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王子:求求你,快点放手啦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3:01   [阅读最新章节]
恶魔王子:求求你,快点放手啦 >> 第十章    发表时间:2015-07-21 23:01:32

“看在你利息还算合理的份上,韩俊贺下辈子的爱情,我也预借了哦。”雪音突然离开俊贺温暖的怀抱,仰起笑容绽放的脸,看进俊贺温柔清澈眼底。雪音想,也许,俊贺就是自己曾经那么想要靠近,却像傻瓜一样逃离的小男孩吧。因为,他们的眼底,有着一样的清澈和美好。
[千年的时光里,八音盒的声音,一直吟唱着最美的音律。]
如果八音盒忘记歌唱
1、 八音盒丢失了声音
在所有安静的月夜,静颜喜欢打开通往后院的落地窗,盘坐在清凉的洒满月光的地板上。翻开那本散发淡淡薄荷清香的《柳永词选》。在第一页的地方,是刘俊京用钢笔写下的赠语。
刘俊京的飞机,现在一定正在遥远的陌生国度停放着。当俊京把《柳永词选》和精致的八音盒一起放到静颜怀里的时候,他嘴角淡淡的笑容,依旧是十三岁初识般清澈干净。
柳永是俊京最喜欢的词人,有时候,静颜甚至恍然觉得,他们有些相似的地方。一样拥有孩子般天真的心,一样写着明亮动人的文字。
俊京低柔的声音久久盘绕在耳际,当静颜把《柳永词选》背诵完的时候,他就会回到静颜身边。静颜决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柳永的词统统倒背如流,这样,俊京就会回到自己身边吧。
那些纷纷扬扬,落絮般的温柔情愫,透过情意绵绵的字句微微侵蚀着,静颜不禁入了迷。慢慢打开八音盒,悠扬的音乐幽幽地弥漫整片夜晚的空气。仿佛,迷雾中,静颜看见月光下,女子们奏响了优美的琴乐声,翩翩男子仰着干净清秀的面容,举杯慢饮。
“赶紧起身准备,晚上有贵宾到来。”尖锐刺耳的声音,打破了静颜的梦境。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瞳孔的是许多面容庸懒,青丝长及腰间,长裙霓裳的女子来回于长长的廊间。
有小女孩小心翼翼端着脸盆进来,递上干净的毛巾,庸懒的女子们在催促之间已陆续洗刷完毕,端坐于银镜之前,梳妆着,挽起绿云般长发,细细地画着修长的眉毛。
“你是昨晚才来投靠的歌女吧?名字?”上了年纪的女人边催促着其他女子装扮,吩咐着夜晚的演奏曲目和歌舞节目,边向静颜走来。静颜用力摇摇头,再往自己脸上狠狠一捏,不禁疼得哇哇直叫,倒引来了女子们一阵欢笑。
“妈妈莫凶,怕是吓坏了她。”女子淡然地笑着,精美的五官尽显温柔妩媚,从一身丝绸的绚丽霓裳来看,静颜知道,她并不同于其他的女子。果然中年的女子也顺让着她,讪笑着吩咐了几句转身离开。
“你的名字是?可以唤我玉英姐。”女子挽了头上的云发,精巧的珍珠耳坠微微摇晃,坐上了床边。
“谢玉英?”静颜不禁失声唤出了声音,发现谢玉英圆睁的眼睛,才发现自己失态了。也不晓得这个时候谢玉英结识了柳永否,自己冒昧地喊出她的全名,这会要怎么自圆其说呢。
冰雪聪明的谢玉英很快镇定下来,恢复了那丝分不清真情假意的笑容,淡淡地说:“莫非,是从柳郎那里听闻我的?”静颜慌忙点头,幸好,找到了台阶。
“对了,这是妹妹的东西吧?”谢玉英突然从奴婢手中接过一本册子,还有一个盒子。静颜当然认得,那是俊京送给自己的《柳永词选》和八音盒。
静颜边道谢边接过东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失态地抓住起身准备离开的谢玉英的长袖:“姐姐可以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吗?”谢玉英掩着粉嫩的嘴唇吃吃地笑起来,轻轻摇头,大概以为静颜在雪地冻坏了脑袋吧。
“大中祥符元年。”玉英身边的奴婢忍不住抢着答应着。静颜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皱起漂亮的眉毛,虽然继续追问难免有些奇怪,但怎么也要硬着头皮弄清楚自己到底身处何年啊。静颜甚至天真地想,要是距离公元2008年不是太遥远,或许能够早点回到原来的世界吧。
“也就是1008年。”1008年?穿越了千年!静颜慌忙打开八音盒,玉英和其他女子也被吸引过来,想看看这小盒子里藏着什么东西,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包括,声音。静颜无力地放下八音盒。穿越千年,连八音盒的声音,都遗落在那漫长的时光长河里了。
自己还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吗?还能够将《柳永词选》流利地背给俊京听吗?
