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鬼灵小丫头:戏弄坏神仙

鬼灵小丫头:戏弄坏神仙

作者:   更新时间:2015-07-21 23:41   [阅读最新章节]
鬼灵小丫头:戏弄坏神仙 >> 第19章 猪兔子梦游美男仙境    发表时间:2015-07-21 23:41:18

猪兔子精灵
满大街的玩偶店、音像店都是人头攒动,宋珠兔一手抱紧刚从隔壁玩偶店抢购的猪兔子玩偶,一手努力从人潮里挤进去抢A.N.JELL的最新专辑。抱着战利品,珠兔匆忙往家里赶,恨不得马上听到黄泰京充满磁性又温暖的声音。
《原来是美男啊》大受欢迎,A.N.JELL限时组合的成立,本来只属于电视剧世界的黄泰京,姜新禹,Jeremy全部以角色造型本色出道。虽然只是限时的短期组合,但A.N.JELL掀起的热潮完全不逊色于任何当红组合。
听着A.N.JELL天使般的歌声,看着专辑上黄泰京上扬的嘴角,明亮带笑的眼睛,珠兔紧紧抱住软绵绵的猪兔子玩偶,不可自拔地沉浸在幻想中:“要是能跟泰京共度一天,哪怕一小时,就算变成猪兔子也心甘情愿啊。”变成那只由黄泰京亲手制作的猪兔子未尝不是件幸福的事情吧?
“此话当真?”带着严重鼻音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珠兔吓得猛睁开眼睛,四处张望,房门紧闭着,使劲打开,老妈还没回来。那刚才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幻觉吧?珠兔自嘲地笑笑,把刚才一慌掉在地上的猪兔子捡起来使劲拍拍,感冒似的声音又响起,“喂喂轻点,很痛耶。”
从打开的窗口照射进来的夕阳余光已经十分微弱,珠兔拼命睁大眼睛拉长耳朵,确实清楚看到手里的猪兔子玩偶眼睛骨碌骨碌转动着!听到它一张一合的嘴巴在说话!
“啊!鬼!猪!兔子!”珠兔语无伦次尖叫着把猪兔子玩偶抛离,掉在床上的猪兔子不满地哼了哼提高声音喊道:“宋珠兔!遇上我可是你的幸运!居然对我那么没礼貌。”
“你是什么东西?被鬼附身的猪兔子?魔法猪兔子?”珠兔缩在椅子后面颤抖着。猪兔子动作笨拙地从床上跳下来,慢慢走向珠兔。猪兔子边走边自我介绍:“我是能帮人类实现愿望的精灵,只是偶然寄居在这只四不像玩偶身上而已。”
帮助人类实现愿望的精灵?珠兔放松了警惕,稍微推开椅子,望着猪兔子认真提问:“那么说,你能帮我实现愿望?”猪兔子自信地点点头,索性盘坐在地上和珠兔进行对话:“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到黄泰京的身边,哪怕只是在他身边站一会也好!哪怕被他嘲笑一下也好!”珠兔紧紧抱住这只会说话的精灵,闭着眼睛大声许愿,又试探着确认,“像这样的愿望,也能帮我实现吗?”
话音刚落,珠兔突然觉得身体轻飘飘浮在半空,猪兔子一把拉住自己的手提醒:“那我们启程了,我将实现你的愿望,带你到黄泰京身边去。但你也别忘记自己所许的承诺哦。”珠兔惊讶地睁大眼睛,张开的嘴巴来不及问清楚这只寄居着精灵的猪兔子所说的意思。时光洪流的冲击,让珠兔说不出话来,珠兔只好重新闭上嘴巴眼睛,任由猪兔子牵引自己前往黄泰京的身边。
亲吻契约
“泰京哥,不觉得天太黑了吗?”Jeremy有些担心地指着落地玻璃门外的一片漆黑。为了避开狂热的粉丝,故意推迟离开公司的时间,偏偏遇上公司外面路灯坏掉的恶劣情况。黄泰京皱皱眉头,高高撅起嘴巴犹豫几秒,嗅了嗅衣服,下定决心:“绝对要回去,必须马上回去!今天厕所里弥漫着奇怪的味道,熏得我满身怪味!”
一直安静跟在两人身后的新禹轻轻一笑,心里嘀咕着:真是个麻烦人物,有夜盲症却等不及工作人员把灯修好才走,因为有洁癖。一整天老抱怨厕所有怪味,其实就是清洁剂的味道罢了。新禹常怀疑自己会不会也是个怪胎呢,不然怎么能跟黄泰京这种满身怪癖的人呆在一个组合呢?
