神君推攘她。她感到奇怪的问:“那为什么现在那个萝卜爷爷还留在二十一世纪呢?而且还莫明地跑来让我帮他解啥封印……”
“他呀,太贪玩了……”六木神君说,“迷恋上了你们那个时代舍不得回来。因为我们从小一起练功,功夫相制约的。我看他要留在现代就封了他的功夫,免得惹出不好的事来。”
“这次他肯定是要玩,然后就找跟我们有缘的你来帮他了。但是你回去告诉他,要么他回来,要么他好好的留在那,别再想他的神功了……”
“可是,我需要他的帮助呀,我的父母我的家……”翘翘忧郁的。
“你不是有他吗?”六木神君指批丁印轩。
“他啊,他才不是我的呢,他喜欢他那个貌若天仙的表妹!”翘翘大叫。
“那要不要我帮下你呢?”六木神君玩心大起,翘翘转了转眼珠,点头。
翘翘和六木神君正在热烈地讨论着,那丁印轩还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翘翘,我来救你了!”
六木神君再次拍拍蛇,然后巨蟒又乖乖地将翘翘摔到在丁印轩面前。丁印轩急急地抱起她:“翘翘 ,你怎么样,还好吧?”
“我不行了,丁大哥……”翘翘躺在他怀里,幽幽地说:“我已经被六木神君吸了阳气,活不长了……你快下山吧……我已经求他放了你了……丁大哥,只要你好好活着我死甘愿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偷偷瞅他,神情果然越来越悲了,再加把劲!“印轩……,对不起,我明知道你喜欢的是宁姑娘,可是我……”
她凄凄惨惨戚戚的,心里拼命地在喊感动啊,你还不感动吗?那我真要死了!于是她便“晕死”过去了。终于,他爆发了。“翘翘!翘翘!你别死啊!我一定要救你!!”
“六木神君,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只要她不死,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他抱着翘翘悲怆的大无畏地走到六木神君面前。
“是么?”六木神君笑眯眯地,“那罚你今生陪她在21世纪过完一辈子!”
“什么?” 丁印轩还没反应过来,翘翘就从怀中爬了起来,红唇飞速地映上了他的脸,他立地脸红了,翘翘和六木神君大笑。
【捌】娶回美少男
“天,好多妖怪!!!”
丁印轩同学被翘翘同学连哄带骗地用那萝卜脏画布骗到21世纪后,他一路看到奔驰的车子惊恐地喊妖怪。然后看到飞机下,火车啊,地铁什么的,更是大惊小怪的不行。
翘翘只好安慰地拍着他的肩:“唉,可怜呐,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他们跑到翘翘上一次见到萝卜爷爷的地方,只见他正开着翘翘的宝马小跑,载着一只哈皮宠物犬乐呵呵地同他们打招呼:“嗨,你们回来啦?我的封印解了没啊?”
“六木神君说了,你要么回到宋朝苍弥,要么好好的留在现代,别再想你那破神功了……”翘翘眼看着他霸占了她心爱的小跑,恶狠狠地跟他说。
“晕咯,他怎么那样啊……我要去互联网上揭发他的罪行……”萝卜爷爷说着,一溜烟开着车子跑了。
丁印轩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翘翘拉着他回家了。
“喂,别傻了,等你帮我报了仇,咱给你买辆开开!”
一进家门,翘翘惊讶地看见阿眉还在,还打扮的阔绰无比。她一看见她,立刻迎下来,神色惊慌:“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他们还在追杀你呢!!”
“那你怎么不怕呢?”翘翘冷漠地推开她,原来是她搞的鬼啊,竟与外人联合害他们家。
阿眉见用计不成,便使眼色,身边的黑衣保镖一轰而上,但,不到一份分钟,他们一个个联同阿眉都被丁印轩甩出了别墅的大门。
通过对阿眉的拷问,翘翘他们找到她父母被关的地方,他们原来没死,只是一直被他们关在郊外一个偏僻的地方。
救出父母之后,翘翘的爸妈一直围着丁印轩啧啧称叹:“这个俊啊!翘翘的眼光果然越来越有水准了!”
丁印轩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作揖问好。翘翘笑:“那当然啦,这可是我从古代娶回来的美少男呢!”
“啊,翘翘,你说什么?”迎上两张好奇和一张发怒的脸。
“呃,没……”
多日后,花园别墅的外面,一辆大奔在房前跳跃地行驶,不用看,人们便知道,那是乔家大小姐翘翘的男朋友在学开车了==。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