2、重叠的记忆
荧荧的明镜中,静颜由着婢女往自己脸上扑打胭脂,在长发上涂抹着香油盘成松塌的云发,别着精致的头饰。一袭翠绿色的长裙落地,腰系一段纯白绸缎,静颜望着自己傻了眼。俊京总是说,不爱穿裙子,喜欢打篮球的静颜太粗鲁,不够斯文大方,缺乏淑女气质。
真想让俊京看看这样的自己,一定认不出来吧,静颜想着不禁露出了笑意。“总算有笑颜了。”玉英上下打量着静颜,目光停留在静颜嘴角的微笑,欣慰地拉着静颜往外走。
白天的时光里,玉英带着静颜在京城里闲逛着。那些纷华喧闹,不同于自己生活的世界的杂乱繁华,淳朴之中,带着诱惑的华锦。长街上车马人流各自行走,热闹却不焦躁,阳光撒满大地,精心装扮的少女们满脸羞涩地挑选饰物,少年们穿着干净纯白的衣服怀抱书册匆匆赶往学院。
玉英望着那些少年远去的身影,低声自言自语着:“初见柳郎时,就如那些少年般,纯净。”静颜望着玉英美丽的侧脸,有些忧伤。柳永一生中来往女子无数,曾经,静颜还为此跟俊京大大争辩了一番。静颜那时候不喜欢柳永的词,连课文中要求背诵的词也不背,还因此被老师狠狠教育。但俊京却说,柳永心底最深的那份思念,一直都属于谢玉英。
俊京轻轻拥抱静颜,转身走向登机处的时候,静颜还忍不住大声警告:“不可以像柳永一样到处认识女孩子。”即使,自己是俊京心底唯一的思念。
随着玉英行至一家书墨轩中,静颜本以为,像玉英这种红牌歌女,出入的不是胭脂水粉店便是金玉宝石店。从老板熟络的招呼,迅速地拿出上等的笔墨来任玉英挑选,不难知道,玉英早是这里的熟客。一位歌女,却将自己购买胭脂手饰的银两用来为自己心爱的人买回上好笔墨。
“这些,都是送给柳公子的吧?”静颜想,直呼柳永的话实在不妥,只好学着大家的腔调说话。
玉英泛着幸福淡雅的笑容,微微颔首,眼眸里却弥漫着淡淡的忧愁:“柳郎不久便要远赴东京,一别经年,也不知何时再聚。”静颜掏出手绢,细细擦拭玉英脸颊的泪水,这个多情的女子,始终歌唱着柳永的词,等待着心爱之人归来相迎。静颜突然觉得,一股疼痛麻至骨髓,她们,竟如此相似,等待着自己喜欢的人,义无返顾。
夜幕降临之时,静颜惊讶地发现,这个繁盛的都市,一点也不逊色于灯红酒绿的现代大都市,只是,那些糜烂,在这里因了谢玉英美妙婉转的歌声而覆盖了朦胧的醉人之美。玉英轻颦淡笑,圆润的声音犹如天籁响彻盘绕在整座楼院。这熟悉的旋律和音乐,静颜不禁呆愣着,甚至忘记吹奏自己负责的笛子。
玉英所唱的,是柳永作词的《蝶恋花》,也是俊京送给自己的八音盒的音乐。身旁弹奏古筝的女子说,这是玉英每晚必唱的曲子,对柳永是痴心一片。静颜回想着,当开启八音盒时,自己透过一片遥远的迷梦般影象看到的场景,如此熟悉,或许,那便是玉英歌唱的画面,还有那些弹奏着的琴音,跟八音盒一样的曲子。难道这就是物理老师说的,频率相同时引发的共鸣,将自己带到了,同样旋律的千年之前的世界。
如果推断的正确,那么只有让八音盒重新发出声音,自己才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静颜正想得出神,玉英美妙的歌声却突然如被抽断的丝弦断在空气中。场上一阵骚动,男子扬着干净清秀的面容,朝玉英微笑着。那便是柳永,静颜瞪了眼睛,跟俊京一样的面容的男子,就是玉英朝思暮想的柳永。
“这位姑娘也珍藏着一本你的词选呢。但是样式非常别致,还是没见过的印刷的版子。”玉英将柳永带到凉亭饮酒,盛情邀请静颜一同谈笑,却突然提出了这个话题。静颜不禁悄悄抹着额头的冷汗,在这个年代,柳永的词只会受到那些冠冕堂皇的正人君子的排斥批判,怎么可能会编辑成精巧的书籍出版呢。再说,书册出版上还有日期的,静颜原想偷偷藏起来,不让人发现的,却忘记玉英见过了那本词选。
“这倒想见识见识,不晓得姑娘是否愿意将书一借?”柳永眼中闪烁着孩子般好奇的神色,笑容天真烂漫地望着静颜。用跟俊京一样的面孔对自己微笑,向自己提出要求,自己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啊!静颜一不小心,便信口答应了。