“不然我扶着你啊,泰京哥,泰京哥。”可爱的Jeremy追着还在碎碎念“好臭好臭”的泰京,一把拉住急匆匆走向漆黑户外的泰京,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我来当你的眼睛吧,泰京哥!”泰京回头望着Jeremy,眉头还是拧得快打成蝴蝶结,丝毫没有感激的意思,突然伸长鼻子往Jeremy身上嗅嗅,开始不停打起喷嚏来,火速和一头雾水的Jeremy保持一米以外的距离,紧紧捂住嘴巴鼻子嘟哝:“你擦了什么香水!好像是我会过敏的味道!不准靠近我。”
“噗。”新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泰京不高兴地望一眼嘲笑自己的新禹,又望一眼委屈地往新禹身边蹭的Jeremy。没错,自己就是一身怪癖,典型的“生人勿近熟人勿碰”,跟难以相处的自己同在一个组合,姜新禹和Jeremy一定生不如死吧。难怪最近公司老板和经纪人似乎在密谋着想找个新主唱,果然公司也想把自己替换掉了!这些没眼光没品位的混蛋,竟然想舍弃我黄泰京这个绝世音乐天才?哼,他们一定会后悔痛哭的。泰京越想越不快,咬咬嘴唇,直接冲出公司大门,一头向什么都看不到的黑暗世界撞去。
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粉丝在路上蹲点,只要保持直线前进,一直走到停车场就能靠自己顺利回家了,那里的灯似乎没坏。加快脚步向前走,突然鞋尖碰到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然后是一声尖叫,和自己的尖叫声组合成二重唱似的盘旋在夜空:“啊啊……啊啊……”
“什么东西?不,是什么人?”泰京吓得跌坐在地,潜意识往后退,眼睛只能迷茫地左右打转,却映照不到任何影像。不过凭借自己的超级乐感,从声音可以确认,自己刚才应该是踩到或撞到一个女生了。
刚才落下的时候,珠兔一下失去知觉,大概是轻微撞到了脑袋,幸好有猪兔子给自己垫底。还是差点被某只脚踩到时,珠兔才完全清醒过来。刚想开口大骂谁走路不长眼睛,抬头一看,满脸迷茫的黄泰京就在距离自己不足一米的地方!珠兔激动地更大声喊起来:“黄泰京!啊!我真的到了黄泰京的身边。”
“泰京哥你没事吧?”闻声跑来的Jeremy边扶起泰京边转向还瘫坐在地上花痴的珠兔,“粉丝吗?我给你签个名,你早点回家洗洗睡觉吧,以后别躲在黑漆漆的地方,会吓到泰京哥。”
“无礼,谁是粉丝啊,我可是精灵猪兔……”这只该死的猪兔子真是,不分场合地开口讲话想害死人啊?幸好及时捂住猪兔子玩偶的嘴巴,珠兔对疑惑地望着自己的Jeremy和新禹笑笑:“我叫宋珠兔,是你们的忠实粉丝哦。”被强制捂住嘴巴的猪兔子发出不清的声音解释着:“放手拉,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不用怕。”
Jeremy眼尖地发现珠兔紧抱着的猪兔子,快步跑上前来拉扯猪兔子的耳朵,笑嘻嘻询问:“这只是什么?要送给我们的吗?”说着就想把猪兔子拿走,珠兔一慌,忙抱起猪兔子往前跑,有高大的身影向自己靠近,或者说是自己刹不住脚步地往泰京身上撞了。
虽然有撞到地面的声响,但身上一点也不觉疼,明明朝下的脸正好落在柔软的猪兔子脑袋上。坏掉的路灯突然亮起来,珠兔睁开眼睛,被猪兔子脑袋遮盖的是黄泰京那张恐慌又愤怒的脸。猪兔子和黄泰京接吻了!珠兔心里既是羡慕又是遗憾,不过看着泰京在路灯下惨白难看的脸,珠兔想,还好没有直接亲上他那撅得高高的嘴唇,否则现在一定被骂得狗血淋头。
“喂喂,宋珠兔,刚才我和黄泰京嘴对嘴亲吻了一下,现在我们变成三方契约关系了。有点复杂,不过简单来说就是,你必须得到黄泰京的爱,否则你就要和我对调灵魂,实现你见到黄泰京后愿意当只猪兔子的承诺。”猪兔子想伸手擦嘴巴,被珠兔敏捷地按住重新抱在怀里,猪兔子对契约的补充解释,让珠兔惊讶的眼睛越睁越大。
天降少女
珠兔小心打量被自己和猪兔子撞倒的泰京,这次不止瞪眼睛撅嘴巴,而是直接挣脱想扶起他的Jeremy,大步冲到珠兔面前,一抬手,珠兔吓得抱紧脑袋。跟泰京距离那么近,本来心跳已经比平时快上两倍,但自己的愿望只是被他冷嘲热讽也可以,并没有说希望被他打一巴掌啊。
一点也不觉得疼?但是怀里空荡荡,猪兔子被泰京夺在手里,正跟他大眼瞪小眼,珠兔吓得心脏差点停止,紧张地望着不敢眨眼睛的猪兔子又望着满脸疑惑的泰京。“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被这种奇怪的东西碰到嘴唇,我要了解下它的制作材料,回去好好清洁嘴唇。”
珠兔刚想回答不知道,仔细想想猪兔子所说的三方契约,如果不能得到泰京的心,自己就会和猪兔子精灵对换灵魂,灵魂永远寄居在这只玩偶里。一想到这里,珠兔就浑身冷战,后悔不该夸口乱说话。所以现在不能被泰京丢在这里,一定要想办法呆在他身边获得他的心!
“啊,头好疼。”珠兔开始发挥挑战奥斯卡影后的演技,抱头大喊起来,“刚才爬上电灯杆准备埋伏你们索要签名,灯突然坏了,我吓一跳掉了下来,所以才会昏迷在路中间。现在头很痛,想不起我家的地址电话了。”说完,抬起泪光闪闪的眼睛望着惊讶的三人。
久久沉默,只有晚风吹动树叶的声响。珠兔不安地继续抱着脑袋演戏,心里清楚这种谎话骗得了天真的Jeremy,估计也骗不了聪明的泰京和新禹吧?珠兔悄悄擦着冷汗,等待被他们无情丢弃在这里喝西北风。
“哈哈,真有趣,那你是从天而降的少女了?带着猪兔子怪物一起掉落人间的天使?”Jeremy边爽朗大笑着边从泰京手里接走猪兔子研究起来。一个荒唐的谎话,居然被可爱的Jeremy描绘成浪漫的童话了。珠兔忍着嘴角的笑,使劲点点头:“我真的不记得了,除了名字,还有对A.N.JELL的热爱!”
“太感动了!为了见我们,天使掉落人间,还失忆了。”Jeremy同情地把猪兔子交还珠兔,转头对泰京和新禹眨巴眼睛,“哥,我们不能对这么可怜无助的少女和玩偶见死不救吧?”
泰京倾斜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瞪一眼和天降少女达成统一战线的Jeremy,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一直沉默地新禹却突然走向珠兔,伸出手微笑着说:“先到我们宿舍来吧,帮你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等你想起家住哪里再送你回去。”
“喂,姜新禹,你脑子也撞坏了吗?”新禹和Jeremy擅作主张,两人已经搀扶着珠兔走向停车场,把泰京气坏了,但只能大吼一声,狠跺几下脚表示抗议,最终还是跟上三人一起回家。
端坐在Jeremy身边,虽然已经达成混入三人住所,在最靠近泰京的地方的目的。但是,就凭自己在泰京心里留下的绝对恶劣印象,真的有希望得到他的心吗?上车以来,那张精致的脸就一直乌云密布,可目光还是无法从他脸上收回。
“嗤,难道装失忆是为了把我的脸看穿吗?”直到泰京用鼻子发出嘲笑声,毒舌地警告身后的珠兔不要一直盯着他看,珠兔才慌张收回目光。如果契约内容是自己把心给泰京,那就简单得多了。偏偏是得到泰京的心,珠兔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变成真正猪兔子的命运了。
地上的星星
就算Jeremy一直努力活跃气氛,但泰京总能用一句满是刺的话把大家刺成刺猬,还是新禹聪明,始终微笑不语,倒让珠兔安心了些。“到了,下车吧,暂时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这是汽车停下后,新禹说的第一句话,也让珠兔稍微忘记接下来跟讨厌自己的泰京相处的烦恼,期待地跳下车。
夜幕下的独栋房子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从门口到屋里都是亮堂堂的,就像黑暗里一颗巨大的星星。这颗星星里住着最闪亮的三位王子,而自己彷如在梦中,不小心闯入这个美妙仙境的猪兔子。Jeremy解说道:“因为泰京哥有夜盲症,所以晚上一定要保证房子里外都明亮。”珠兔点点头,大声保证:“我绝对不会在黑暗里吓到泰京哥,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当泰京哥的眼睛!”