折回房间,从枕下拿出那本词选,心惊胆战地递到柳永手中。翻开第一页时,静颜注意到,柳永脸上的笑容已经僵化在嘴角:“姑娘并非本地人士吧?为何至此呢?”玉英一脸的不解,静颜更是诧异这个男子能够如此淡定自若地对待一个从千年之后的时空而来的人。
静颜原以为,他该扔了词选,牵起玉英迅速逃离。甚至,静颜想到最坏的结果是被御医带去解剖,就像外星人一样。
3、离别之殇
玉英和柳永放弃了单独约会的时光,非常好奇地不断追问着静颜,关于2008年的世界所有新奇的事物。静颜想,自己如果留在1008年最兴盛的京城街市里说故事,或许能够从此成为史册上辉煌的一笔吧。
柳永非常好奇2008年的人们开始用电脑和键盘来写诗文,还有奇怪的文章,还有那么多的书册,以及专门出售杂志报纸的店。玉英则好奇着2008年竟有了彩妆,还有美容院。一瞬间,静颜甚至幻想着,带着玉英和柳永一起回到自己的世界,或许,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吧,至少,当俊京见到与自己那么相象的偶像时,该是怎样的惊喜。然而,那些已经成为历史的时光,是不容改变的。一如滚动而过的轨迹,不允许任何人擅自地改变方向。
“如此说来,静颜姑娘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这个盒子。”柳永托着手中的八音盒,左右观察,簇着清秀修长的眉毛思索着。慢慢打开,露出了更加苦恼的神情,里面空无一物。
“本来是能够发出声音的八音盒,里面的曲子,正是玉英姑娘每夜歌唱的《蝶恋花》。但是,现在没有了声音,怕是回不去了。”静颜指着八音盒神色黯淡地说明。
柳永笑容和暖地安慰着静颜:“我即将上任的馀杭有位友人,对小玩意甚有研究。许能帮你修好这八音盒。”
这一次,却换作玉英满脸愁云不展了,静颜耳边一直萦绕着玉英那句哀愁感伤的“此去经年,世事谁又能料”。或许,玉英比柳永要看得更加真切透彻些,而柳永,始终如生性坦荡的少年带着张狂和任性。
静颜曾经不屑地说柳永太过沉沦,但俊京却静静地翻开词选,低头吟诵,轻声说:“但千百年来,谁能如柳永那样随性沉沦出那么多的精彩华章呢?”静颜那时候无法反驳,只是心中不服着,但如今,却是心悦诚服,柳永确有着俗世难以比拟的气度,或许,他多情又沉迷烟花世界,但他眼底却拥有又比任何人都干净清澈的一潭清泉。
柳永带着八音盒,准备出行到馀杭上任,玉英与静颜送至桥头,那一夜,正是清风明月,本该是一派美景,却只惹起更多的伤感离愁。
“待修好了盒子,定命人快马送回京来归还静颜姑娘。”静颜微笑地点点头,信任一个千年之前的人,这样的事情,或许听来荒谬,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经历的神奇际遇。
静颜与婢女先行离开了岸边,遥远寂静的天空,传遍了玉英悲凄的唱音,那一曲《离歌》断人心肠地缠绕着,宛如解不开的结,深深蔓延到心底。勾起了静颜对俊京的思念,不知道俊京是否给自己写信了,打了电话,还是发了邮件,如果发现自己消失了,俊京会着急担忧吧。
送君千里终须别,静颜递上冷毛巾,心疼地望着哭肿了双眼的玉英。玉英与柳永定下了约定,只为他一人歌唱,不再驻步在这烟花酒乱之地。静颜笑着帮玉英敷着眼睛,终于明白,俊京温柔地说玉英在柳永心中最深的位置的意思。柳永生命中无数女子过往,她们沦落红尘烟花之地,柳永并不在意,甚至为她们作词把酒言欢。惟独玉英,这个本该潇洒不计一切的男子,却与她订下了束缚的约定。
“那曲《蝶恋花》,我总觉得,自己是那痴恋着花的蝶。”玉英重新展露了笑颜。晨露尤在的柔光里,玉英带着静颜离开了那片还在沉睡的亭台楼阁。此后,玉英开始像所有闺中女子做着刺绣,缝制衣裳,等待她心爱的人归来迎接。