刚拉开屋门的泰京,在闪烁不定的灯光下伫立着,回头望着信誓旦旦的珠兔,倾斜的嘴角上带着不像嘲讽的笑容,但瞬间消失,又换上嘲讽的语气:“跟我保持一米以上距离就当帮忙了。”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连靠近都不被允许,那还怎么亲近呢?珠兔一下子又回到了残酷的现实。
在新禹的催促下,珠兔还是勇敢地踏入了王子们的仙境,从室内结构到小摆设都是完美的,这就是A.N.JELL的城堡了。珠兔惊叹着,好奇地打量着每一件东西,不过最吸引目光的还是墙壁上悬挂的泰京相片。全神贯注作曲的泰京,全心录制音乐的泰京,每一个神情都是最完美的。
“刚把我真人看穿还不够,还想把我照片也看穿吗?”泰京忍不住再次警告珠兔,又转头对新禹说道,“人是你们俩带来的,要空出房间来收养她,你们自己解决,绝对不准打我主意。”说完“砰”一声关上房门,珠兔失望地望着紧闭的门,实现愿望来到泰京身边却走不近他的心,感觉那么难过,比见不到他,无法在他身边更难受。
Jeremy热情地把房间让出来,暂时搬到新禹房间,新禹还温柔地提出要带珠兔到医院检查撞伤失忆的脑袋。珠兔忙摆手谢绝:“说不定睡一觉就想起来了。”说着又故意打了长长的哈欠表示困了想休息。
辗转了半小时,房外已经完全安静,确定大家都休息了,珠兔才按着不停发出“咕噜咕噜”抗议的肚子蹑手蹑脚向厨房走去。
“砰”清脆的盘子落地声把珠兔吓一跳,厨房里进小偷了?还是老鼠?不过这房子隔音效果真好,熟睡的三人似乎都没听到声响。珠兔只好随手找了扫把,壮着胆子向厨房前进,无论是小偷还是老鼠,都是泰京讨厌的,就让自己来解决吧!
又一声“砰”,然后是自暴自弃的抱怨声:“到底是谁发明要做饭吃饭的啊?麻烦死了。”原来打烂一个个盘碗的罪魁祸首不是小偷也不是老鼠,而是肚子饿了想煮东西吃的泰京。珠兔手里还抓着扫把就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原来完美天才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泰京出奇地默认了,没有反驳,似乎还叹了口气,蹲下去仔细捡拾碎片。
“我来打扫就行!看,我还带着扫把过来了!”珠兔忙挥动手里的扫把,心里乐滋滋地想,看来扫把不仅可以对付小偷老鼠,还能帮上泰京的忙。看着泰京乖乖让开的样子,珠兔忘记自己被讨厌的事实,热情地提议,“打扫完以后,我来给泰京做饭吃吧。”
泰京有些担忧地指了指冰箱:“里面有材料,但不确定是否过期了,不能用的话就煮泡菜面吧。”说着又指向储物柜,珠兔打开储物柜皱皱眉头,满满一柜子泡面,这样会营养不良的。
幸好冰箱里的材料还能使用,珠兔挽起袖子,用最快的速度烹制出最丰盛的一桌子料理。解开围裙坐下,看着泰京惊讶得圆睁的眼睛,不禁得意地笑笑:“请品尝吧,就当是收留我的谢礼。”俗话说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说不定泰京会喜欢上自己烹制的料理,然后,喜欢上自己!
“闻起来还不错,不过,我对很多东西过敏。”泰京说着,犹豫地用筷子搅了搅几盘料理。珠兔自信地笑着开始盘点黄泰京过敏的食物,看着泰京越睁越大的眼睛,珠兔忙解释:“只要是黄泰京的事情,我都很清楚。不是说了吗?我是你,你们的忠实粉丝。我的天空和地上都有星星,地上的星星,就是你们。”泰京嘴角慢慢拉开温柔的弧度,没有嘲讽没有生气,他笑了。珠兔两眼发光地期待着看到泰京比星星更耀眼的笑容。
“唔,好吃!太好吃了!”Jeremy嘴巴里塞满食物,夸张地赞叹着,两手分别伸向不同的料理继续狼吞虎咽。
“看来我没有捡错人回来,对吧?”新禹边咀嚼着泡菜饼边得意地对泰京说着。
等,等等,这两个人怎么会跑出来的?看来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但隔味功能却不好,饭菜的香味把他们吸引出来了。从泰京嘴角刚刚差点露出来的笑容瞬间消失,开始蹙眉撅嘴的样子,珠兔苦笑着,心里嘀咕着,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彻底毁了。
限时情侣搭档
“为了奖励你烹饪出那么美味的料理,就给你一个亲吻吧。”泰京嘴角拉开诱人的笑容,弯成新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慢慢靠近着,珠兔使劲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个美妙甜蜜的“奖励之吻”。
软绵绵毛茸茸的触感,紧接着着差点刺穿耳膜的声音:“白痴,做什么白日梦啊!快起床给他们三个做早饭!凭你想得到黄泰京的心,看起来也只能靠料理这一手了。”猪兔子正坐在杯子上,猪鼻子靠在自己脸上叹着气,吓得珠兔瞬间清醒顺口尖叫起来,高音加海豚音的声音久久在房间里萦绕。
不过猪兔子说的没错,既没有惊世骇俗的美貌和身材,又没有足以和泰京媲美的天赋才华,想得到他的认同,想得到他一个笑容都是登天之难,更别提得到他的心。也只能从一顿饭一顿饭来积累他对自己的好感和依赖了。
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刚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房门突然被撞开,扎着小辫子的Jeremy第一个冲进房间,大惊小怪喊着:“怎么了怎么了?有色狼吗?”新禹也温柔地到处查看,确定没有非法入侵者,顺手一把拽着Jeremy离开房间。房门关上的瞬间,珠兔察觉站在门外的泰京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房门马上又被撞开,一个长相搞笑的叔叔两眼发光地冲到珠兔面前,一把拉住珠兔的手:“愿意当我们A.N.JELL的女主角吗?”
女主角?当A.N.JELL的女主角,听起来就像被邀请成为被王子簇拥的公主一样,虽然更期待大叔说的是“愿意当我们泰京的女朋友吗”。看来是得知昨晚自己为泰京他们烹饪料理的事情,想让自己担任泰京他们的厨师吧。珠兔笑着想挣开大叔的手,赶紧答应:“没问题,以后他们三餐饮食,包下午茶宵夜,都由我负责。我愿意当他们的女仆人。”就算是当王子们的女仆人也是让很多粉丝羡慕的事情吧,大叔完全不必用“女主角”那么高雅的称呼。
“什么女仆人?”大叔推了推快掉到嘴唇上的眼镜,新禹凑近大叔耳旁低声细语解说一会,大叔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来,使劲拍打珠兔肩膀,“刚才听到你的声音,很不错,天然纯净,想邀请你担任我们A.N.JELL情人节特别演唱会的女主唱,和泰京组成情侣搭档。”
情侣?珠兔惊喜地睁大眼睛望着大叔,泰京突然上前一把拉开大叔,一把拽住珠兔:“快去做早饭,饿死了。”又转向大叔提醒,“别说什么情侣搭档这种让她误会的话了。还以为你和社长神神秘秘想找新主唱取代我,原来是为了搞情人节的特别演出。”
“不过,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女,烹饪料理倒是很擅长,唱歌和登台,她可以吗?”平时傻傻的Jeremy,涉及到音乐和表演的事情时,倒是比谁都谨慎小心。珠兔也不安地望着四人,自己能够胜任吗?和泰京并肩站在舞台上,成为他的搭档。但是,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吧?虽然被猪兔子带来这里到现在,一切都如梦游般虚幻,但记忆又是那么真实。就算得不到泰京的心,至少希望和他一起创造完美的舞台留下记忆。
“泰京,我相信你可以办到的。”经纪人大叔坚定地望着还在若有所思的泰京,Jeremy和新禹也期待着泰京的回答。泰京抬起眼睛,正好对上珠兔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的眼睛,长舒口气,嘴唇动了动:“那么,在加盟我们组合准备情人节特别节目前,你可以顺便兼职负责我们的伙食吗?”