柳永的来信永远不会耽搁,总是如期而至,带着他的思念还有新作。玉英便将那些漫长的等待的时光用在学习新的歌词上,她幸福地笑着说要把这一生的所有声音和旋律都献给柳永。
4、躲迷藏的声音
静颜觉得,八音的声音,躲藏在了千年的时光某处,一定是为了让自己亲眼见证一场千年之前动人心弦的爱情。那个犹如蝴蝶痴迷花朵般迷恋着柳永的女子,或许是神希望自己认识和陪伴这位女子等待柳永。
长久的等待,玉英开始怀疑开始担忧,也为日趋艰难的生活不安起来。静颜坚定地握着玉英握着针线不断出错的手:“放心吧,他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千万不要违背约定。”玉英眼中的疑云消散了,恢复了坚定的温柔神情。
柳永从馀杭寄来的最后一封书信,让静颜和玉英同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不日,他便将带着已经能够发出声音的八音盒子回到京城。
玉英重新穿戴起藏于柜底的漂亮衣裙,打开了许久没有使用的胭脂盒,细心地勾画着修长漂亮的眉毛,朱红的嘴唇灼灼生辉,抱起琵琶,准备了丰盛的酒菜,准备到江边迎接远归来的柳永。
如果擅自改写了历史会受到惩罚,静颜也不在意了,能够看着玉英一脸幸福地与柳永重聚,没有任何误解,不错过彼此。
柳永一身白衣,干净如前,望着远远在江畔守侯的玉英,他脸上不再是以往的玩世不恭,反倒是安心的温柔笑容。
静颜颤抖着手指接过柳永递来的八音盒,如果必须因为另外时空的共鸣才能够发生转移和穿梭,那么,现在只具备了一个条件,还必须等待原来的世界,谁能够奏响相同的音乐。静颜慢慢打开八音盒,天籁般悦耳的音乐飘扬在空气中,融入那些升腾在江面上的白色水气中,仿佛泛着星星零落的光芒。江面上从遥远的水光相接之处传来悠扬的音乐,空灵而飘渺。
玉英惊呼起来:“啊,那是《蝶恋花》的音乐!有谁在远方奏响着。”静颜转身望向玉英,却发现紧紧依偎着的柳永和玉英身影模糊不清,自己的身体正慢慢消融在一片白蒙蒙的水雾之中,被那些空远的声音所淹没。
柳永清澈干净的笑容,还有玉英幸福明媚的容颜,断断续续地出现,然后渐渐消失在视野,只是,他们柔和的祝福,还在空荡遥远的时空蔓延传播着,清晰而温暖。
那些躲迷藏的声音,终于回来,那些属于城市独有的嘈杂的喇叭声再次刺入耳朵。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洒落在静颜身上,朦胧之间,手机铃声响起,熟悉的旋律,原来,自己把手机铃声也设定为《蝶恋花》了。
“静颜!你这家伙,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今天是俊京回国的日子,你忘记拉?”小幽生气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不断抱怨着,还有自己连续几天没有接她的电话,一直打着,都没有人应答,小幽一股脑地埋怨着。
静颜慌忙起床洗刷,盖上电话之前又匆忙补充一句:“谢谢你小幽,实在太感激你把偶带回来了!”多亏了小幽不停打着自己的电话,才能够让铃声和八音盒的音乐产生共鸣,把自己带回原来的世界。在小幽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合上手机开始挑选衣服,这次,要穿着漂亮的裙子,去迎接俊京。
合上房门之前,静颜瞟见了那本安放在枕边的《柳永词选》,微笑着迎向门外灿烂的阳光。幸好,跟玉英在一起的时候,把柳永所有的词都牢牢地背诵起来了,能够自信地实现与俊京的约定。
那些温暖而美好的旋律,无论千年之前后,一直没有改变,始终传递着。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