珠兔呆愣了半晌,拼命点头,头发也不梳理,直奔厨房套上围裙开始准备早饭。经纪人和三人商讨了整整一顿早饭,最后还是决定由泰京负责对珠兔进行特训,让珠兔能够跟上泰京的演唱,准备好情人节特别演出的合唱。
两个人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如果能成为最悦耳美妙的歌声,就是给自己,也是给所有A.N.JELL粉丝最好的情人节礼物吧?跟随泰京一起前往公司练歌的珠兔,居然忘记了和猪兔子的契约,一心只想唱好歌。
手心咒语
熟悉的旋律响起,珠兔马上辨认出这是A.N.JELL最新专辑里的一首曲子,低声跟着旋律哼唱起来,甚至还熟练地超前哼唱出后面的旋律了。调试吉他的泰京露出惊讶的表情望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珠兔半天,才一字一句认真追问:“你怎么会唱这首还没公开的单曲?这是准备在情人节特别演出上公开的。”
珠兔紧张得直冒冷汗,最后决定还是打着哈哈敷衍过去:“哈哈,所以说我是从天而降的少女,知道天机。”珠兔觉得自己脸上努力挤出的笑容都快被冷汗融化了,但泰京瞪大的眼睛始终没有从自己脸上移开。
“那么,你知道这次情人节特别演出会不会顺利?你知道我们组合能不能长久?”珠兔完全没预料到泰京会那么认真地提出这样的问题,看起来不像故意打趣自己,倒像真的急切期盼得到答案。
“当然会顺利,因为你们可是最厉害的A.N.JELL。”珠兔也坚定认真地回答,只是天才音乐家黄泰京,也许并不是那么自恋自信的家伙。珠兔从他还充满怀疑地撅着嘴巴的孩子气的脸上,看到的是害怕被伙伴讨厌,害怕失败的寂寞神色。
A.N.JELL当然会顺利会取得大成功。只是,自己会不会成为拖泰京和A.N.JELL后腿的存在呢?珠兔担心的是这点,如果因为自己的任性许愿,闯入他们的世界,搅乱了本来的发展,影响这次特别演出的顺利完成,那宋珠兔就算舍弃躯壳,当一辈子猪兔子也不能弥补错误了。
紧张得连声音都发抖,连续几次都破音,走音,珠兔不安得哭起来。泰京什么也没说,沉默着离开了练歌房。许久练歌房门又打开了,冰冰的触感在泪水刚划过的地方传递来,泰京的声音没有刺,而是轻柔的:“哭了那么久,小心脱水,喝点吧,顺便可以清亮嗓子。”
珠兔受宠若惊地结果已经打开的冰冻柠檬水,咕噜咕噜喝下,心情和大脑都冷静不少。其实距离情人节到来所剩时间已经很少,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要和泰京配合好和音演唱,没有时间浪费在担心上了。
在练歌房和三人的住所奔走,同时兼任A.N.JELL限时女主唱和A.N.JELL专属厨娘,在歌声和美食中,珠兔还是常常觉得自己处于梦境中。如果只是一场美丽的梦,珠兔真希望永远不要醒过来。
“就要上台了,不用紧张,就当是在烹饪一道料理,而且这道料理还不是你一个人在烹制,我,新禹哥还有大哥都会帮你的。”Jeremy的笑容和鼓励永远让人如沐阳光之下。但站在后台登场准备的幕布后,感受着观众席的沸腾和掌声,珠兔还是无法控制紧张得要跳出来的心脏。
突然颤抖的手被谁抓住,泰京倾斜的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把珠兔的手翻转着,掏出笔来开始在珠兔手心写着什么。然后把珠兔的手合成拳头,温柔地说着咒语般的“加油”。珠兔望着泰京走向舞台的背影,慢慢打开掌心,眼睛圆睁着喊起来:“这是,油性笔吧!?”
“什么油性笔啊?这丫头睡昏了吗?快起来准备吃晚饭了。”珠兔猛然睁开眼睛,不是泰京的脸,也不是猪兔子的猪鼻子,而是穿着围裙的老妈。
果然只是一场梦,不过能拥有一场这样的美梦,心情也不错。珠兔摸着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准备到饭厅吃晚饭,突然脚下踩到软绵绵的东西。猪兔子,捡起来,怎么捏它的猪鼻子拉扯它的兔耳朵,都不会说话不会眨眼睛了。但是,在猪兔子的掌心里,分明用油性笔写着:加油,好好演出就允许你喜欢我。
“黄泰京,请允许我一直一直喜欢你,无论何地何时。”因为这个手心咒语,让自己完成了和猪兔子,泰京的三方契约,所以才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吧。珠兔紧抱着猪兔子,无法抑制泪水滚落在它洁白的毛发上,仿佛下一秒又会有奇妙的魔法发生。

红杉中文网(www.hsread.com)为文学爱好者提供涵盖都市、玄幻、仙侠、武侠、历史、军事、网游、科幻、灵异、穿越,宫斗,言情,校园,女尊,同人等类型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阅读服务,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
关闭
请先登录